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六二章 买
    嘭!

    一声震响,气浪直接掀飞了草顶,早就习惯的采薇虽然很郁闷,却经验丰富地从她特别的丹堂全身而退,没见一点狼狈。

    “谁让你来这里的?”

    看到不应该站在外面的人,采薇心下一顿,心情很不好。

    别人看她炸炉,大都是偷着看,师妹怎么能正大光明?

    不知道心情不好,会影响她下一炉丹药的品质吗?

    “我有事找你。”

    陆灵蹊偷瞟了眼才被炸飞的草堂,迅速被原来不知在哪藏着的丹童重建,“师姐,别这么小气嘛,我第一次来。”

    “……”

    一瞅师妹的样,采薇就知道,肯定有第二次。

    一群混蛋都是这个样子,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还美其名曰,学习她的百折不挠。

    狗屁,完全是他们修炼或者做事不顺,到她这里找平衡找优越感来了。

    “说吧!什么事?”

    “我今天在讲经堂,遇到程风了。”

    程风?

    采薇一时想不出这人是谁。

    不过能让师妹特意过来找她,又姓程,定是她程家的人。

    “他母亲是太霄宫叶家的旁枝。”

    陆灵蹊郁闷地吐了一口气,把叶家四处求取为药,为叶湛岳养身回灵,还有叶湛秋的遭遇说出来,“师姐,程风是特意找我说这事的。”

    她在讲经堂几个月并不曾生事,所以,偶尔还是能跟大家说上话的,“我听完了,感觉是不是叶家专门让他这么传话啊?”

    她有千金菇,世所众知呢。

    但叶湛岳那里,她并不感觉亏欠。

    “听南师姐说,叶湛岳曝出了仙鹤的不对,又在叶家和太霄宫诸长老的帮助下,让老白鹤没有完完全全地把大家的灵力和生机全都偷走,修真联盟和各宗为了感谢,都给他送了一些灵物。

    现在,程风这样传话,是不是也想让我送两株千金菇啊?”

    “……”

    采薇终于想起程风是谁了,眉头蹙得紧紧的,“你送仙鹤是一片好意,最后出问题也怪不到你头上。”

    别人只是失了部分灵力和生机,叶湛岳却差点连全身骨骼尽碎性命不保,但这跟自家师妹没一点关系,“至于叶湛岳受的大苦,是太霄宫和叶家的选择,更与你无关。”

    欺负随庆师伯闭关,欺负林蹊不懂高层的某些算计吗?

    叶家的吃相太难看了。

    采薇决定回去好好查一查程风一家,“这事你别管,你要真心愧的送千金菇,叶家的某些人可能更会得寸进尺,有事没事就来利用你的心愧。”

    绝对的后患无穷啊!

    以后叶湛岳稍有修炼不顺,或者受伤,叶家某些不要脸的人,恐怕都要跳出来,把他代师妹受过的事说出来。

    “你也没什么可心愧的,以后程风不会再出现讲经堂。”

    当了程家子,却向着外家,向着别宗算计本门师长,如何能忍?

    “哎哎哎,师姐,你要干什么?”

    陆灵蹊拉住横眉的采薇,“等一下嘛,对叶湛岳我没愧疚之心,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

    叶湛秋的心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她不知道,但老白鹤能这般暴露,一定是他在流言里做了什么。

    “我听南师姐说,程家祖地俞山与新罗山相邻,甚至当年的新罗山若不是阴差阳错,根本不会归于太霄宫,致远师伯一直想把新罗山买入程家。”

    只是那里被发现了灵石矿,程家一步错,便再也买不起。

    “那里的灵石矿听说已经枯竭,太霄宫也有意把它卖了。”

    “……”

    采薇的眼睛闪了闪。

    不在辖地,已经开始枯竭的灵石矿,对太霄宫而言,确实是个鸡肋。

    但对程家而言,只要新罗山的灵脉没有完全挖尽,就可以重新修整,不管是种药,还是平了修田,对家族的发展都很有好处。

    只是,现在的价钱还有些高呢。

    “师姐,我手上还有金风谷的家底。”

    金风谷夹在内门和外门中间,不可能扩展,“听说其他各峰,在外面都另有收益好的资产,你说,我们一起把新罗山买过来如何?”

