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三八章 交锋
    “……照你这样说,这三年来,你跟着那对夫妻,在百禁山一直走走停停?”白鹤一边喝茶,一边观察陆灵蹊,“那你到过阴阳海吗?”

    “到过。”陆灵蹊不敢迟疑就点了头,“那里……似乎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不过,也可能因为鹰叔瑛姨本就是妖,我们没刻意寻找边界,反而一直往阴阳海的里面走。”

    “噢?”白鹤似乎来了不趣,“往里面走?据老夫所知,那片海域往百禁的那一段非常宽,他们就一直以本相驮你过海吗?”

    “自然不是!”

    陆灵蹊脸上露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瑛姨曾在人族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她手上有一艘法宝级的大船,那大船只要设置好路线,放好灵石,就可以自行行驶。

    我们在阴阳海上走走停停了玩了四个多月,才上岸的。”

    “用了人族的法船,那阴阳海就没有妖王出头找找他们?”

    “好像是找过。”

    陆灵蹊感觉编瞎话好累,端起师叔临走前给她倒的茶,很喝了两口,才道:“有一天夜里,我都休息了,可是本来平稳的大船却突然摇晃了起来,明明我在睡前,还能看到漫天的星辰,可是那一会,狂风大雨还有大浪,好像要把大船掀翻了。”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路。

    狐狸叔听说了避水珠,喜欢的紧,也想朝星湖的那位蚌精要,结果人家不理他,还把他按在星湖里修理了一顿。

    “当时您没看到,那浪头好像一座山一样。”

    陆灵蹊说起这事的时候,双眼亮晶晶,“不过,山压下来,我们修仙之人,还能造个洞给自己一个安生之所,但那大浪无形却有质,它们又是流动的,根本让人没法躲。”

    她被山凤姨拉去看热闹,亲眼看到狐狸叔一身的法力,因为失了先机,被蚌精追着用好像山一样的浪头,一浪接一浪地压在星湖里很揍了一顿。

    “你躲得了这个,躲不了那个,到最后,四面八方好像都是浪头。哎呀!那天可把我吓死了。”

    胡一八最后就差哭着讨饶了。

    他一个狐狸精,在水的世界,先天就输了一筹。

    “……唔!”

    描述得很像那么回事,白鹤接着问道:“那最后……又是怎么解决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

    陆灵蹊跟他装傻,“我本来吓得要死,瑛姨为了保护我,好像用结界隔绝了外面的一切,我在那里面,也不知怎的,昏睡了过去,等我再起来的时候,外面早就风平浪静,问他们,他们非我说做梦了。”

    做梦?

    白鹤长眉一挑,正要说话,陆灵蹊又道:“这一路上,只要有什么他们感觉我不能接触的,好像都会让我睡一觉。”

    “……”

    白鹤心下一咯噔,“比如呢?”

    “比如,我梦到一个超级超级大的浮岛,它就飘在阴阳海的上方;比如我看到了高耸入云的白山,那山真是的白的,上面好像一颗树都没有。”

    一路上,陆灵蹊听瑛娘说过不少百禁沿途的风景,那些有的与人族有关,有的没有,“比如好像被人一剑劈开的巨大石山;比如远远看去,好像睡美人的仙子山……”

    白鹤听她洋洋洒洒地说百禁山里的某些地方,心里已经大半信了。

    这有的地方,他也远远看到过。

    “那你认识这个吗?”

    他拿出一株带着虫眼的千金菇,慈善地笑问,“听下面的人说,你最开始卖它的时候,是一万灵石?”

    “……那掌柜也太过份了,我都让他保密了。”

    陆灵蹊好像咬牙,又好像不好意思地嘟哝一句。

    她心里,已经怀疑这位白鹤前辈非把她叫来说话的主因了。

    幸好,和陆从夏她们又回去据理力争了一番,要不然……

    “呵呵!”

    白鹤似乎笑她小儿女之态,“那陈掌柜与老夫有些关联,放心,他也只在我这说说。林蹊啊!你都拿十株千金菇换灵石,想来身上还有不少吧?”

    这才是重点。

    陆灵蹊叹了一口气,“不瞒前辈,我身上确实还有。”

    白鹤眼中精光一闪,“老夫冒昧问一句你们在何地所采?”

