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七零章 子息护魂术
    乌云满布天空,时值晌午,看起来却似深夜,天和地几乎连成了一片,低暗的叫人心情压抑!

    要下大雨了呀!

    追杀老白鹤的陆岱山九人不约而同,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片可能要打雷暴的地方。

    杀鹤联盟经过几个月的壮大,共分成了四队,可惜线索时时有,他们却总是迟了一步,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收尸。

    那个在修仙界混了大半辈子的妖鹤,几乎看着他们长大,熟知他们每一个人。

    不管如何的围追堵截,人家总能跳出去,杀人吃金丹一点不耽误。

    “那老混蛋在耍着我们玩呢。”

    乐机门容惑真人咬着牙,“我们想什么,人家可能一清二楚。”要不然,他们不会被耍得团团转的,“他这样耍我们,绝不止是炫耀他的速度快。”

    追杀他的人越来越多,他不可能不惜命。

    “一定有我们不知道……”

    她的话音未落,同坐一舟的陆岱山突然圆睁双目,额上闪过一道旋转的红色光盾,那光盾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浸袭。

    “尔敢!”

    陆岱山在惊异惊慌中暴喝出声,带动了元婴中期修士的浑身气势,“滚!”空中的滚滚墨云翻转着退开。

    与此同时,飘渺阁上云院,突然传来一声惊慌大叫。

    急急冲来的清漓几个,只见无想的额前一个小小的无形光盾明灭不绝,似乎在抵抗着什么。

    见到好像认识的师兄师姐,无想想向他们求救,可是她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无数画面在脑海中交替出现,那里面有她,有一个非常亲近,笑起来特别温暖的男人,还有一个最后抱在手上的小儿。

    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最后定格在被数位长辈围住,然后强行拉开的时候。

    “呜……!”

    无想抱住因为所有画面搅成一团,想要炸开的脑袋。她无法向这些穿着天蓝法衣的人求救,甚至好像从骨子里,特别害怕穿这样法衣的人。

    她以最快的速度缩到墙角的时候,额前的光盾好像要被人扯开侵入进来,“不,不不不……”

    强烈的恐惧,还有死也要护着的下意识下,无形的本命剑气透额而出。

    “啊啊啊……”

    北海急行的灵船上,老白鹤痛苦惨嚎。

    他堂堂九阶妖修,搜个小筑基的魂怎么会被反噬?

    惊慌之间,他连退了数步。

    在千道宗坊市的时候,老白鹤就防着掳人被发现的可能了,所以早早备用了救命的传送古符。

    可是哪怕如此,也因为黑驼子的莫名插入,害他的法力和体力都在急剧消失。

    他中毒了,虽然林蹊也一样中毒了,但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她再活着回去。

    原以为早点搜魂,早点知道龙息草所在,他也能早点安心逼毒的想法,在这一刻全都化为乌有。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整整感觉到了四道阻碍,除了其中一道有些特别外,好像同一时间,还有三个跟这小丫头大有血缘关系的高阶修士被扯了进来。

    “子息护魂术从何而来?”

    老白鹤想起来了,这臭丫头出生在寒漠荒园那边,凡是被发配到那里的修士,都是被这边放弃,犯了大错的,“说,你祖上是谁?”

    这等子息相引的护魂术好像有很多禁忌,早从这方世界绝迹,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

    陆灵蹊浑身发软,苍白的脸上其实也非常惊疑。

    丹田被封,身上又中了黑驼子的毒了,虽然青主儿及时醒来,为她护住了神魂,可是那另外出现在的三道神魂护盾是怎么回事?

    什么子息护魂术?

    下意识里,感觉这跟血缘有些关系,但爷爷和爹娘,修为比她弱,神魂方面一样比她弱,不可能护得住她。

    更何况……,灵魂波动也明显不对。

    “说,你祖上是谁?”

    问出该问的,老白鹤还想尽快逼毒。

    “这跟我祖上有什么关系?”

    “……嗬!”

    他突然明白过来,这臭丫头什么都不知道。

    也是,被放弃的子孙呢。

    而且,就算问出来也没什么用,他不可能因为她有后台,就不问龙息草的出处。

    “你想知道?”

