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至尊公子爷 > 第262章 对赌
    快钱,谁不喜欢呢?

    眼睛一闭,一睁,钱就到手了。

    努力花钱花累死了,第二天一觉醒来,又是分分钟获得海量的财富,谁不喜欢呢?

    魂珠,可不仅仅是财富而已,还是星空居民的必须品,消耗品!天地赌场,就是以灵魂之珠为赌注的赌城!

    “大人,外面这些都是普通的灵魂之珠赌局,配不上大人您高贵的精华魂珠,稍微了解一下就可以了,真正的精彩还在里面。”

    娜美扭摆着腰肢,附上红唇,在安白身边娇滴滴的开口。

    开玩笑,就以精华魂珠和普通魂珠的比例,在外面小场子玩,玩一晚上也不用花光所有筹码啊!

    自己的提成,可是从这位大人的赌资中抽取,不论是输还是赢,单抽一项。

    安白微微一笑,赌场的门道还是有迹可循,娜美的话语正和他意,便顺着娜美的话术,推开雕龙砌凤的暗门,来到了另外一处暗间。

    只是专门照顾大客户的特殊场所,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大客户的要求定制,因为都是大客户,彼此之间反而不好比较,划分为一个个较小的暗阁。

    “大人,目前有暴虐之主,红尘魔王,静心居士三人的包厢对外开放,大人您是否需要加入其中呢?”,偎依在安白的肩膀上,娜美尽责的向安白介绍三人玩法的不同。

    这三人都是天地赌场的老牌主顾,暴虐魔王玩赌牌,赌桌上彬彬有礼,赌桌下暴虐无度。

    红尘魔王没什么爱好,就是赌博的玩法比较不为大众所接受,不过在他们这等存在眼中,这些都不是问题。

    静心居士可就厉害了,她是比惨,这一招一出,平淡无奇的人也能化身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一跃而起成为风云弄潮儿。

    “先去暴虐之主那里看看”。安白决定先去最传统的赌术包厢去看看,顺便看一看这天地赌场和利来赌场的不同之处。

    “好的呢,大人。”,娜美示意门童推开大门,一位在安白的臂膀上,为安白保温取暖。

    刚刚进门,就看到一道闪亮的鞭影抽打向一位倒地的侍者。一位暴虐的异族强者手抽钢鞭,不停的抽打着求饶的兔女郎。

    “让你送东西过来!让你送东西过来!你是嫌我输的不够多吧,要送,送你的命好不好?&……%&……,太不吉利了,正是关键时刻,你竟然送东西!”,骂骂咧咧的强者将钢鞭放下,重新做回牌桌,瞬间变为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

    娜美的眉头微微一皱,作为大堂经理,这一间暗阁包厢并不是她负责管理,但是一位同事的去世,还是让她有了一丝戾气,

    淡然,得罪是不可能得罪的,暴虐之主已经为他的一切所作所为支付过财富了,同事的死也是被囊括在合同里,一切都是赌场的正常操作,

    “大人,暴虐之主在牌桌上风格较为软弱,大人何不尽兴玩一把?”,娜美暗示安白玩一把大的牌局,狠狠的赢一把暴虐之主。

    一道冷冽残酷的目光射过来,正是暴虐之主转头,看向了安白。

    天地赌场的人他都熟悉,这位新进来的面孔,恐怕就是自己包厢的陪客了。

    不过,只要没有坐在牌桌上,就不是自己的赌友,那就没有资格获得认同!暴虐之主信心满满的望过去,在自己强大饿视线压力下,这位平淡无奇,周身没有符文共鸣的弱者,绝对会吓破胆!

    “白痴~”,安白迎着暴虐之主的目光,张开双唇,做出承天大陆之语的口型,微微一笑,

    “咦?他是什么意思?”,暴虐之主看着微笑的安白,见他没有被自己的目光吓到,反而对自己说话,觉得是很疑惑,向安白身边的娜美询问道,

    娜美哪里知道安白表达的意思,却又不好不回答,当即只能硬着头皮道:

    “暴虐主宰大人,这位先生是说你好!”

    “哦~原来是这样啊,坐吧。”,暴虐之主得意洋洋的收回目光,示意赌局快要开始了,让大家准备好。

    赌场的工作人员快速的冲刷着地板,将死去的兔女郎尸体拖着,重新换上了一批轻熟的女郎前来招待众位赌客。

    安白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不知不觉的换魂珠,赌局的输赢并不在意,随手一扔,泼出去将近一半的筹码,将在场的其他赌客眼珠子都惊呆了。

    “大人,大人!您不需要一次性下这么多啊!”娜美焦急的说道,因为根据赌场规则,下注无悔,用着么多海量的赌资去梭哈,运气不好,几把就见底了!

    作为陪玩,她的职业操守让她要让安百玩尽兴,这么短短几把怎么可以!

    “我喜欢,我喜欢!”暴虐之主止住想要拦截注码的娜美,看向安白的眼神不由得和蔼了几分,

    站在赌桌外有可能是敌人,坐在赌桌上,那就是他的朋友!暴虐之主乐呵呵的打开那没得小手,示意众人是否跟注。

    “怎么玩,一下就下怎么多,那我们没带够这么多魂珠的怎么办,想玩也玩不了吗?”

    “就是,玩那么大,就不是我们能陪的起的,想玩,你不能大到让我想下却没魂珠可下吧!”

    牌桌上出了暴虐之主,其余的富豪们纷纷叫苦连天,安白这一下,将他们全部扫出局,连资本都不够,如何能够参加如此大额的牌局呢?

    众人双眼冒红,死死的盯着牌桌上的筹码,就像安白那堆筹码原本应该是自己的一样!

    “来来来!我陪你!!!”,暴虐之主签了一位侍者送上来的单子,从赌场提取了巨额的筹码,与安白对赌。

    “不愧是暴虐之主,竟然这么有钱,有这么多的精华灵珠!”,有赌客不禁赞叹道。

    “再多,不还是从你我这些人身上赢的。”,身旁同伴不屑的补充道。

    或许是因为听了语气感觉不爽,说话之人立马回到:

    “我说话管你屁事,要你搭腔?输了就输了,我乐意,怎么着了?你输了,你还玩不玩?反正我玩,不玩,请你别开腔!”,这位赌客厌烦的看向了搭腔之人,总有人喜欢在别人说话时插嘴,他不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