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五八章 噬灵魔功
    白鹤清楚,某些大宗留意过他的修行路。

    修仙界其实没什么永久的秘密,老主人身陨,他一下子渡过化形之劫执掌百兽宗,那些个大宗门怎么可能不看看?

    好在一直以来,他们都小心做人,从不曾得罪大宗弟子,执掌百兽宗后,借着修为的便利,他还努力襄助各方,搏了一个厚道的君子之名。

    百兽宗需要他的好名声,各大宗派也不介意给点面子,让他和百兽宗为他们训养灵兽,为他们伏低做小。

    一下子放出那么多小鹤儿,凭他之前的好名声,哪怕那些大宗的掌舵人也未必能想起,四、五千年的进阶秘事。

    但千道宗的小丫头那样一闹……

    白鹤头一次后悔,不该因为一颗曦元丹,让伏荒那样不给千道宗面子。

    这段时间借用老主人残骨布噬主之禁的时候,他很关注外面有无什么针对百兽宗和他的流言。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嗤!嗤嗤……

    几把撕了门下收集来的诸多消息,老白鹤气的直喘气。

    修仙界的聪明人多着了,哪怕那些得了小鹤的小子们,也一样鬼精鬼精的。

    万一……

    想到什么后,他急扑秘窟咬着牙改动噬主之禁。

    “你又要干什么?”

    黑白两色的玉石在灵光暴闪中组成了一个大圆,骷髅的下巴在开开合合中带了急怒,“如此急吸,必会被人所察,你想死吗?”

    慢慢地来,才能细水长流,才能不被人注意到。

    “一下子弄这么多,百兽宗也会被你害死的。”

    骷髅不在乎老白鹤什么样,但它不能不在乎曾经的宗门,“赶快停下来。”

    停下?

    老白鹤脸上露出残忍笑意,“停不了了。”

    他已有龙冢的线索。

    只要这次能把该借的借到手,逮住那个小丫头逼问出龙冢的所在地,冲进化神一定不会太难,到时强行离开这一界也未必不可能。

    “你你……”

    骷髅眼中的幽光明灭不定,“白鹤,你真的不管百兽宗了吗?它是你毕生的心血啊!”

    “心血?”

    老白鹤坐到白色半圆玉的那一边,感应到丝丝急冲而来的温和灵力,舒服一叹,“我等修炼,要的是长生不老,修炼之途所做一切,俱围绕长生不老而来。

    百兽宗从我手中兴,为我承些因果,理所应当。”

    他已经有了长生不老的路子,如何还能因于一个奴颜各方的小宗?

    “什么理所应当?”骷髅不敢相信,“你是为百兽宗做过不少事,可你也别忘了,没有百兽宗,你也什么都不是。当年你明明答应过我……”

    咔!

    话音未完,骷髅被白鹤甩出的数道灵光所缚。

    “这么多年,我让你说话,你不肯说,现在……”老白鹤冷笑一声,“你很啰嗦,你知道吗?”

    “……”

    骷髅眼中的幽光在明灭中不停地挣扎。

    它已经明白,这混蛋是打定了主意。

    可怜,它再也阻止不了他了。

    “机缘一去不再来。”老白鹤无法容忍他的机缘再白白地流逝,年纪大了,已经等不起了,“以后……你也没用了。”

    干了这一票大的,修仙界只怕几千近万年,都不会待见如他这样的鹤儿们。

    没有了鹤儿,分身再无可能。

    “因为我,你也算千古留名了。”

    黑白二色玉石组成的圆上,各种灵光闪耀,不仅如此,此时还有丝丝缕缕好像仙雾一样的生机,正在朝他袭来。

    老白鹤感觉太舒服了。

    “道门修士修的是煌煌之道,果然比那些魔崽子身上传来的舒服些。”

    他的头发胡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黑。

    “噬灵魔功,就是应该如此修炼才对。”

    朝那些小修一个一个地动手,实在太慢了。

    还是这样好。

    老白鹤的脸上带了丝迷醉的笑意,“修仙界拳头为大,得了龙冢,百禁山那里也禁不了我了,放心,到时候,只要我愿意,百兽宗一样能够再启。”

    咔!