    “……”

    采薇的日光有些复杂,才入门没到一年的师妹居然知道这个了?

    “我有己土珠。”

    陆灵踩打了个结界后,小心讨好,“新罗山曾经是灵石矿,若是我们能用己土珠再加强地脉,不管种什么,天长日久地,收获一定不会少。”

    上交宗门的六十六颗已土珠,她还有两成的份额呢。

    换给程家一颗后,她还有十二颗多一点点,与其放在宗门那里白白浪费,还不如给金风谷,在外面弄点每年能分红的资产。

    陆灵蹊回宗这几个月,不仅关注外面,还把千道宗各世家还有各处的地盘,全都翻了翻。

    新罗山虽然也不算千道宗辖地,却跟千道宗最近,被太霄宫无意中得了,宗门师长也一直痛悔呢。

    要不然,太霄宫也不会一直放言,可以卖新罗山。

    现在,他们便宜已经得尽,再卖的价钱,怎么也不会太高。

    “正好,因为曾经是灵石矿,用己土珠偷着升级地脉,一般人也不会注意到。”

    陆灵蹊很清楚,她不能光明正大用那些珠子,“师姐,金风谷出三分之一灵石,再出一颗己土珠,将来新罗山的出产,我们六四分,你六,我四。”

    “你可真会打算盘。”

    采薇在心中迅速计算程家能在那里得的利,“灵石采尽,太霄宫总要退出那里,新罗山早晚都是程家的,所以呢……金风谷出四分之一灵石,再出一颗己土珠,我们分成七三,程家七,金风谷三,将来所有照料的人工费用,全从我程家出。”

    “……你们家那么多人,本来就是要找活干吧?”

    陆灵蹊觉得有点亏。

    “新罗山的灵石矿虽然已经枯竭,可是价钱也一样不会很低。”

    采薇笑了笑,“而且,你们金风谷也抽不出人手千里万里的管那边。你买新罗山,我还能帮你安置可能无家可归的叶湛秋……”

    天下那么多地方,小丫头偏偏盯上了新罗山,没有叶湛秋的一点原因,她才不信呢。

    “家族大了,什么鸟都有,叶湛秋既然被罚当了矿工,叶家肯定早就放弃他了。”

    采薇朝师妹眨眨眼,“我们程家的妹子多,招赘一个顺便庇护还是可以的。”

    啊?

    什么跟什么嘛?

    陆灵蹊目瞪口呆。

    叶湛秋可算是先知呢,怎么会……

    她想了又想,眼中慢慢起了一丝戏谑,一巴掌兽到采薇手上,“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到重平师伯那里签契约。”

    先知再厉害,现在也是一个炼气小修,要是真的把他和千道宗捆一起,总不算坏事。

    在修仙界混了一段时间,陆灵蹊倒是对他当年杀狼盗的事,没有一丝芥蒂了。

    相反,反而觉得,幸好叶湛秋提前杀人了,要不然山神庙的中极珠显行,说不得整个寨子的人都得没命,甚至她家要是倒霉,也可能被波及到。

    ……

    叶湛秋还不知道,只因为他想在这里偷着发点财,又改变了多少事。

    堂兄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在叶家的大力相助下,要不了两年,一定会重新筑基,到时候,肯定还会来找他。

    所以,他一定要在他出来之前,把富矿挖出来,挖出百万灵石,先他一步脱离太霄宫脱离叶家。

    以后当个自由自在的散修,只要堂兄有心一样能照拂他。

    当然,他也会投桃报李,回他相应的好处。

    大家这样处着,叶湛秋觉得或许他就不会时时想起可怜的前世了。

    “小秋!”

    远处传来芹叔的喊叫,光着膀子的他,停下叮叮当当的工作回过头来,“哎呀!你怎么在这里挖呀?”

    老矿工一脸急色地奔来,“这是废矿洞,快跟我走。”

    “芹叔,你看好的矿洞,我怎么能占?”

    叶湛秋拒绝跟他走,大家在这里都是有任务的,一个月至少也要交九百灵石,要是交不出来,不仅会被监工责打,连灵面馒头都要吃不饱了。

    “什么占矿洞?”