    “不知道,这是偷的。”

    啥?

    白鹤的长眉一抖。

    “具体在哪我真不知道,反正是就是有一天,鹰叔瑛姨半夜带我从临时洞府出去,好像是往百禁山的深处去,我们急飞了一夜,在天要亮的时候,才到了一处有些湿的洞穴,他们让我动作快点,把所有长得好的都采下来。”

    现在只希望,这位白鹤前辈,只是因为身体不好,才觊觎千金菇。

    陆灵蹊只怕这位,还要问她龙息草的事,“我采了大半的时候,听到外面有打架的动静了,然后,瑛姨拉着我就跑,鹰叔断后,回来还受伤了。”

    反正她是不知道千金菇洞的。

    “因为知道是滋补身体的圣品,所以,我采的时候,只要颜色正,只要方便,都采下来了,事后,中品的全给鹰叔瑛姨补身体,我……我也吃了些。”

    师父随庆被逼去毒龙坞给他找龙息草,陆灵蹊不相信他不知道,明明知道那里危险,可这位人人称道的前辈就是没阻拦。

    “当时捡出来的三十株上品菇全给了瑛姨,我手上的,是品相最差的下品菇,不过,哪怕是下品,我也知道,它很贵重,拿它换灵石,也是因为我囊中羞涩,实在没办法。”

    陆灵蹊给他把茶满上,也给自己满上,一边喝一边道:“鹰叔瑛姨照顾了我那么久,他们喜欢人族有味道的灵食,喜欢仙意盎然的灵茶,我总不能在他们平安把我送到目的地后,一点表示都没有。

    那陈掌柜既然跟您说,我一万灵石卖一株,想来也跟您说,我还卖了不少妖兽材料,并且把卖来的灵石,全都在他店里买了灵种佐料。

    后来带鹰叔到五味斋吃饭,我也是想孝敬孝敬他对我的照顾。

    千金菇这么好,我师父受伤,剩下的,我都是要孝敬他和其他师伯师叔们。”

    说到这里,陆灵蹊四望了一眼周围,想找到知袖师叔,“其他的师伯师叔们没见到,不过知袖师叔为人很好,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一开始带鹰叔逛街,就是朝她要了两万灵石。前辈与我千道宗相熟,想来也知道,我师伯师叔们的品性都好。

    所以,前辈,真不好意思,我身上还有的千金菇,真的不能再匀了,我想留着孝敬他们,师父受伤,我不在跟前,是他们替他奔走,帮他想办法。”

    “……”

    白鹤老眼微垂,他感觉这小丫头因为随庆对他很不满呢。

    他在心里暗叹一口气,面上却含满了笑意,“随庆有福,收了你这么个有孝心的孩子,不过,他那里,不是有三十株上品千金菇了吗?”

    一株上品菇泡开了,都比成年男人的拳头大,那才是真正的滋补圣品。

    “唉!老夫这身体呀!”

    这一次,他老着脸,当着陆灵蹊的面叹气,“林蹊啊!令师的身体情况,老夫知道,他就是中了毒。

    只要解了毒,一样活蹦乱跳。他能为老夫去找龙息草,知道老夫身体不好,想来也不会拒绝再匀几株千金菇,等一等,你等老夫把话说完。”

    白鹤止住陆灵蹊想张的口,“老夫现在的身体情况,其实下品菇的效用已经不够了,你们师徒为老夫寻来龙息草,想来也不想老夫还早早地挂了吧?”

    “……”

    陆灵蹊没想到,她千防万防,不让他打她手上千金菇的主意,结果人家压根就没看上她的,盯的居然是师父的上品菇。

    发了蛟王的财,上品菇她其实最多了,可凭什么给他?

    倚老卖老,她师父能不能拒绝她不知道,但是她能拒绝。

    她当着他的面,红了眼圈,然后,眼中水光凝聚,泪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哎哎,别哭啊!放心,老夫好生保养身体,还有的活。”

    “……”

    陆灵蹊被他的不要脸气得当场掩袖,装着抹了一把泪,突然哭喊,“我要去找我师叔。师叔……,师叔你快来啊!”

