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五九章 通缉
    面对迎面拍下的一掌,伏荒似悲又似喜!

    嘭!

    二掌相对,又沉又闷的声响传来,两人的身形都是一震。

    “老祖恩德,伏荒不敢忘。”

    伏荒望着老头,“可是百兽宗更是我的家,是我们无数弟子的家,我不能让您把这个家拆了。”老祖想要在寿元的尽头再拼一把,他能理解。

    但他的底线是不能毁了百兽宗。

    “……”

    老白鹤虽然有预感伏荒早有准备,可是直到此时,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不敢相信里有无数的复杂。

    一直以来,他都不放心这个蠢蛋,生怕百兽宗砸在他手上。

    可是此时此刻,这蠢蛋好像挑起了百兽宗的大梁,他怎么又这么不舒服了呢?

    “老祖,这里的异常,可能很快就有人发现,您……该走了。”

    走?

    是啊!

    他该走了。

    老白鹤的双目沉了沉,在伏荒隐有的期待中,再次吐出掌劲。

    嘭!

    这一次的声响,再不是又沉又闷,掀直怕气浪好像要掀了黑石大殿。

    伏荒果然没再还手,他的所有灵力,都紧守在自己的丹田、筋脉和五脏处,外面的皮肉好像再无所谓。

    轰隆……

    卟!

    撞倒了殿墙,身体被击出老远的伏荒控制不住地当场吐血。

    “我说了,百兽宗是我的。”

    老白鹤咆哮的声音,远远传出,“你的命也是我的。”

    他一脚踏前身形已变,在伏荒的不敢置信中,长长的鹤喙直冲他的丹田啄去。

    是了。

    修士的元婴一样是妖族最好最好的丹药。

    城中被惊动的重平等人,神识以最快的方式延展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伏荒狼狈逃命的景像。

    可是,他逃得再快,能有老白鹤快吗?

    急速冲来的他们只见那只老鹤长喙如刀,当场切了伏荒的右臂叼起来就走。

    “尔敢?”

    太霄宫陈长老大声咆哮着追去。

    各方修士也顾不得伏荒,一齐紧追其后。

    ……

    泡了三天无瑕池,回复脸上白嫩的陆灵蹊终于又坐到讲经堂的时候,正是仙鹤噬灵事件风传天下的时候。

    相比于其他各方,千道宗没有修士让小鹤儿认主,消息还稍为滞后了些。

    “……所谓上善若水,水至善至柔,水性绵绵密密,微则无声,巨则汹涌。”

    讲课的老师兄一边说水,一边以道法演示,微则无声,巨则汹涌的二水。

    无声之水看着平平常常,可是那发出隆隆之音的汹涌之水,好像把大家带入到翻起巨浪的大海里。

    不同于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小修士,经过五行秘地水世界的陆灵蹊,对那还在控制中的浪涛,只是看着却没有一丝波动。

    “修士能演的水之道法,于真正的‘水’而言,不过十之二三。”

    老师兄瞟了某人一眼,“修行路上,术法无边,神通无穷,但理有大小,道有高低。其实真说起来,水与人同,人生之道——当与水般与世无争却又容纳万物。”

    一旁的沙漏漏下最后一粒沙,老师兄知道今日拖堂了,倒是干脆地站了起来,“知道今日有大集,我就不耽误你们了,就此下课。”

    “哇!总算下课了,快走快走。”

    “等我!”

    “你们有什么要买的,快报于我。”

    “没买的,我去摆摊!”

    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陆灵蹊实在不知道,什么样的大集让大家这么兴奋。

    “林师姐还没去过大集吧?”

    陆灵蹊没想到,还能有人找她说话,连忙点头,“我还没到过宗门的坊市,不知你们说的大集……是怎么回事?”

    柳酒儿露了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我们千道宗坊市一年有两次大集,一个在三月初一,一个在九月初九,这两个时间段,所有在坊市摆摊的,都免收摊费。

    因为没有摊费,所以就吸引了很多散修把自己平时不用的东西,摆出来贩卖,价钱相比平时,也便宜一些。”

    “噢!怪不得呢。”

    陆灵蹊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回家,带爷爷出来一起逛个街。

    躲在无瑕池的这三天,爷爷和爹娘都知道她被打的事了,跟她互发了十几个传音符。

    该骂的已骂过,想来不会再找后账。

    “林师兄有没有兴趣随我一起逛逛?”

