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七四章 本命法宝
    修仙界暗流涌动,有心一探畅灵之脉的修士,才开始行动,大昭寺修闭口功数百年的清远大师突然亲往太霄宫送上一卷古老手扎。

    底层的修士不知手扎的具体内容,只听说,那手扎上写着畅灵一脉早被古仙诅咒,不要说生一窝了,能勉强一代传一个,不断了血脉,就是天地眷顾了。

    据说陆岱山那天捧着手扎老泪纵横,跑回陆家大闹了一场,还是仪芬真人赶到,两人打了一架后,又一齐回宗,把修闭口功的清远大师生生打出了太霄宫。

    据说,那对夫妻不顾成禹掌门的阻拦,把清远大师狠狠修理了一顿,把他的袈裟僧袍尽皆搅碎,一代大师最后只勉强用破布遮了点羞。

    据说……

    一个个据说,看得陆灵蹊气塞于胸。

    啪!

    “哎哎哎,干什么?”南佳人连忙把她砸到地上玉简捡起来,“砸坏了,你要赔的知道吗?”她的神识往里一探,“完蛋了,真被你砸坏了。”

    “……”

    若不是害怕师姐猜到什么,陆灵蹊何止是砸?

    她恨不能蹦到玉简上,使劲地再踩踩。

    既然早知道畅灵之脉只能一脉单传,这什么狗屁的清远大师当年为什么不能把手扎拿出来?

    如果早拿出来……

    “这么精彩的八卦,你没给南家复一份吗?”陆灵蹊摸出两个空白玉简,“给你,帮我也复一份。”

    “你都砸了,还复什么复啊?”

    南佳人都不知道她哪来这般大的邪火,“知道你跟陆家的陆从夏关系好,可是拜托,我们能不能不要那么天真?”

    她哪有天真?

    陆灵蹊自己知道自己事,不跟她对嘴。

    “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

    南佳人把摔坏的玉简扔给她,“畅灵之脉太过逆天,哪怕没有古仙诅咒,有识之士也不会让它扩展开来。清远……人家是佛门中人呢,佛道之争自古有之,手扎不拿出来,让道门自家明争暗斗,再正常不过了。”

    “……”

    陆灵蹊抓住刚被也摔坏了的玉简,无法再听下去,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走。

    她是畅灵之体,她是当事人。

    逆天不是她要的。

    佛道之争,跟她无关。

    可是不要的,老天给了她。

    想都没想过的佛道之争里,她家一辈又一辈都是牺牲品。

    什么佛家?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全他娘的放狗屁!

    陆灵蹊咬了咬牙,把这口恶气无可奈何地咽下去。

    师父在忙着研究怎么弄她的本命法宝,爷爷在丹涯山,爹娘在修炼,金风谷沐浴在夕阳下,安静又祥和。

    陆灵蹊站在云头看了良久,才按下遁光,直入师父拔给她的北偏殿。

    这是她的私人地方,师父没事不会进来,爹娘爷爷想进也进不了。

    推开卧房的门,陆灵蹊看向四个配备了大半药粉的细颈黑瓶。

    师父说,本命法宝才是修士最最重要的伙伴,想要炼好本命法宝,想要它马上与自己溶为一体,一起成长,炼制它的时候,她也要跟着帮忙。

    这跟着帮忙,可不止是打下手,她要以己身灵力助行地火,还要在最关键的几个步骤刻下阵法、符文。

    为防出错,她已经在尝试炼制下品灵器,学习炼器知识。

    原本,她想好好地按师父画好的路线走,把这几个不是正道修士应该干的东西放下去,可是现在……

    陆灵蹊的手,慢慢从四个细颈黑瓶上划过,终于一把收了起来。

    ……

    随庆舍不得把徒弟的壬水莲浪费掉,这东西天生透明,还具有一定隐身之效,原来他是想给她炼制护身法宝的。但在毒龙坞的时候,虽然没寻到龙息草,却在泥沼之中意外得了一截碧沉柳。

    此物是炼制木系法剑的极品材料,若是能配合壬水莲……

    连多天翻看宗门收集的各种法宝图纸,随庆的脑袋有些涨,放下图纸的时候,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师父!”

    陆灵蹊端了一杯茶进来,“您还没想好呢?”

