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傻子的燃情岁月 > 196.打架
    三个女孩终于在栏杆那里汇合。

    苏春荣就说:“我看咱们还是出去吧?咱们又不会滑,光摔跟头,还是算啦。”

    一个女孩就说:“钱都花了,出去人家也不退给你,那不白花了?我看这东西也没啥难学的,咱们没准儿还能学会呢!”

    就率先放开扶着的栏杆,往前走了几步,一只脚横过来做支撑,脚下一用力,竟然滑了出去。

    女孩在场地里慢慢稳住了,回过身来,冲着苏春荣她们俩高兴地笑:“怎么样?这东西也不难学嘛!”

    话音未落,一个高速过来的男孩从她身边经过,吓得她高声尖叫。人家并没有碰到她,她自己一慌,“噗通”就坐了个屁股墩,引来场内一片笑声。

    女孩勉强站起来,再次回到栏杆跟前,吓的脸色惨败。

    苏春荣想找那个吓到同伴的男孩理论,可是场地那么大,人又那么多,她竟然找不到是哪个人吓到了同伴。

    大家就觉得很扫兴,另一个女孩说:“咱们还是走吧,等哪天咱们找个会滑的同学过来,和咱们一起,教着咱们,咱们再来。”

    起先摔倒的那个女孩就说:“不如你叫你对象来吧?你看人家别的女孩,都是带男朋友过来的,咱们仨女孩来,好像有点不合适了。”

    另一个女孩就答应她说:“我得先问问他会不会。要是他会,下星期我请你们,咱们再一起过来。”

    三人说着就要走。

    就在这个时候,四个男子围在了她们周围。

    一个靠近她们扶着的栏杆问:“小妹妹,你们自己来学滑旱冰啊?”

    另一个也过来说:“你们自己没人带,学不会,哥哥们带着你们滑,怎么样?”

    四个人有大有小,大的二十几岁,小的估计也就和她们差不多大。一看穿戴,花衬衫,喇叭裤,还有留长发和小胡子的,都不像好人。

    仨女孩就有些害怕,想着离开这个地方,到椅子上去,解了旱冰鞋出去。

    可四个男子围在她们周围,她们往那边走都出不去。

    苏春荣就急了问:“你们干什么啊?我们不用你们教,我们不滑了,要走了。你们让开行不行啊?”

    一个留着长发和小胡子的,大一些的男孩子嘻皮笑脸说:“别走啊,小妹妹,咱们交个朋友吧?小妹妹在哪里住啊?”

    苏春荣不回答,避开那个人,调头扶着栏杆往另一边走。

    另一边,还有一个男子挡着她:“小妹妹贵姓啊?交个朋友,哥哥们不欺负你们。”

    这时候,三个人知道碰上小痞子了。

    那个时候,这种留长发穿喇叭裤的小痞子,在社会上还是蛮多的。大家看着他们都绕道走。

    仨女孩左冲右突躲不开他们的包围,吓得心里一片慌乱。可周围那么多人,看到痞子欺负仨女孩,竟然没有人敢过来管。

    终于,还是有个上身穿着蓝帆布工作服的大个子男人过来了,对那四个小痞子喊:“嗨,公共场所,你们文明点好不好?别欺负女孩子!”

    那个留胡子的大些的就冲那人喊:“特么少管闲事,找揍是吧?”

    那男人看来也挺怕这些痞子。正经人谁愿意招惹痞子呀?但他并没有走,还是在不远处站着,看着这边。

    不久,痞子们光玩嘴就有些不过瘾了,一个痞子就伸手去拉苏春荣身边的一个女孩:“走,妹妹,哥带你滑一圈去!”

    那女孩给吓哭了,死死把着栏杆不放手,连大声呼叫都忘了。

    苏春荣和另一个女孩,看来也给吓傻了,站在那里,只知道求那痞子放了同伴,竟然不敢伸手相救。

    可你越去哀求他们,他们知道你没本事,还不越缠着你不放吗?痞子们要是讲良心,看你可怜就放了你,他们就不是痞子了。

    眼看另一个痞子又过去帮忙,掰那女孩抓着栏杆的手,马上就要掰开,那女孩就会被痞子们拉走。

    那个在不远站着看的男人终于忍不住过来了,冲痞子们喊:“嗨,你们怎么还动手啊?放开她!”

    一个痞子滑过去阻挡他,被他用手一推,给推出去好远。都穿着旱冰鞋,对方个大,痞子自然吃亏。

    那个领头的年纪大的痞子就不干了,也向着那男人滑过去。

    这痞子也不是那男人的对手,而且比第一个过去的更惨,让男人脚下出腿拌了一跤,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痞子就急了,三把两把撤了脚上旱冰鞋的绳子,甩了旱冰鞋,就冲着那男人过去了。