    柳酒儿知道她很有钱,“散修里,有些人很不识货,或许,捡个漏也未可知。”

    捡漏?

    换天阵就是捡漏所得。

    陆灵蹊对这个很有兴趣,“我也正想逛呢,不知师妹……”

    “我叫柳酒儿。”

    柳酒儿微笑,“是喝酒的酒,不是数字九,你可以叫我柳师妹,也可以叫我酒儿。”

    “酒儿?”陆灵蹊笑了,“我叫林蹊,你就叫我林蹊吧!”

    南师姐不忿她在无瑕池里快活,那天还说,她在外门肯定一个朋友都交不到。

    哼哼!她现在就交给她看。

    “那快点走吧,要不然好东西都让别人抢了。”

    两人说话间,其他人早跑没影了。

    陆灵蹊不敢耽搁,给家里发一道传音符,连忙跟上她。

    半晌,两人汇入熙熙攘攘的人流。

    千道宗的坊市比起百兽宗来,大了十倍不止。

    今天的大集,显然惊动的不止千道宗弟子,周围世家和散修,都抓紧机会,各撞各的机缘。

    “快看,那个就叫飞剑传书。”

    身旁的一对夫妇指着飞过的东西教他们的孩儿。

    “爹娘,不是说飞剑传书很少见吗?”小儿童稚的声音响起,“这里怎么这么多?还有那个飞着的玉牌,是不是传音玉简啊?”

    陆灵蹊和柳酒儿好奇地看了一眼,果然,天上飞着好些个东西。

    它们大都直入那些看上去很有气势的店铺。

    正在巡逻的楚天阔也正怀疑什么的时候,一道传间玉简到了他面前。

    他一把拿过,神识透进没一会,便是一变。

    周围的人一时顾不得买东西,卖东西,全都看向他。

    陆灵蹊只见这位楚师兄没废话地走向街另一边的告示牌前,几个手印一打,原先的什么寻人寻物告示便被缩小挪到一旁,老白鹤仙风道骨的样子,出现在告示牌上。

    “通缉?”

    念出来的修士面色也是一变,“百兽宗白鹤沽名钓誉,偷修魔功罪大恶极,借苇荡之鹤化百多分身,噬主之灵。

    其于九月初六反出百兽宗,重伤伏荒掌门,现通缉天下,所有提供线索者,修真联盟俱有重谢?”

    啊?

    所有听到的人,面色都极其不好。

    陆灵蹊的面色也不好。

    她没想到,被重平师叔他们戒备的老白鹤居然在反出百兽宗后,还能逃了。

    还有,那噬主之灵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还能借主人的灵力为己用?

    如果那样……

    陆灵蹊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

    “我的天,百兽宗的灵兽,还能要吗?”

    不知是谁说了一嗓子,几个挂灵兽袋的修士一齐转脸瞪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摆摊的老者,连忙捂了嘴。

    “大家不用担心,”楚天阔安慰大家,“白鹤所借者,不过是撞兽会上,苇荡最后放出的那批仙鹤。”

    那一批啊?

    松口气的,不是一个两个人。

    “楚道友,真的有人被噬灵了吗?”

    一个很有气度的中年修士拱手问道,“被噬灵者,现在如何了?”

    “我刚收到传信,”楚天阔回答大家都关心的问题,“所有认了那批仙鹤为灵兽的道友,灵力俱损大半,很多人都跌落了修为到炼气四五层,身体和心理都受了巨大创伤。”

    漫漫修仙路,谁都不容易。

    这好不容易前途可期,一下子又被打落尘埃,是个人都会受不了。

    “那老妖怪怎么敢的?”

    没人能淡定得了,“他以前的修为,难不成也是这样来的?”

    脑子转的快的修士,已经怀疑前事。

    “对啊!”

    “不行,我家还有一个专门代步的仙鹤。楚前辈,请问那些仙鹤,要不要处理掉?”

    “对对对,楚道友,不知贵宗的代步仙鹤要怎么处理?”