    此时,神魂反噬的痛苦已经稍减了些,情绪也镇定了下来,“那就老实说,龙息草出于何处?百禁山送你回来的那个妖修是何方神圣?”

    “……”

    这才是他搜她魂的关键吧?

    真要说出来,他可能马上就能拍死她了。

    陆灵蹊心念急转,“前辈是不是忘了,在竹山的时候,我都说过了,百禁山送我回来的是鹰叔鹰姨……”

    “闭嘴!”

    老白鹤知道她聪明,才不听她胡扯,“不进棺材不掉泪是吧?”

    挥手间‘咔咔’的两声响,陆灵蹊的右腿一阵巨痛。

    “听好了,好好说话,老夫不折磨你,敢再拿以前的说词骗老夫……”

    老白鹤冷哼一声,“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什么叫求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老夫会让你一点点尝遍的。”

    “……”

    陆灵蹊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

    她相信这老妖鹤能做得出来,“咳!咳……”想要配合青主儿逃出去,首先,她得回复一点灵力才行,“我现在已经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黑驼子的毒一直都是要人命的,你不帮我解封丹田,让我逼毒,要不了多久我也会死。”

    是她自己犯蠢,相信这老东西,正被杀鹤联盟的人追杀在十万里外的赤水另一边。

    是她以为师父出关了,就什么都不怕了。

    可师父再厉害,也不能贴身护着,此时更远水解不了近渴。

    “老白鹤……”

    她强忍了不让自己哭出来,“想让我说龙息草的出处,你得让我觉得,事后我还能活着,要不然,反正是死,你就使劲折磨吧,疼麻了,也就那样。”

    “……”

    臭丫头天生一股子狠劲。

    老白鹤知道,她真能说到做到。

    黑驼子的毒确实霸道,他要是再不逼的话,恐怕也没机会了。

    老白鹤是个当机立断的妖,几指连点,解了她被封的丹田,“给我老实一点,否则,再出手的时候,你的胳膊腿是不是还能长在身上,我就不能肯定了。”

    说话间,他连她身上的储物袋也一并拽走了。

    自从开始放飞自我,大开杀戒以后,他就再没缺过灵石了。

    只是,有时候,有灵石也不一定就能买到好东西。

    臭丫头从五行秘地回来,又曾得过龙息草和千金菇,再加上那新开的灵石矿,老白鹤对她的储物袋还是有些期许的。

    可惜……

    神识探进去后,居然大都是食盒,唯一的乾坤玉箱里,装的还是各种灵米饼,灵面馒头什么的。

    唯一有点价值的,也就是几瓶丹药,两块上品灵石,二十几块中品灵石。

    那什么千道宗的制式法衣、飞剑、下品灵石等等,于他根本没什么用。

    “你的千金菇呢?都送人送完了?”

    神识一探,他扯过她的袖子,那里面还有个暗袋,暗袋里好像还有一个储物袋。

    只是不看还好,一看更让他差点气炸了肺,里面居然全是处理干净的四五阶妖兽肉。

    啪!

    两个储物袋砸到她脸上,老白鹤的气出不了,正要再给一脚的时候,突觉身侧不对,才要回头看看,一张很熟悉的大网,兜头朝他网来。

    距离太近,他只来得及撑出灵力护罩,什么动作都没做出来,就被捆了个结实。

    “你……”

    愤怒的话没喊出来,就见被他扯了储物袋的臭丫头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柄长剑,叮叮叮……,片刻之间,在他身上连斩了数十下。

    “就凭你也想杀我?”

    老白鹤冷笑着,暗暗攒劲,想以自己的护罩撑开陆岱山的破符网,“哼哼,加点劲,接着斩啊!”

    根本斩不动。

    陆灵蹊又不傻,九阶大妖的灵力护罩,不要说她现在的修为下落的厉害,就是没下落,也动不了人家一丝一毫。

    她捡起他扔在地上的储物袋,拿出千道宗的求救烟花,冲出船仓,才要放出去,又颓然收手。

    除非她定住这船,否则……

    在重平师叔的神道峰混了一段时间,陆灵蹊非常清楚,北海的近海域根本没有高阶妖兽,在此猎妖的,几乎全是炼气筑基的弟子。

    没有元婴修士,左近的同门就算赶来,也拿撑着护罩的九阶妖修没办法,等符网的半刻钟有效过去,大家还要陪她一起逃命。

    “哼哼!求救烟花?你怎么不放了?”

