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五三章 ‘捷径’
    时间对于修士而言,其实呈两种极端。

    相比于凡人来说,修士有漫长的生命,但某些特定时候,一息半息,哪怕十分之一息的时间差别,都是生死两重天。

    陆灵蹊听明白了,刘师兄之所以被人叫做火蝎子,是因为他旁人更会利用火。

    别人在溶浆之中,都是以灵力相抗,努力保护自己,他却能忍着种种不适,借用火罩,反利用溶浆里的火灵气,延长在溶浆里的时间。

    这看似的笨办法,是无法可想后,不自弃不放弃的大智慧。

    仙路飘渺,人人都在挣扎。

    外门弟子想要筑基,争取那令人羡慕的两百寿。

    内门弟子想要结丹、元婴,甚至化神冲进仙界与天同寿,所以,在寻找机缘抢压机缘的路上,无可避免地,就要遇到无数生死瞬间。

    这堂课果然不错!

    哪怕下课了,没有火灵根的陆灵蹊,也兴致勃勃地观看,诸多火修士在刘师兄面前请教他们玩出的各种火系法术。

    金木水火土五系相辅相成,多看看,总没坏处。

    “哎哎!打起来了,又打起来了。”

    讲经堂外不知谁叫了一嗓子,陆灵蹊过耳即忘,关注的还是堂内各种炫目的火系法术。

    可是,她不关注,却不代表别人也不关注。

    很快,连刘师兄在演术的时候,都看了看她这里,大家的兴致好像都被外面的架给分薄了。

    “……林师妹,”外面的喧哗越来越厉害的时候,他到底没忍住,“是林家人在找程锦泰,你不去看看吗?”

    陆灵蹊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林家又闹事了,“啊?不是有刑堂吗?”都说一切按宗门律令办了,一个个的,全看她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道法演示就到这里。”

    刘师兄人老成精,猜她为什么不愿意出门,一甩手,连演示抓地心火的火网都收了。

    这?

    看到几个跟她一样,对火很感兴趣的家伙傻眼,陆灵蹊异常无奈。

    她已经把林家梳理了一遍,又死了那么多人,人家还不长记性,怪她喽?

    她慢慢起身走出经堂的时候,眼角已然微带了丝不耐烦。

    嘭!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不是林家人围殴程锦泰,而是林家林宇林桐被姓程的暴打。

    “没证据,我请你们不要乱说话。”

    程锦泰半眯着眼睛瞄了陆灵蹊一下,“林家有今日,都是你们自己修来的。”

    他只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罢了。

    “不要再来找我。”程锦泰发现某人神色淡然,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否则,下一次,你们未必有此好运了。”

    仗着一代人的交情,横行几代的林家,早该被宗门所弃。

    “站住!”

    林宇爬起来的时候,还死倔死倔,“修仙界的事修仙界了,你们打杀了林宁几个有灵根的就算了,为何连没灵根的十五妹他们也不放过?

    程锦泰,当初你那么恨我林家,可是看看现在的你,与我当初的林家人,又有何分别?”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嫁出去的林家女死了多少?

    各方的报复,连累了多少无辜?

    “有什么,你们冲着我们来,”林宇的眼睛通红,“朝没有灵根不能反抗的凡人,朝妇孺动手,算什么英雄?”

    “哈?这话当初你怎么不跟林宁说?不跟林单说,不跟林明说?”

    程锦泰怒极,“现在说这话,林宇,你不觉得可笑吗?”

    他的家人一样是凡人,可是他们现在在哪呢?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当初没修炼,宁愿家人没来看他。

    “今日因,俱是昨日果!”

    他恨金风谷,恨人人称道的所谓长老,要还情,是他一个人的事,凭什么带累旁人?

    “好果你们偿了,坏果,你们自然也要尝一尝,否则怎么知道,什么叫撕心之痛?”

    “……这样说,你承认我十五妹他们是你杀的?”

    林宇不要命地冲上去想要撕打,可惜‘嘭’的一声,有些暗伤的他,好像破布麻袋一样,就被程锦泰踢到了陆灵蹊面前。

    “咳!咳咳……卟!”

