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穿呀!主神 > 第57章 吃了还是睡了
    是二个年轻的男人,看样子在二十岁上下,长得非常帅。

    太帅了,希宁从没想到,世间会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哪怕去做任务时,已经看到过不少帅哥,可这二个人漂亮得简直不象是真人一样。

    一个犹如书里走出来的精灵,身穿墨绿色修身长袍,宽大的袖口和领口绣着浅绿色的树叶。肤白鼻高,金色的长发笔直柔顺。

    另一个穿着一身雪白的汉服,乌黑长发束起,只用一根式样简单的龙头玉簪固定。红润的唇边挂着一抹笑意,还未说话就已经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们都漂亮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完全是两种类型、两个世界的人,却在同一时刻出现在跟前。

    这片黑暗荒芜之地,都仿佛亮了起来!

    希宁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就听到墨冥提醒:“傻愣着干什么,赶紧跑!”

    跑,什么意思?

    还没等到她回过神,这两个人已经到跟前,速度好快,好象根本就没看到他们衣服下摆有动。他们不是走路,而是飘过来的吗?

    顿时希宁感觉到巨大的压力铺面而来,胸口几乎快要炸开般疼,跌倒在地上。

    墨绿袍男子开了口,声音虽然好听,但带着轻蔑:“真弱。”

    知道弱,每次任务回来墨冥都会说上好几次,不用提醒。

    压力一下消失了,希宁只感到整个胸膛依旧疼得要命,脑子里好似脑浆都在翻腾。

    一只手伸了过来,轻轻捏着她的下颚,让她的脸不得不往上看。看到的是那个白衣男子,没有一点瑕疵的脸。

    白衣男子细细看着她,好似在想什么。但希宁总觉得,对方那双明亮妩媚的眼睛看着她时,就象看着一盘菜。

    墨绿袍男子有点不耐烦了:“你打算吃了她,还是睡了?”

    希宁顿时一愣,睡了意思她能理解,可吃了……,什么意思?当然有时“吃了”和“睡了”是同一个意思。

    对方放下了手,带着几分惋惜:“长得还可以,可身体都是灵魂状态,怎么睡?”

    “那就吃了。”墨绿袍男子弯腰,抓住希宁的衣襟,一把拽了起来,张开嘴,对着她脸颊就咬了一口。

    这个“咬”可是真咬,一口下去,希宁顿时感觉自己脸上被咬的部位,火辣辣的疼。

    “啊~”疼得她顿时叫了起来:“你们是谁,干什么?”

    而墨绿袍男子却不为所动地嚼着了二下后,又对着她的脸咬上一口。

    “给我留点!”白衣男子就象碰到了美食一般,拉起她的一只手,咬了下去。一口就将她的手指咬去一根,在嘴里嚼着。

    吃人的妖怪!救命呀!!!

    希宁又惊又怕,看着自己缺了一根手指的手。而手和手臂目前还是半透明的,透过身体能看到后面的东西。

    脑子里就听到墨冥冷冰冰的声音:“撑着点,我去找救兵!”

    救兵?这里鬼影子都不见一个,救兵在哪里?

    此时墨绿袍男子又一口咬了下来,这次直接咬掉了鼻子。

    被咬掉的地方,疼痛感就跟真的人被咬掉一样疼。疼得她的眼泪一下涌出,半透明的眼泪掉在了地上,立即就没了踪影,连一点土地都没湿润。

    白衣男子这口咬向了她的手掌,手掌立即出现了半圆形的缺口。

    还撑着点?怎么撑着,她连反手能力都没有。

    再下去她要被一口口吃光了!

    这是什么狗屁世界,这二个人到底是谁,此时希宁是崩溃的,疼得她大声尖叫着,虽然反抗,但双手被对方抓着,根本挣脱不了。而且一只手已经吃被掉了,手腕部位空荡荡的,举起来时,能看到里面的“肌肉”“骨头”,但都是半透明状的,没有血。

    他们两个是打算一口口把她吃掉!

    两个人依旧貌美如画,却丝毫没理会痛苦不堪、奋力挣扎的她。

    死死抓着她已经渐渐残破的身体,眉头都不皱地吃着她身体,细嚼慢咽,一口接着一口……

    突然一股比刚才更是巨大的压力袭来,那两个男子同时放开了手中的“食物”,直接跪在了地上。

    而希宁跌在地上,只感觉疼,被咬的地方疼,胸疼、脑袋疼、全身都疼,那疼痛是排山倒海一般,压着她无法动弹,几乎晕厥过去。

    拼尽全力、保持清醒,看过去。一个黑色身影在半空中……

    是一个身穿黑色英式复古修身西装、黑色衬衫的男子漂浮在半空。他领口打着黑色的领绳,中间上方有着一粒硕大的红宝石配饰固定。黑色的头发全部往后梳理,一副富可敌国、霸道总裁般的打扮。

    比起这二个家伙,这个男人帅到没有天际,只能用“神”来描述。或者说,他身上有着一种神灵才有的气质,高高在上、不容冒犯。

    他用黑黝不见底的眼睛,看了看下面的三个人,眸光中无任何情绪。好似在他眼里,三个人如同蝼蚁一般渺小、卑微。

    难道这就是墨冥说的“救兵”?

    三个人都痛苦得要死要活,而希宁的眼神都快涣散了。

    就当快撑不住时,终于这要死的巨大压力消失了!

    “救救我!”希宁感觉自己的声音,自己都快听不到了。身体残缺不起,就连下巴都被咬去一半,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和部分牙床。

    但这可能是唯一能活命的机会,与其被这二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一口口吃掉,还不如给这个家伙吃掉。

    但吃掉前,能不能先把这二个家伙整死?

    “对,对不起!”原本看啥都轻蔑的墨绿袍男子,跪着就求饶起来:“我们错了,饶了我们一回。”

    白衣男人也不敢起身,跪着那里,几乎是叩拜君王的标准姿势,全身如同秋风里的树叶不停颤抖:“求神君宽恕,我们不会杀了她,只是吃一点补充能量。”

    “神君”?虽然不知道神君是哪路是神灵,但绝对比这二个家伙强大。

    就算是死,也要拖上这两个衣冠禽兽一起死!

    希宁有气无力,因为嘴唇被咬掉一块,有点漏风和口齿含糊不清地说:“再吃下去,我还有剩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