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邪医混花都 > 第1505章 做菜
 修仙之路,一个小境界就是一道大鸿沟,多少修士终身无法突破筑基期,又有多少修士终身停留在筑基期。

就是稍有天赋机缘者,从筑基期入门突破到小成,可能都要穷极一生的时间。

若是心性好一些,少则也要十几年。

而陈轩短短一年,在当今灵气稀薄的地球、且没有借助太多修炼资源的条件下,从炼气期突破到筑基期入门,再到小成,已经很逆天、很逆天了。

现在又隐隐有突破筑基期大成的迹象,若是让其他修士得知陈轩如此妖孽的修炼速度,怕是会一口老血吐出来。

当然,陈轩这一天的打坐修炼领悟,还是没有让他有所突破。

缺的就是陈轩所说,冥冥中那一点契机。

境界提升一般有几种,第一种,家底丰厚的修士可以靠修炼资源强行突破。

第二种,就是天赋心性极佳者,则可以在领悟中突破。

而第三种比较常见的方式,就是在战斗中突破。

陈轩现在想的就是第三种突破方式。

只不过到了他这种级别,借助战斗突破的难度也和普通修士不一样。

首先需要一个强大的对手。

而且还要自己不在巅峰状态,否则他打什么对手基本都感受不到太大的压力,谈何突破?

因此,现在就看冢原一心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

若是网民们知道,邪帝不是不敢应战,而是拿冢原一心当突破契机,哪里还会认为邪帝是畏缩避战?

陈轩从始至终,都是傲气之人,何曾变过?

面对东瀛剑圣,虚弱状态下的他依然有足够的自信和自傲。

“秋灵,订机票吧,明日我们就去泰山。”

陈轩从打坐状态中站起身来,他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血色。

唐秋灵担忧的问道:“你要不要再休息几天?

先让那个燕荆和冢原一心打,如果那个燕荆真有实力的话,就算打不过冢原一心,也能消耗一下,给你争取时间。”

“不用了,我等的就是巅峰状态的冢原一心,如果他被燕荆消耗,反而不好。”

陈轩说着,往祠堂门口走去。

蒋天华、龙飞和许令河都守在外面。

得知陈轩即将前往泰山时,三人都是一脸担忧之色。

“陈神医,现在才过去一天,您还没恢复吧?”

许令河语带关切的问道。

“没关系。”

陈轩淡淡而道,“我们先回天海市。”

“我见村民们病愈后身体都比较虚,所以打算留下来推销我们公司的药品,就不跟您回去了。”

许令河一边说,一边指着他公司一辆面包车,“我已经让他们把药品运来了。”

“哦,那你留下吧。”

陈轩完全一副不在意的语气,他让唐秋灵开黑暗骑士超跑,自己坐到副驾驶上。

龙飞走到车窗前问道:“陈爷,那老刘头怎么处理?”

“你问出什么来了吗?”

陈轩转头看向龙飞道。

龙飞脸上浮现惭愧之色:“老刘头嘴巴太紧了,我逼问不出什么来。”

“既然问不出什么,那就放了吧。”

陈轩还是很随意的说道,“免得被外人以为,我们虐待塔寨村民。”

“放了?

可是陆智勇那犊子还没找着,我们的唯一线索,好像只有老刘头。”

龙飞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他看得出来,陈轩对陆智勇是比较看重的。

现在却一点都不关心陆智勇死活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太过虚弱、所以没考虑这么多?

龙飞提起生死未卜的陆智勇,陈轩却神色平静的道:“我们也不能无缘无故一直扣着老刘头,现在只能让警方过来搜查。”

“那、好吧。”

龙飞听陈轩这么说,只能把陆智勇当成一个死人了。

他和蒋天华带那么多人马,找遍整个塔寨村,都没找到陆智勇。

恐怕警方来也是一无所获。

龙飞和蒋天华各自开车,和陈轩一起离开。

留下来的许令河,让员工们去村中心推销药品。

然后他神色如常的往村外走去。

“陈神医,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默念出这一句话,许令河脸上掠过一丝阴阴的笑意,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他看似随意的在村外走动,最终的方向,却是那片乱葬岗。

到了乱葬岗之前,许令河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一棵树下。

“是谁?”

“冢原大人,是我,老刘头啊。”

树下那个人影站出来,果然是矮瘦的老刘头。

许令河当即皱起眉毛:“我没让你过来这里!”

“冢原大人,我被那个龙飞审讯,弄得那么惨,您答应我的报酬,什么时候能给啊?”

老刘头说到报酬两个字时,双眼放光。

许令河原本想怒骂老刘头,不过想了想又道:“你跟我下来吧。”

“好嘞!”

老刘头听许令河这口气,应该是答应了,顿时喜形于色。

两人走到最大墓碑后面,启动机关,进入地洞之内,很快来到小本子的秘密军事基地。

第二次走进基地的实验室,老刘头还是感觉没来由的渗人。

一个原因是隐藏在暗处的那三只瘟鬼童。

第二个原因则是,这个实验室里到处都是有毒危险的标志。

当年小本子的人体实验恶名昭彰,这里就是其中一个实验场所。

老刘头也是第一次来的时候才知道,许令河居然保留着做人体实验的变态爱好!实验室一面墙壁上,陆智勇被吊起来,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过他嘴里还喃喃自语:“陈神医,要是我能逃出去,你得再给我加一套房子。”

“陆和尚,你在想屁吃!陈神医自身都小命难保了,还能给你买房?”

老刘头站到陆智勇面前,双手叉腰趾高气昂的说道,“你就在这慢慢等死吧。”

他见陆智勇被许令河折磨得这么惨,居然还有精神说话,确实是一条硬汉子。

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

当陆智勇选择给陈轩做事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许令河慢条斯理的洗手、擦手,戴手套,然后打开实验桌上一个布套,摆放开来,上面居然是一把把精密的刀具。

“嘿嘿,喜欢厨艺,追求菜品雕刻艺术,原来是用人体做菜啊。”

陆智勇见到那些刀具,不禁嘲讽一句,却是半点畏惧也无。

许令河拿起一长一短两把小刀,缓缓走到陆智勇面前,什么话也没说。

不过看得出来,平时表情一向很平静的他,眼底里隐隐有一丝变态的兴奋。

“冢原大人,您不是说要给我报酬吗?”

老刘头在后面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可不想站在这里观摩许令河的变态行为,打算拿了钱就走人。

听到老刘头这句话,许令河眼中的兴奋突然变为阴鸷,紧接着右手刀具往后狠狠一划!“呃……”老刘头摸了下自己的脖子,低头一看,只见手里满是鲜血。

许令河精准狠辣的一刀,让老刘头瞬间毙命。

“我在做菜的时候,不许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