    咔咔……

    骷髅的朽骨好像承受不住灵力的冲刷,慢慢地崩开化粉。

    ……

    心力憔悴,歪在门前的叶湛岳突然感觉不对。

    他的灵力好像在大量流失,“出事了,来人,开门。”

    叶湛岳连忙不顾一切地撞击门上的禁制,“老祖,救我!”

    就在隔壁的叶琛袍袖一甩,直接撞了这边的山墙,“湛岳,怎么回事?”

    “灵力……”

    叶湛岳白着脸,他灵力流失的太快了,哪怕有老祖赐下的禁制牌,也没管上用,“老白鹤动手了。”

    其实不用他说,叶琛的手搭到他身上时,就知道了,“天地万法,殊途同归,不要怕,紧守灵台丹田,老夫亲会那老东西。”

    此时,叶琮、叶琰也已赶到,三人一齐出手,把叶湛岳护在最中间。

    白鹤如此快地动手,有些出乎他们的想象之外。

    因为,按宗门的秘档,他至少要在两个月,近三个月的时候,才开始正式吸灵。

    现在动手,一定是那老东西,察觉了什么。

    叶琛在百忙中,急放出一道冲天的剑光。

    陪着凤鸟在外面玩一圈的陆从夏,感觉不对,望向那遥遥剑光的时候,太霄宫里,已有十数道遁光冲出,一半往叶家方向去,一半往坊市去。

    这是……出事了?

    凤鸟与陆从夏心灵相合,不由分说,带她直入高空,查可能的不对。

    “回去!”

    耳边突然传来仪芬老祖的声音,“闭关一个月,不管外面什么样,不准出来。”

    “……是!”

    陆从夏心下一颤,连忙答应。

    从老祖让她闭关的口气中,莫名地,陆从夏感觉叶家正在发生的事,可能与她有些关系。

    拍拍凤鸟,她并未回宗门,反而转向陆家方向。

    宗里,叶家的势头很健,如果真有什么事,宗门反而没有家族安全。

    “怎么回事?”

    也被叶家冲天剑光所惊的陆传迎向回来的陆从夏。

    “我也不知道,不过,仪芬老祖让我闭关一个月。”陆从夏把她知道的说出来,“九伯,叶家那边……应该出大事了。”

    肯定出了大事,要不然,不会把母亲也惊出来。

    陆传点头,摸了一个阵牌给她,“拿此阵牌进甲六号房吧!”

    “谢九伯!”

    陆从夏刚接过阵牌,就见一老者,身形一闪到了面前。

    “父亲,母亲去了叶家,您……”

    陆传的声音没落,老者又几闪消失在去叶家的路上。

    陆从夏轻轻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惊动太霄宫这么多人,叶家那边正在发生的事,也许是惊天大事呢。

    “快去闭关吧!”

    陆传在心里轻叹一口气后,温声对小侄女道:“需要找你的时候,我会叫你。”

    ……

    不同于叶家,好些发现身体情况不对劲的修士,第一时间想到传言的时候,是毙了自己的仙鹤灵兽。

    只是,仙鹤灵兽毙了,灵力和生机却消失的更快了。

    好像没了认主的小仙后,他们直面了老白鹤一般,所有一切,都再由不得自己做主。

    ……

    “嗯?”

    各方的反应,老白鹤其实微有感应。

    小鹤们只是他的分身,它们认主修士,其实跟他认主各方,也没多大的不同。

    现在少了下意识护主的小鹤干扰,他吸起灵力和生机来,更为畅快。

    只是……

    其中的一道认主气息,不知怎的,却好像慢慢强大了起来,要反压制他的那缕神魂。

    这怎么可能啊?

    老白鹤的目光几闪之后,脸现冷笑,“好手段!”

    小鹤们主认的都是筑基修士,那些个小家伙,哪怕正常认主也是压制不了他的。

    那现在……

    一定是某些老狐狸早就发现他的勾当,先他一步异想天开了。

    老白鹤庆幸自己当机立断的快,要不然,时间拖得越久,他越不利。

    “让你们看看,我噬灵魔功的厉害。”

    他一掌拍向骷髅,本就要化粉的骷髅骨再也坚持不住,除了骷髅头外,其他部分,尽成齑粉。

    “啊~~~~~”

    骷髅头中发出惨叫的时候,被太霄宫诸多元婴修士护住的叶湛岳,也发出了极其惨烈的痛叫。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好像骨骼尽碎,几乎当场摊下。

    “叶琛,老白鹤提前动手了,再不当机立断,这孩子就要没命了。”

    仪芬真人的灵力分出一部分,以最快的方式,帮叶湛岳固住似乎要散架的全身骨骼。

    叶琛的眉头一拧,他自家的孩子,他自己不知道吗?