    老白鹤见她收了烟花,按了一把解毒丹进嘴巴,冷笑一声道:“修仙界强者为尊,现在知道什么是天,什么是地了吗?你师父他们赶不来的,老老实实交待龙息草出处,我留你性命,否则……,你干什么?”

    陆灵蹊咽下七颗上品解毒丹,一声不吭地又拎着剑斩灵船的操作法阵。

    这灵船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哪怕只是下品灵器,有老鹤的神识印记在,她也不能借为己用。

    “哼!毁吧毁吧,你以为老夫就这一个灵船?”

    老白鹤在外面吃了不少金丹修士,那些人都有点家底,灵船灵舟什么的,他真不止这一个,“北海之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

    是啊!怎么逃?

    师父他们不知道传送古符的具体传送方向,偏偏这东西一动就是万里。所以,他们想要找到她,至少也得她在原地呆上三个时辰。

    这时间,老白鹤不会给。

    陆灵蹊咬了咬牙,盯着法阵中镶嵌的四十九块中品灵石一瞬后,又迅速收手。

    “那你就看着好了。”

    她几个手印一打,数根藤蔓甩出,附到符网外面捆上几圈,两下一挣,就这么把老白鹤拖到了甲板上。

    “你要干什么?”

    老白鹤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气的想吃人。

    陆灵蹊也不理他,手上的土黄色光芒急闪,先是土壳,后成石壳,就那么把老白鹤裹在里面,封了一层又一层,然后一脚踹下灵船。

    嘭!

    海水溅到甲板上。

    陆灵蹊看着那个好像石山一样的东西沉下去,才狠吐了一口气。

    哪怕有青主儿帮忙以木灵气滋养全身,帮忙阻毒,她的灵力还在减弱,身体也越来越没劲。

    她是如此,老白鹤想来更好不到哪里去。

    要撑着灵力护罩,他就没办法全力逼毒,要不然符网裹身,一样会禁了他的灵力。

    所以,他怎么样也要等半刻钟的时间完全过去。

    而半刻钟后,这灵舟怎么样也能冲出一二百里,所以,此消彼长,她再在这里呆一会还是没事的。

    陆灵蹊拿出罗盘,查验方向。

    老白鹤敢如此在千道宗的坊市掳她,他们彼此之间就都没有后路。所以,挣脱符网的第一时间,他还是会不惜一切地找过来。

    而师父他们来不及往这边赶,现在回宗,或许就会被他逮个正着。

    陆灵蹊第一时间按下了回宗的心思,摸出带有她印记的传音符,每数百息,就放出一个。

    老白鹤就算看见了想拦,肯定也要浪费一点时间。

    更何况,他也未必能全拦下来。

    手上的六个传音符全都放出后,她终于再问青主儿,“主儿,你现在有力气了吗?”

    “……没力气也要有力气。”

    青主儿实在没想到,她能惹上那样要命的老妖。

    闭关几年才长的一点劲,先是护她神魂,再是护她丹田、筋脉阻毒,然后又催动元婴修士的灵符,哎呀呀,等于没闭关还贴了老本。

    “说吧,要我干什么?”

    无论如何,先把这条命逃了再说,然后再跟她算账。

    “海底有海藻,我要跳海了,你得帮忙……”

    “行!快跳吧,不早了。”

    青主儿一直算着时间呢。

    陆灵蹊轻轻浮起身体,让灵船按即定方向接着走后,才迅速落水。

    避水珠她有,但此时真不敢动。

    好在这一片的海藻很是茂密,青主儿帮忙让这些东西给她们让开一条道后,陆灵蹊非常自觉地把自己埋到海泥之中。

    轰!

    远方传来一道无形波纹,把本来悠悠闲闲的海藻冲的倒伏一方。

    “来了!”

    青主儿在陆灵蹊身上裹了一圈,“不用怕,让他折腾一会。”折腾大了,正好把随庆师父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