    “什么叫我还没想好?”随庆瞪了徒弟一眼,“我这是给谁忙啊?想当初,我给自己弄本命法宝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心过。”

    当年他条件有限,就随便糊弄了一把飞剑。

    哪怕那样,也是他进阶结丹以后,砸了自己的所有身家。

    这么多年来,那把下品的飞剑法宝不知被他加炼了多少次,砸了多少好东西在里面,才勉强升级成上品法宝。

    现在轮到徒弟了,他当然要慎重再慎重。

    “是是是,师父是给我忙的。”

    陆灵蹊连忙按摩头部,“师父,既然壬水莲瓣可以炼成护身之宝,那用它们来炼制其他,不是也成吗?那什么,我在演功堂的时候,听闵师兄说,最好的防守是进功,我觉得吧,我逃命功法挺好的,要不然,您就帮我制成一套可隐可现的飞刀。”

    “……”

    随庆享受徒弟的按摩,微闭着眼道,“嗯,我也正在想给你弄成成套的法宝。这法宝最好可攻可守,可合可分。”

    壬水莲万年难得一见,生在‘动’之水上,见到了,想采下来,更是难上加难,相比之碧沉柳还要难得。

    徒弟从五行秘地出来,身上又不缺辅助炼器的金晶、坤银等好材料,若能一下子设计好,以后就再不用麻烦了。

    “宝贝是你的,这里的法宝图纸众多,作用什么的也都写在上面,你也可以看看,然后多加想象,给自己弄一个可攻可守,可合可分的好宝贝。”

    “噢!”陆灵蹊看向师父未翻的那一沓,“壬水莲瓣您本来是想给我炼护甲还是护盾啊?”

    “水性至善至柔,绵绵密密,微则无声,巨则汹涌。其实不论护盾护甲,还是出手的利器,都可行。”

    随庆一边喝茶,一边道:“你一共带回了二十八片壬水莲瓣,我本来想帮你炼成法衣。至于那一截壬水莲茎,则结合其中的几瓣,制成可化舟可成盾的两用之宝。”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徒弟,“壬水莲瓣自成舟形,天生的自合大道,它要是能炼成飞行之宝,速度定比一般普通的快上一成。”

    这么厉害?

    若是以前,陆灵蹊一定高兴师父能给她打造这样的防护和逃命的好东西。

    “师父,您这样说,我是不是也可以为认,莲瓣很像刀啊?”

    “……”

    随庆无语,他徒弟似乎天生的喜欢暴力呢。

    当初在五行秘地的时候,就一个人杀了五个西狄人,回宗以,跟闵浩切磋,能往脸上揍得两个都不能见人。

    罢罢罢!

    这世道对女子向来严苛些,自个强大,总归不是坏事。

    “行,你想把它炼成刀,我们就炼成刀。”

    刀剑都是一回事。

    “二十八片……”

    随庆突然扔下茶杯,在众多看过的图纸中,翻出八张,“此为盾、此为舟、此为刀、此为衣、此为成套法宝组成的剑阵……”

    陆灵蹊盯着师父摆出来的一排图纸,终于把眼睛盯在后面的三张剑阵上。

    “行了,师父知道炼什么了。”

    随庆拿出玉简,把八张图纸全都复了一份扔给她,“此虽为法宝的构图,却也可用于灵器,林蹊,只要你能炼出三件上品灵器,为师就帮你开炉,正式炼制本命宝。”

    好东西可不能祸害了,所以,徒弟一定要有炼器的基础。

    “知道了。”

    陆灵蹊当然想尽快拥有本命法宝,只有拥有它,出门行走,她才更有底气。

    “不是知道了,而是要努力,要尽快。”

    随庆叹口气,“因为五行秘地,你们这一代都不缺好材料,所以,本命宝什么的,一定都会提前出现。”

    这可不像他们当初,大都在筑基后期和结丹以后,才着手本命法宝。

    “法宝的威力,可不是灵器法器能比的,想要不被人压着打,你就不能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弟子尊命!”

