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农门纪事 > 0106 揭老底(一更)


    金大娘子没有打搅儿子。

    只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便笑眯眯地离去了。

    她去找林老太。

    林老太这会儿还在听戏呢。

    自家做媒婆的大嫂子请来林老太后,林老太说,把林大柱也请吧,一起把事儿定了。

    金大娘子等的便是这句话,“早派我家长工去请去了。”

    林老太满意地点头。

    至于林秀月去了哪儿,她不担心,林秀月聪明着呢,是不会怕林园的。

    林秀月被金大傻子扛走后,林园和林翠离开金竹村,往家里走去。

    经过陆家村的那处小溪时,两姐妹脱了鞋袜洗脚。

    林园还在水里捉了两条鱼。

    歇了会儿脚,林园打算去陆家看看,不巧的是,陆家的门关着,邻居说一家子去乡里的集市去了。

    原来是错过了。

    见不着人,林园便将一条鱼放在邻居家,委托他们交给陆家。

    林园在陆家村的人缘很好,邻居爽快地答应了,找了个旧瓦盆养着那条大青鱼。

    回到家,林园发现自家的门也关着。

    “咦,娘还没有回来?这太阳都快落山了呢。”林翠捏着门上的大锁,好一阵惊讶。

    林园从狗窝里寻到钥匙,开了门,“兴许是去了地里。”

    两姐妹正要进屋,身后,张家老太太的声音说道,“翠儿园子回来了?刚才有人来你们家,找你们爹娘来着,说金竹村有啥事情来着……”

    二人回头,看见张老太正带着小孙儿走来了。

    林翠讶然,“找我爹娘去金竹村?谁呀?”

    “不认得呢。”

    “哦,谢谢张阿婆,兴许是问我爹娘帮忙打短工的事。”林园这时说道。

    张老太笑道,“你爹娘还真是个勤劳的人啦。”

    “田里闲下来了,他们就找些事做呗。”林园微微一笑。

    张老太的小孙儿要去别处玩,老太太带着小孩儿走了。

    林园和林翠进了屋。

    林翠想了想,问着林园,“大姐,你说爹娘去金竹村做什么?不曾听说他们要去打短工呀。”

    “八成是被奶奶叫去了。”林园将捉到的鱼儿放在水里养着,走了这么远的路,鱼儿都热昏了。

    一会儿杀掉吃掉。

    “奶奶?他将爹娘叫去做什么?”林翠想不明白。

    林园洗了手,拿块布巾擦干了,走到堂屋的桌旁倒了碗水喝,轻轻一笑,“翠儿,今天的金家,不是有热闹事吗?你怎么忘记了?”

    林翠恍然,口里哼了一声,“哼,奶奶居然这么狠心!还叫爹娘去看我的笑话。”又一想,“哎呀,我都回家了,爹娘看不到我呀,我去将他们追回来。”

    林园却摆摆手,“不了,正好让他们见识下奶奶的坏心思,也好让奶奶气得吐口血。”

    林翠嘻嘻一笑,“说的也是。”

    林园和林翠进了厨房,两人一起择了菜。

    林翠不会做饭,只会烧火。

    为了锻炼林翠的胆子,那条大鲤鱼,林园叫林翠拿到小河边去杀洗掉。

    见林园做的活儿多,今天她惹了事,还多亏了林园相帮,林翠也不好意思矫情了,壮着胆子去杀鱼。

    拿刀背将鱼儿敲昏,剥鱼鳞,破肚子,挖鱼腮。

    虽然动作很慢,倒也像那么回事,还惹得两个路过的洗菜妇人,夸了她一回。

    林翠牢记林园话,只要不弄破鱼胆,洗得干干净净就行了。

    等她杀好了鱼回到家里,林园已经做好了饭,正在烙饼子。

    两姐妹说着笑着,将晚饭做好了。

    这个时候,林志和林大柱夫妇俩一起回来了。

    林志回来后,照例是叽叽喳喳地说着学堂里的事。

    一会儿说谁谁谁背了三天的文章,也只会背头一句,一会儿说谁谁谁的字,写得跟鸡爪爬过一样,又说谁谁谁掰手腕的力气最大,最后,还夸一句童秀才的画画得好,画的少女喂鸡图,跟见着活的一样。

    最后,还咦了一声,“童先生画的一只母鸡三只小鸡,怎么像咱们的鸡啊?”