    看到陆灵蹊,林宇一口血到底没忍住,喷了出来。

    “首先,我有不在场的证据。”

    程锦泰在陆灵蹊看向他的时候,义正言辞,“其次,林家得罪的人多着了,所以,我刚刚的话,并没有承认林宁是我杀的。麻烦这位师姐,管一管你们金风谷的人。”

    “原来……这位师弟,也知道,他是我金风谷的人?”

    陆灵蹊瞟了一眼,正要过来的几个刑堂修士,“你这样当着我的面打他们,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在挑衅金风谷?”

    什么?

    楚天阔脚步一顿,“林师妹,谁敢挑衅金风谷,跟师兄说说。”

    “……”

    程锦泰没想到还是这样被人随意地扣帽子,脸上一阵扭曲。

    “师兄来的正好。”

    陆灵蹊没管林家的两个笨蛋,也没管周围人的各种眼光,“林家还是我金风谷的人,不管曾经犯过多少错,该受的惩罚也受过了,留下的……就是我金风谷的弟子。”

    修仙界的事,修仙界了,牵涉到没有灵根的,就有些过了。

    “已经自绝于林家,逐出宗门的那些人,我可以不管,但是,留在宗内的,只要是林家子,不管男女……那就是我金风谷的事。”

    林家的资料,陆灵蹊早烂熟于胸,“林桐,林宇,你们就好好跟楚师兄说一说,最近林家,哪些人出事。”

    林家是小家族,没有灵根的人很占了一部分。

    男的娶媳妇,女的嫁到别人家,都多的很。

    陆灵蹊不傻,严重怀疑林宇林桐这样出头,不完全是因为那些出族的人。

    “是……!”

    林桐是族长林铎之子,闻言声音都哽咽了,“林家自出事以来,出嫁的六十八位姑奶奶,从老的到小的,已陨二十六位。”

    这里面也包括了他没有灵根的亲姑姑。

    扶起面无人色的林宇时,年纪最小的林桐眼泪大颗大颗地掉,“求……求楚长老,为我们做主。”

    “查!”

    虽在知道,林家最近会很倒霉,却没想这么严重,楚天阔朝几个刑堂弟子一摆手,“到林家,把已知的资料拿过来,给我一家一家地查。”

    “多谢楚师兄。”

    陆灵蹊真诚拱手,她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封了林铎丹田,却还是让他管着谷外三峰,就代表了她和师父的态度,哪能想,还有那么多落井下石的小人?

    “杀人偿命!这是我和我师父的意思。”

    “放心,宗门也自有律令!”

    楚天阔摆手,转向程锦泰,“师妹,不知他……”

    “林宇被他打吐血了。”

    陆灵蹊感觉到程锦泰对金风谷的不善,“家师虽然受伤,可我还在。他这样当着我的面打人……我觉得很不好。”

    “同门相残,鞭十鞭刺藤鞭。”

    楚天阔再次一挥手,朝又来的几个刑堂弟子道:“剥去法衣,打!”

    宗门大了,什么鸟都有。

    同门相残的事,自然无可避免。

    只不过,平时大家都会在刑堂弟子出现前住手,所谓民不举官不究,苦主不敢告,不是太严重的,刑堂向来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

    但现在……

    程锦泰不仅被抓了现形,告状的还是十七岁就进阶筑的师妹,楚天阔毫不犹豫地打人。

    啪!啪啪……

    在刑堂弟子用法术立起的木柱上,程锦泰很快就被鞭了十鞭。

    “林宇一样有错,师兄可以等他伤好,再来领鞭。”

    陆灵蹊转向林桐,“回去告诉你爹,林家没垮,他还是金风谷的外管事,该硬气的,给我硬气起来。”

    去世的林师伯,还有师父的脸,不是被人踩的。

    “是!”