    老矿工脸上的沟壑都洋溢着幸福,“上午老李头去交任务,听说,我们太霄宫的所有人,都要撤出新罗山了。”

    什么?

    叶湛秋简单呆了。

    “这里紧邻千道宗的程家,要不是当年的郑安拜入了太霄宫,又献了此山,怎么也轮不到我们来挖矿。”

    老矿工原以为自己要老死在这里了呢。

    现在能出去,都不知有多高兴,“现在太霄宫把它卖给了千道宗的程家,听说我们百多矿工,愿意回宗门的可以回去,不愿意的,立地解散,也能得了自由呢。”

    “……”

    叶湛秋耳朵嗡嗡的。

    他这一次真的什么都还没做,怎么又改了?

    “小秋,你回叶家吧?”

    老矿工听说叶家最有潜力的叶湛岳亲自来此接他呢,“你看,能不能借些凡世银钱。”他搓了搓手,紧张又期待,“我不想回去了。”

    他到现在都只是炼气二层,回去也是最低等的族人。

    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转到世俗界去,趁着还有一把子力气,娶个屁股大好生养的女人,看能不能再生个孩儿出来。

    “啊?不回去好。”

    得自由好啊!

    叶湛秋望了一眼才挖的矿道,“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

    这下子轮到老矿工呆住,“小秋啊,不是说岳少都亲自来……”

    “他能照顾我一时,又不能照顾我一世。”叶湛秋苦笑,“真能照顾我,我也不能站在这里。”

    “可是,你都快筑基了。”

    他修炼没前途,这孩子不一样啊,老矿工痛心疾首,“你才多大?离三十还有好几年吧?听话,回去好好低个头,好歹弄颗筑基丹,冲一冲筑基境界。”

    到外面当散修,可从哪弄筑基丹呢?

    “岳少能给叶家子弟筑基丹,却绝不会把筑基丹给不是叶家的人。”

    老矿工深知族里的某些事,“小秋,什么事都没你筑基重要啊!”

    “……”

    叶湛秋心里一暖。

    没了爷爷,就再也没人如此单纯地关心他了。

    堂兄性子舒朗,对他好,除了他姓叶,却也不是一点算计都没有。

    “芹叔放心,我做事有分寸。”

    上辈子,他为了筑基丹一直给人当孙子。

    “从五行秘地回来,宗门配给了一颗下品筑基丹。”叶湛秋没想到,他到处跟人说的谎话,还会在这位长者面前说出来,“我服过之后,却没冲过去,以后想要筑基,至少也得是中品筑基丹才行。”

    匿了那颗筑基丹,他原本是怕家族某些有权势的为亲近后辈打歪主意。

    现在这样正好。

    “……”

    老矿工闭上了嘴巴。

    太霄宫和叶家的资源就那么多,发过筑基丹之后,若没有大贡献,是不可能再给了。

    更何况还是中品筑基丹?

    “与其无望地等在叶家,还不如当散修自己找机缘!”

    “唉!你有主意就好。”

    老矿工叹了一口气,“那你现在是跟我一起出去看看,还是等上面的通知?”

    “芹叔,您代我上去看看,有什么消息回来告诉我,您放心,我好歹是炼气大圆满的修士,不管是在哪混,弄一点凡世银钱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要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在程家还没正式接收这里,挖几颗上品灵石出来。

    老矿工拍拍叶湛秋的肩,终于无言走远。

    叶湛秋知道这边不会有什么人来,不过,经此一事后,到底还有些不放心了,舌头在牙齿某处一卷,一口气吐出的时候,一枚储物戒指飞了出来。

    神识探进,很快就摸了两个阵盘和数把阵旗出来,迅速在洞口布阵。

    他对太霄宫没归属感,这里的灵石矿,便宜谁都懒得管。

    反正上一世,有不少上品灵石的富矿曝出来后,千道宗也插了一手,明里暗里的交手后,最终的结果是两家平分富矿。

    现在千道宗程家提前出手,倒是免了两家接下来的暗里撕杀。

    或许还能少死些像他这样被逼打头阵的呢。

    叮叮叮……

    叶湛秋努力地砸矿壁,想先行弄到一些能助冲关的上品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