    “……”

    陆灵蹊和柳酒儿被急切追问此事的修士挤到了另一边。

    两人的面色都非常不好。

    不同于操心那些鹤儿命运的柳酒儿,陆灵蹊操心的是,那老东西想从她这里拿的东西和消息。

    被人尊敬这么多年,一下子脱了高人前辈的面具,肯定不会再有顾忌。

    要是再遇到……

    陆灵蹊忍不住地后背发麻。

    “真没想到,白鹤前……,那人居然那样坏。”

    柳酒儿在兽堂做过任务,其实很喜欢那些非常有灵性,又非常乖巧的鹤儿,“他坏也就算了,还要带累那么多人和那么多鹤儿。”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林蹊,幸好你当初,没要他送的鹤儿。”

    “……”

    陆灵蹊的脸白了白,她虽然没要,可是却以自己的名义送人了呀!

    叶湛岳是叶家最寄予厚望的人,万一……

    “如果那人出事,也不干你的事。”

    柳酒儿看她的样子,很快反应过来,“谁能想到,那老白鹤会这样坏。”

    “……”

    陆灵蹊深深叹了一口气,“酒儿,我不逛了,我要先回宗打听一些事。”

    她要打听叶湛秋和叶湛岳。

    现在只希望,外面的流言是叶湛秋所为,他不会干看着他堂兄受挫。

    要不然,她的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那祸水到底是她送出去的呢。

    “那行,你回去吧!”

    柳酒儿看了一眼远处的某个摊子,“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嗯!再会!”

    陆灵蹊离开坊市的时候,其实有不少人,也冲出了坊市。

    ……

    “叶湛岳?”

    无缘大集的南佳人连忙把新到的资料递给师妹,“他好像是所有人当中,伤的最重的。”

    啊?

    陆灵蹊简直不敢相信。

    就算叶湛秋明着不敢说出来,难道暗的也不敢吗?

    “他怎么会伤的最重呢?是因为他最早让鹤儿认主吗?”

    “你怕什么呀!”

    南佳人把新来的资料放到她眼前,“跟你又没关系,叶湛岳是第一个发现灵力不对的,老白鹤这次未竟全功,最主要是因为他,人家现在是英雄呢。”

    英雄?

    陆灵蹊连忙拿过传来的消息,半晌放下的时候,面色很古怪。

    “看到了吧?”

    南佳人是世家修士,虽然不能全猜叶家那里发生的事,却能透过一条又一条的消息,怀疑一些,“跟你屁事都没有。”

    她可不想自家的傻师妹,对叶家和叶湛岳愧疚。

    “叶家有两位元婴真人,在他发现不对的第一时间,不说其他,帮忙截断其主仆协议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叶湛岳伤的最重。

    “别以为叶家会在这件事上吃亏。”

    南佳人把师妹手上的资料又拿回来,“不说修真联盟的奖励了,就是我们千道宗,可能都要送上一些迅速回灵之物。”

    ……

    太霄宫坊市,一身青衣,脸带狰狞刀疤的中年修士坐在叶家的茶馆里,一边喝茶一边倾听各方的消息。

    半晌下楼的时候,他寻向叶家所在地。

    冤有头,债有主!

    这一次未竟全功,全在叶家,全在太霄宫。

    老的他没办法,难不成小的,他也没办法。

    相比于千道宗的林蹊,老白鹤现在更恨叶家。

    人人喊打,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实在不可忍。

    什么英雄?

    放他娘的狗臭屁!

    分明是叶家和太霄宫想以小搏大,希想借叶湛岳的手,把他变成真正的灵兽。

    在修仙界呆久了,老白鹤太知道某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比那些魔门修士还要狠戾的事实。

    他们怎么朝别人狠,他不管,但是,朝他使,绝对不成。

    叶湛岳他要宰,当初在苇荡跟林蹊一样拒绝鹤儿的叶湛秋,他也要杀。

    若不是那两个小混蛋,把他的鹤儿避如蛇蝎,流言可能也不会那么广为流传。

    不同于其他人,最为关注流言的老白鹤知道,流言因为他们拒绝之后,先出现在他的百兽宗坊市。

    没有他们那样闹,谁敢怀疑他?

    老白鹤最恨那段时间,他顾着形象,没有深挖最先放出流言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