    林桐连忙大声应下。

    “……”

    楚天阔深深看了他一眼,严重怀疑他们这么巧地跟程锦泰打架,就是给林铎让他们打给林蹊看的,让她不得不出面,再管林家的事。

    “师兄,麻烦你了,”陆灵蹊不知道她可能被人算计,拱手道:“我先带他们回谷治伤。”

    没有结交到人,反而又捡回两个林家子,她也很无奈。

    在路上的时候,就一人扔了一个丹瓶,“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想要不被人欺,最大的靠山,只能是你们自己。”

    扶不起的林家,大概算是师父的遗憾,“你们心疼家人无辜惨死之前,也想想,林家之前让多少人无辜惨死。”

    都被掌门师叔重点盯上了,完全是自找死路。

    “平时多动点脑子,想一想,为什么墙倒众人推的这么厉害?为什么所谓的亲家,能转脸就杀人?”

    没有灵根,翻不起浪的媳妇,养着能费多少灵米?

    陆灵蹊不能不怀疑,与林家结亲的那些人家,都跟他们家的人,差不多,不是好货。

    “这段时间好好养伤,回头我会帮你们朝宗门申请筑基丹。”

    “……是!”

    面对毁了林家,却又真心照顾林家的女孩,林宇林桐的心情都很复杂。

    他们的灵根资质都在八十五上,一直以来,家族对他们的培养,就是当金风谷的主人。

    “该有的正当要求,你们都可以提,不管是师父还是我,能助的,都不会袖手。”

    陆灵蹊不管他们想什么,把该说的说清楚,“讲经堂是个不错的地方,我都能来听课,怎么你们家的人,一个都不去?”

    师父闭关,爷爷和爹娘闭关的那些天,金风谷真是太安静了。

    陆灵蹊希望林家可以自己立起来,不当金风谷后腿,“想正常的做千道宗附属家族,你们最起码应该拿出自己的态度来。

    如果这一个多月来,你们能端正态度,在讲经堂认认真真地听课,努力修炼,那些想翻脸的人,朝外嫁女下手的时候,总会多想想。”

    她真是恨铁不成钢,“相比那些普通的外门弟子,在丹药灵石方面,你们优势良多。”

    林家的家财,她只收回属于三峰的三成,“就不知道,靠自己努把力吗?跟人家拼命,有个屁用?看热闹的那样多,谁担心过你们?”

    人家若有若无,关心的都是程锦泰,“想要好生修仙,更要好生做人。修仙之人,讲究因果,我师父在一日,可以护你们一时,我师父……,哪怕要是离开了,你们就没想过,被宗门彻底厌弃吗?”

    “……”

    “……”

    林宇和林桐的脸色都有些白。

    林家一直怕被宗门厌弃,所以一直以来,想的都是抱紧随庆长老的大腿,给家里培养出一个元婴大能。

    只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林家有钱了,两百多年前的结丹老祖寿终后,再无结丹。

    筑基和炼气的修炼资源,他们能买到,但结丹修士的……

    林家人不出门做宗门任务,反吸宗门的血,所以一直就没多少功德点数,没有功德点数,就换不来结金丹。

    那东西,秘市偶尔有拍,可林家收到消息,赶去的时候,有灵石也不敢拍!

    敢抢结金丹的,当然都是有来头的,没有来头的散修,个个修为硬实,真被人家盯上,可能连命都要被盯上了。

    “师姐说的,林宇谨记。”

    “林桐谨记!”

    这一个多月来,他们真的想了很多从前没想过的事。

    “希望你们是真的记住了。”

    陆灵蹊叹了一口气,“该说的该做的,我们师徒都说到做到了,希望你们不要把今天的结果,再怨到我们师徒头上。”

    真要怨怪,只能是他们的心性问题。

    师父无所谓,她更无所谓了。

    爹娘和爷爷,结丹暂时不敢想,但筑基……听师父和采薇师姐的意思,应该不会难了。

    所以,也不存在害怕报复什么的。

    “我师父说,人生世上,不可能永远一个人走下去,无论是谁,生命中总要有不同的人走过,留下家人、朋友、爱人、同门甚至仇人,用心交往,用心体会里面的爱恨情仇,也是修炼的一种。”

    陆灵蹊转向二人,“回去告诉林族长,你们一直以来的怨怼,伤害更多的,其实是你们自己。你们失了本心,修仙路根本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