    林园伸手一拍他的后脑勺,“童秀才来过咱家好几回了,大约是照着咱家的鸡画的,你奇怪啥?”

    林志摸摸头,“也是呀……,哪,那喂鸡的背影少女,是谁呀?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背你的书去,瞎操心什么?”林翠走来,拿扫把扫了下他的腿,细看之下,那耳朵珠儿正红艳艳的。

    林志朝林翠吐了下舌头,抱着书包进自己屋里去了。

    林大柱夫妇正在后院洗手。

    林园走过去,递上布巾,装着不知情地问道,“爹,娘,刚才张家奶奶说,你们被什么人喊到金竹村去了,有什么事吗?”

    “也……也没啥事,秀月嫁到金家了,你奶奶叫我们过去认个亲。”林大娘子是个不爱宣扬别家事的人,讪讪说道。

    林园眨着大眼情,又问道,“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呢,就嫁到金家了?”

    “你二叔二婶的想法,谁清楚?”林大娘子擦净手,“吃饭吃饭……”

    “哦。”林园点头,对于事情的结果,林园早已猜到,她只是印证一下而已。

    饭菜摆上桌,大家热热闹闹地吃着,说着今天的收获。

    林大娘子将前几天做好的鞋子送了出去,一共赚了三十九文。

    林园揽了个雕刻的活儿,虽然要忙活一个多月,但价钱不低,对方开价二十五两。

    把个林志惊得张大了嘴巴。

    “好多钱啦!”

    林大柱夸奖了一番林园,又对林志道,“好好读书,将来你也会赚这么多钱的。”

    “是呢!我好好读书,将来赚更多的钱!”林志笑着,飞快地往嘴里拔了口饭。

    ……

    林家大房里,欢欢喜喜。

    林家二房则是完全相反。

    不,二房的房子没了,林二柱夫妇一家,全都挤在林老太的屋里呢。

    因为林秀月的事,林二柱夫妇和林老太到了掌灯时分才回来。

    林春生不会做饭,兜里又没有钱,在家里找到了几根生黄瓜吃了后,一直饿到了大家回来。

    也不管父母祖母的脸色是不是好,只管嚷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差点饿死他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林二柱狠狠瞪一眼儿子。

    “你吼春生做什么?春生有什么错?”林老太连忙将孙儿护在怀里,“秀月的事情已经这么着了,我看就算了。”

    林二柱媳妇当然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当然是算了,可关键是那五十两的彩礼银子,还在林老太的兜里呢。

    合着,自己生了女儿,养了女儿,到最后,女儿的彩礼归别人得了?

    她白忙活了?

    肚皮白疼了?

    “娘,那彩礼呢?金家说,有五十两呢!”在回来的路上,林二柱媳妇就找林老太要,但林老太不给,说是哪有在路上说家事的?回家再说。

    可现在回家后,林老太一句都不提。

    林二柱媳妇的心里头,正窝着一肚子的火气呢,只想抽死这林老太。

    “放在我这儿,春生还没有娶媳妇,将来留给他用,你就不用惦记了!”林老太不咸不淡说道。

    “娘,我是春生的娘,这银子归我管,将来给他娶媳妇,是我亲自操心。”林二柱媳妇不耐烦起来。

    她不信任林老太,只信任自己的兜里。

    她担心林老太会将银子拿到娘家去。

    “好哇,你……你敢这么对你婆婆说话?”林老太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跳起脚来抽打林二媳妇。

    林二柱媳妇也不是吃素的,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被这个蠢婆婆害得嫁了个傻子,自己在村里会永远抬不起头来。

    恶婆子还打她,还有没有天理?

    当下,两个人就厮打起来。

    一边打着,一边互相骂着。

    林二柱是个怕老婆的,站在一旁一点办法也没有。

    林春生更是个软蛋,捂着耳朵跑掉了。

    反正有自己老爹在,他这儿子就不必管事了。

    林老太骂林二柱媳妇太彪悍,撺掇着儿子休了她。

    休妻?

    谁敢!

    林二柱媳妇当下大怒,“死婆子,你当我不知道?二柱是八个月生下来的,根本不是林家的人,你让他冠着一个林姓,就不怕林园她爷爷从坟地里爬起来掐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