    从师父处出来,陆灵蹊直接进了有地火的山头。

    “林师妹,你要的材料都到位了。”

    山头本就是金风谷的,地火屋自然是捡最好的用。

    林铎亲自带她开了甲一号的石门,“这一次按你的吩咐,没有锻成灵材。”

    他本来想拍个马屁,把她需要的材料都锻好,却没想,人家还不乐意。

    “多谢林师兄了。”

    看到还带血迹的獠牙和爪子什么的,陆灵蹊知道人家很用心,“回头我要是炼出上品灵器,送师兄一件。”

    “那感情好。”

    林铎哈哈一笑,非常自觉地关门退出,一点也不耽误她的时间。

    炼器炼器,只有炼,才有器。

    想要把妖兽材料炼成可用的灵材,首先要熟知它的属性,利用种种,把它的属性彻底激发出来。

    激发属性的时候,有的也需要阵法、符文的辅助。

    陆灵蹊要炼本命宝,就绕不开阵法、符文,所以,一定要先熟悉所有才行。

    甲一号房从关上的那天起,就不时传来‘嘭’、‘啪’、‘轰’等等炸响。

    在这里借地火炼丹炼器的,基本都是炼气、筑基的弟子,大家都不宽裕,偶尔炼坏炸一下,都心疼的不得了,更何况这老响老响了。

    “甲一号房的是谁呀?”

    “就是,这样天天响,得坏多少东西?”

    “嗨!你们不知道了吧?金风谷林蹊。”

    “啊?她?她要学炼器?”

    老成持重的修士忍不住摇头,“听这声音就知道,她在炼器上没什么天份,何必浪费好东西呢。”

    有钱也不是这么霍霍的。

    “天份有时候也可以用经验堆出来。”

    只专心炼灵盾卖钱的修士,倒是很羡慕,“我倒是想这样炸一炸,可是没灵石,舍不得啊!”为了省材料,为了省灵石,他就只能炼灵盾了。

    外面的纷扰,陆灵蹊懒得管。

    她现在只注意马上要成型的刀坯,凌空画出一个个或加速或刚烈或锐利的符文和阵法,以便在最佳的时间,全按下去。

    美观的问题,现在她还顾不得想,为了把这些要用上的符文和阵法完美无缺地按到刀坯上,她的大刀,明显比样刀大了一圈。

    滋!

    滋滋滋……

    一个又一个灵阵和符文打到刀坯上,冒出股股青烟。

    陆灵蹊顾不得头发都要烤焦了,手上法决不断。

    炼器,比她想象的难。

    先是炼制灵材老失败,后是炼制大刀老失败。

    满满一储物袋的材料,她到现在连一把下品灵刀都没炼出来。

    两个多月来,她已经发现了,自己在符文上倒是很有天份,不管多复杂的符文,看过几遍后,总能完美地打出来,刻进刀坯。

    坏只坏在自己的阵法镌刻上,不是慢了一步,便是灵力不稳打歪了,以至于炼废了十六把,才得了两把下品的刀器。

    现在,她把刀身加宽回厚,希望可以用的数量,挽救大刀的品阶。

    滋!

    最后一个符文完美地打进阵法刻出来的花纹里,大刀猛然一亮。

    成了。

    陆灵蹊连忙淬水,‘刺啦’一声,一把带点青色的厚背大刀新鲜出炉。

    “中品!”

    朝试刀石上一挥,凭着刀气和石上颜色的波动,陆灵蹊很高兴,自己终于炼出一把中品的灵器了。

    “唉!可惜师父一定不会认你。”

    要不然,陆灵蹊觉得自己可以炼出一把像门板的上品灵器。

    “算了,接着来吧!”

    放下这把大刀,陆灵蹊朝最后一把大刀使劲。

    ……

    随庆的图纸终于彻底完成,就等着徒弟拿上品灵器来开炉了。

    他完美地保住了壬水莲的属性,只要炼制得当,碧沉柳绝对能彻底溶入壬水莲中,保住徒弟做为女孩子的形象。

    只要不打架,徒弟可踩着莲花朵朵,有如真正的仙子。

    在随庆想来,这样慢行的时候肯定非常好看。

    快了,莲花合一,就变成了花瓣舟,远看近看,也都比那些踩着飞剑,踩着大刀,踩着玉笛什么的从容、漂亮。

    打架的时候,徒弟可以用天女散花阵,衣袂飘飘地冲进敌阵,收割敌人的性命。

    在随庆想来,那也是非常有仙子形象的。

    只有一点,他不能确定。

    从徒弟跟闵浩打架的情况来看,随庆严重怀疑小丫头,更愿意拎着合一的大刀,跟人家噼里啪啦地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