    其他三个痞子一看,也解了旱冰鞋冲过去。

    那男人看对方解旱冰鞋,自己也弯腰把旱冰鞋解了,刚刚直起身来,一个痞子就过来了,照着他脑门打了一拳。

    男人没犯防备,“砰”地声,拳头打在眼眶上,给打了个趔趄。这下男人就急了,抬腿一个飞踹,正揣在那痞子胸口,直接就把对方给踹飞出去了。

    接着,他就主动找那仨痞子干架了。

    那仨痞子吓一跳,撒腿想跑。可那男人腿长啊,根本没给他们跑的机会,在后面追着打。

    整个旱冰场里,人们都穿着旱冰鞋啊,被这四个人一撞,顿时人仰马翻,叫喊声响成一片,这下可就全乱了套,热闹可就大了。

    没一会儿功夫,派出所的警察就过来了。

    警察过来的时候,四个痞子站成个圆圈,防着那个男人打他们,根本不敢上前和那男人伸手了。四个人愣是打不过一个,这都新鲜了。

    警察过去,问明白是怎么回事?旱冰场里那么多人看着,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太简单了。

    结果,四个痞子,那个大个男人,还有仨小姑娘,就都给警车拉派出所去了。

    一间屋里,一个警察给三个小姑娘做笔录,了解事情经过。另一间屋里没有警察,打痞子那男人坐在一把椅子上,他对面的连椅上,做着四个鼻青脸肿的痞子。

    过一会儿,那个领头的痞子捂着腮帮子说话了:“傻哥,你特么真打啊?不说好了的,舞吧两下就算嘛!”

    对面男人说:“是小四特么先打我的,你还赖着我啦?”

    领头痞子就抬手给旁边坐着的,那个最年轻的痞子后脑勺来一巴掌,“啪”一声响。

    “胆肥了你啊,特么的敢打傻哥!”领头痞子嘴里骂骂咧咧。

    小四也冤枉:“我不是诚心的啊,顺子,我收不住脚了,也没想到傻哥会不躲啊!”

    顺子就又给他后脑勺来一下:“我让你回嘴!让你特么打傻哥!快给傻哥道歉!”

    对面坐着的男人就摆下手:“算了吧,我知道他不是诚心的,我是故意往他拳头上撞的。”

    顺子就迷糊了:“你干啥啊傻哥?还诚心挨打啊?”

    男人说:“我不怕别人不信咱们是真打架嘛,这么着才像不是?”

    顺子差点就哭了:“我说傻哥哎,你这是玩哪一出啊?像你也不能玩真的,你看你把我们四个给打的,我们又不敢真还手,你这不涮我们吗?”

    小四说:“就是,他踹我那一脚,我肋骨都差点折了,都差点吐血!”

    顺子就又挥手给他一个大脑锛儿:“特么我让你说话了吗?”

    男人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了,摆摆手说:“都特么别闹!对不起啊,我出手有点重了。这么着吧,再多给你们四百块,算我赔不是了。”

    小四又抢话:“我挨打最狠……”

    “啪!”后脑勺又挨顺子一巴掌。

    几个人正在屋里说的热闹,一个穿制服的警察就推门进来了:“哟,聊的挺热闹啊?”

    连椅上四个人就赶紧站起来,一齐恭恭敬敬喊一声:“张所!”

    张所就黑下连来训斥:“都给我去院子里面壁思过,谁要是站不直,敢回头,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顺子就解释:“张所,这回我们没闹事……”

    “闭嘴!”张所厉声说,“我问你了吗?出去站着去!”

    四个人低头耷脑,乖乖排成一排,出去到院子里站着去了。

    张所这才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然后自己坐到他对面的连椅上,看着他问:“说说吧,咱们姚大老板这回这是唱的啥戏啊?我进来就看着不对。你和顺子他们都认识,他们也根本不敢和你姚老板打架!”

    椅子上坐着的,肯定就是姚远了。

    姚远就冲着张所笑了笑说:“这不最近事儿不多,去旱冰场玩玩,结果碰上这四个小子欺负人家女孩子,我就替张所教训教训他们。”

    张所说:“你拉倒吧,刚才那仨女孩的笔录我都看了,你糊弄谁呢?你先去劝说他们,他们还敢骂你,威胁你,这事儿你自己相信吗?”

    姚远就裂开嘴笑了。

    张所就说:“这么着吧,你要是承认和他们合伙扰乱社会治安,那你也得罚款取保。让嫂子过来保你呀,还是你打电话找人来保你?”

    姚远就赶紧摆手:“别别,张所,这事儿不能让别人知道,忒丢人。”

    张所就点点头说:“你如果承认是见义勇为,那我就把这四个小子留下。”

    姚远就又摆手:“张所,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他们的罚款我交,我交双倍成不成?”

    张所说:“不成。你以为这派出所是你家开的呢,你想咋地就咋地?这事儿立案了,就得按着法律程序来。我说的,你只能两者选其一,没有第三个选择!”

    姚远就沉吟半天,然后把椅子拉到张所跟前,悄声说:“张所,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张。你看,我原先答应捐给所里的两辆面包车,还是再往后拖拖,等我手头宽裕了,再给你们捐,怎么样?”

    张所就抬起头来,盯着姚远。姚远就冲他嘿嘿地笑。

    张所拿手指头点着他,半天没说出话了来,最后才说:“你该干啥干啥去吧,别在这儿烦我!记住喽,就这一回,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