    这妖王在人族也修炼成老狐狸了。

    她这个小狐狸说不过,还不能搬家里的其他狐狸吗?

    陆灵蹊想知道知袖师叔在涉及到自家利益的时候,还会不会这么敬着这个倚老卖老的。

    反正她的师祖死时,连元婴都没进,跟这位,肯定也没有多大的交情。

    至于说师父所受的惠,顶多就是驮一驮。

    这驮一驮也太贵了。

    陆灵蹊坚决不同意师父分肥。

    “……”

    白鹤已经好多年没接触过小孩子了,正想要怎么哄的时候,就见本来没影的知袖急急奔来。

    他的胡子无风都动了动。

    “林蹊,怎么啦?”

    “师叔,我们回家,我想我师父了,瑛姨给的千金菇,是指名让我孝敬师父的,我谁也不给。”

    反正她还小,能耍赖,有本事你也哭。

    陆灵蹊以灵力催动眼中的泪水,“我要师父好好的,他才在百禁用了禁法,吃了大亏,又因为龙息草,在毒龙坞中了毒,身体肯定虚了好多,师叔,千金菇我谁都不给。”

    “……”

    知袖给自家孩子操操眼泪,转向叹气的白鹤,面容严肃,“前辈……”

    “行了,”白鹤摆手,不让知袖说下去,“林蹊啊!老夫又没说一定要你的千金菇。”

    这条道走不通,那就再走另一条。

    既然千道宗的人防着他,那他就当着知袖的面问。

    白鹤好像无奈地叹气,“其实老夫今天主要是想问你,你的龙息草从何采来?若是再有一颗……”

    “不是我采的。”

    陆灵蹊躲到知袖的身后,“鹰与蛇本就是天敌,师叔,鹰叔和瑛姨是飞在天上的,他们喜欢找蛟打架,有龙息草太正常了。

    您帮我跟前辈说说,我真不知道,那株龙息草是在哪采的。”

    什么?

    知袖心里翻涌得厉害。

    她这个做师叔的,都没问小辈的机缘在哪,白鹤前辈怎么呢……

    “前辈,您的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您既然知道,那两位朋友的出身,当明白,林蹊不知道的不会多。”

    再亲善人族的妖,因为历来种种,对人族也会有种天然的防范心理。

    知袖严重怀疑这位前辈还逼问自家小丫头千金菇的出处了。

    “您也是妖王,他们对您都防范……”

    知袖拉着自家孩子,“这里事了,知袖也该告辞了,前辈多保重!”

    “慢!”

    白鹤在她要飞身前开口,“知袖,你是怪上老夫了?”

    “不敢!”

    知袖声音淡淡,其实疏远了很多。

    “唉!你知道伏荒的脾气,他其实不适合当百兽宗的宗主。”

    白鹤似乎很遗憾,脸上的表情有些沉痛,“当年答应老主人,帮他把百兽宗振兴强大,可……我一直没做到。原本以为还有很多时间,可惜身体却由不得我自己了。”

    他把脸转向她们,“林蹊,既然你的上品千金菇不想匀,那就把下品的转我一些吧。”

    “……”

    能屈能伸大丈夫吗?

    陆灵蹊不知道为什么,被他慈善的目光,看得后背一阵更比一阵凉,“前辈不是说,它对您不怎么有用了吗?”

    “少了确实没什么用……”

    白鹤刚这样说,就见对面的小丫头又要张口,忙道:“不过,它再没用,肯定也比不服的好,你就把孝敬令师的那部分,卖给老夫,放心,老夫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

    没把孝敬师伯师叔们的都要了,还真不容易呢。

    陆灵蹊紧紧抓着知袖师叔的法衣,“前辈,我现在不需要用灵石了。回到宗门,我师父肯定会给我灵石的,卖己土珠的五百多万,都在他那里存着呢。”

    “……”

    知袖心下一跳,小丫头不是把灵石全换了妖兽材料吗?

    “师叔,我身上还有十九株下品千金菇,本来是要孝敬师父和您们的。我……”

    “卖老夫九株,一百万灵石。”

    白鹤当机立断,不敢再让某人说下去,因为说到现在,这小丫头一直都在抵触他,“另外,重平不是想要我苇荡的小鹤们吗?老夫做主了,可以匀给你们七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