    他瞟了眼,也赶了过来的陆岱山,“麻烦诸位,助我一起绞杀仙鹤之魂。”

    既然这仙鹤是老白鹤的分身,那绞杀它的魂魄,他那边也定会受些影响。

    陆岱山没说话,迅速同大家一起点向从灵兽袋里出来,好像见到这么多大能修士,很害怕的小鹤儿。

    “啊~”

    小鹤儿漂亮的眼睛一鼓,发出的却好像人声的惨叫。

    不过,太霄宫诸人还没高兴起来,就又听到叶湛岳的惨叫声了,“啊啊啊~~~”。

    ……

    竹山,秘窟。

    本来很享受的老白鹤脸上一白之际,又朝骷髅头动手了。

    现在的骷髅头处,只剩一点淡淡的幽光在明明灭灭,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灭去。

    “放心,我现在还舍不得你死。”

    一下子死干净了,外面那些小修的灵力和生机,又如何能全抢过来?

    老白鹤从眉心处招出一点幽光,正要按下那边的时候,那边的幽光‘啪’地一声灭了,黑白二色的圆圈瞬间嗡鸣一声,灵气和丝丝缕缕的仙雾样生机,也在片刻之间散逸。

    这?

    老白鹤惊怒之余,脸上的颜色更白了。

    “混蛋!”

    他咬着牙,朝化粉的骷髅处,连连拍掌。

    明明算计好的,这混蛋不应该死的这样快,明明只要再给他一刻钟……

    “我不会饶了你,不会。”

    他把分离出来的那丝神魂,又按回眉心,在秘窟中,连动了几处的机关。

    已经惊动了某些老狐狸,百兽宗他再也不能呆了。

    老白鹤很清楚,那些修士的狠戾。

    他是灵兽,以仆噬主,以前情有可原,但现在……

    再不走,等人家赶过来的时候,就再也走不了了。

    冲出竹山,老白鹤迅速把自己变黑了一半的须发和胡子,又以灵力化白。

    “拜见老祖!”

    “拜见老祖!”

    两个守库修士看到他过来,连忙躬身行礼。

    “免了。”

    老白鹤微一摆手,他有库房的令牌,非常畅通地就进去了。

    只是……

    早就决定要带走的好东西,不知怎的,居然全不见了。

    老白鹤的脸上铁青,“怎么回事?我们百兽宗什么时候,这么穷了?”

    守库修士冲进来,“回……回老祖,掌门在一日之前,进来过一次,他说要拿些东西,老祖若来,想要什么,可以直接去他那里拿。”

    什么?

    老白鹤的脸上几根青筋绷起,显得很是狰狞。

    这是宗门的库房,那小混蛋怎么敢的?

    他没管留在玉架的低阶灵石什么的,直入不远的黑石大殿。

    本来应该灯火通明,有很多执事弟子的黑石大殿,此时却只有伏荒一人。

    一块月光石散发着淡淡的光晕,把坐在主位上的伏荒,映照的很是阴郁。

    “老祖……您来了。”

    伏荒看到老祖的时候,没如以前那般,第一时间迎上去,反而就坐在掌门的玉椅上,像打量一个陌生人般,打量他曾经非常敬爱的老祖宗。

    老白鹤心下一顿。

    他突然怀疑,这个笨蛋弟子猜到了什么,或者肯定了什么。

    他的愤怒在这一瞬间,化成了一种特别复杂的情绪。

    “百兽宗……我不能给您。”

    伏荒开口的有些艰难,“能给您的,我都留在那个库房里。”

    库房里还有八百多万灵石,还有几套不同阶品的法衣,还有一些修士用的灵药和丹药。

    那些东西,都能让老祖掩人耳目地潜藏某处,“老祖,我这里的东西,真的不能给你。”从您到你,他的心在痛中变得发麻,“拿了您该拿的,有多远走多远吧!”

    不管是在修仙界混,还是进百禁山,都能活下去。

    “百兽宗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的。”

    老白鹤几步上前,“伏荒——”他一掌拍下,“连你的命,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