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三七章 白鹤有请
    “都接着吧!没有你们,那掌柜肯定不会那么痛快,到时我亏了灵石不说,还会被人当成二傻子。”

    这是最不能忍的。

    茶楼里,陆灵蹊不收她们交回的六株千金菇,“再说,这东西你们也付了灵石,虽是原价买回来的,可我好歹一分没花,拿回了两株不说,还赚回了三万灵石。”

    她们买六株千金菇花了六万,她和那掌柜一人分了三万。

    “这不行,抬出千道宗人家一样要还你大半。”

    陆从夏可不想占她这个便宜,“拿回去吧,随庆前辈有伤呢。”

    “对对!”

    司马二人正要一起还她,被陆灵蹊止住,“大街上,都别拉扯了,我师父有更好的,你们要实在过意不去,就一人再给我一万灵石吧!我现在缺的就是那东西。”

    她不是没看见,她们三人都非常喜欢千金菇。

    “你真要再卖?”

    静柔笑问,“那我可真要买了。”

    “买吧!”陆灵蹊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灵茶,“这十株千金菇本来就是卖的,我就是没想到,它这么值钱。”

    野猪王不在了,那处菇洞现在属于瑛姨。

    “好在,我还留了二十株准备孝敬长辈。”

    说自己再没有了,根本不可能。

    陆灵蹊只能把数目往低了说,把影响就按在这个小圈子里,“要不然,现在肯定得哭。”

    “噗!”

    静柔被她的大实话给逗笑了,“好吧,既然你一开始就是卖灵石的,那我们就买了吧,不过呢,不能按你说的价钱来,最低也得五万灵石。”

    进拍卖场的滋补圣品,可不是那么容易撞到的。

    “回头,我找萧潇师兄,再给你凑个十万来。”

    “萧潇?”陆灵蹊看向她,“是不是也跟我们一样,进过五行秘地?”

    “对!你认识?”

    “何止是认识。”

    陆灵蹊笑了,“在水世界的时候,我被西狄人追杀,正好跑到萧师兄藏身的水域,他还救过我呢。”

    她正愁搭不上飘渺阁的关系,“要是看到他,帮我问问,我手上还有两株,要不要买。”

    “一定买呀!”

    静柔当场给师兄发传音符,“萧师兄的一位长辈,在海上猎妖的时候受过伤,他们家到处求买这东西,可惜一直没碰到。”

    “是吗?”

    陆灵蹊发现,这几个人都有世家背景,“海上有很多妖兽吗?”

    “自然!”

    ……

    知袖不知道,小师侄用她贱卖的东西,把两个原本只是面子情的小仙子,也笼络了过去,成为朋友。

    她把猿王的情况,用玉简记下来,从传送宝盒送回宗门,求教炼丹的致远师兄,半晌,一个储物袋传送了过来,里面不仅有治骨的丹药,还有泡澡的灵草。

    “原来叫附骨殇。”拿出介绍玉简,知袖也算开了眼界,“这是魔门极其阴损的功法,没想到,还会流传到你们妖族去。”

    关键问题是,人家还炼成了。

    “两位救人可以,但再遇到用此功法的,一定要慎之再慎之。”

    她可不想大家好不容易才建起来的合作关系,半途夭折。

    “我们会注意的。”

    瑛娘和鹰王对视一眼,忍不住庆幸蛟王早就陨落了,“道友,把林蹊再借我们一天吧,后天我们就回去了。”

    这一别,都不知道有无再见之期。

    “……好呀!我这就给她传信。”

    能交好亲善人族的妖王,是小丫头的运气,知袖当然不会阻拦。

    陆灵蹊才把两株千金菇卖给萧潇,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他和静柔套近乎,打听女祖宗的事,就收到了师叔的传音。

    “萧师兄、陆师姐、司马师姐、静师姐,不好意思,我另外有事,下次有时间,我再请你们喝茶。”

    “去吧!正事要紧!”

    萧潇因为两株千金菇,对她感激的紧,“下次,我请你们喝茶。”

    虽然小丫头还不是筑基修士,可是他已经把她划在了他们的圈子里。

    水世界时,她还没这么大,却已经能用鬼魅身法,独立击杀西狄的炼气后期修士了。

    “好啊!告辞!”

    陆灵蹊与四人拱手作别,才出茶馆,就见到等她的瑛娘和鹰王了。

    “走吧!黑石城西面,最靠近百禁山。”

    瑛娘摸了摸她的头发,灵力一转,已经把外面的喧嚣隔绝在外了,“我们到那里,给你多打几头好吃的妖兽去。”

    “这一次,我给你们做。”

    陆灵蹊的眼圈稍红,“鹰叔,瑛姨,我手上又有灵石了。”除了萧师兄给的十万,还有陆从夏三人补来的二十四万,再加原来卖的十万和到手的三万,十株下品千金菇,她整整赚了四十七万,这还是贱卖的结果,“你们还缺什么,我去买。那千金菇比我们想象的贵重,回头,你们缺什么东西,也不用不好意思,只管朝我师父要。”

    师父是千道宗长老,一定也有钱。

    “如果不方便朝他们要,你们也只管朝我要。”

    鹰王嗓子发硬,说不出话来,只拍了拍她的肩。

    “放心,我们不会跟你客气的。”

    瑛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千金菇三十年长一茬,既然修士们都觉得的好,你也不要舍不得,该吃就吃,瑛姨供不了多的,一年一株还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想到小丫头临走时,采的那些,瑛娘又道:“物以稀为贵!我就算跟千道宗交易,也不会拿很多,所以,你手上的,也不能一股脑地往外送,自己留着慢慢吃,记着,吃到嘴里的,才是你自己的。

    妖族的肉体强横,是因为我们哪怕进阶到了八阶,也没有按下口腹之欲。修士筑基即可辟谷,虽然那样确实可以减少体内杂质,可只靠灵气滋养的身体,哪怕炼了体,也是事倍功半。”

    要走了,瑛娘淳淳教导,“你的引龙决,修习的不错,它源于妖族,所以,你能不辟谷,还是尽量不要辟谷。”

    “我知道了。”

    陆灵蹊拉他们走进城门边的四物居分店,“我再给你们买点东西。”

    ……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哪所再不舍,该走的还是要走。

    送走不舍的两人,又变成穷光蛋的陆灵蹊躲在千机屋里梦周公,希望能再回到那片漂亮的百禁山。

    “咚咚!”

    迷迷糊糊中感觉刚要看到那片家园,门便被敲响了,“……谁?”

    “别谁了,快点起来,白鹤前辈要见你。”

    啊?

    陆灵蹊只能爬起来,“师叔,我不去行不行?”

    她现在正伤心呢,不想去见外人。

    “行不行?”知袖打了个净尘术在她身上,“肯定不行,因为白鹤前辈相召,我和你师父都不能拒绝。他是老前辈,曾与我们的师祖师父相交。”

    妖族的寿元,比人族高多了。

    “放心,他老人家很和善的。”

    连她小时候,都在他背上呆过呢。

    知袖拉住她,“虽然他老人家很多年没管事了,但是,有妖王进了黑石城,他恐怕还是知道的。所以,如果他问你这事,你就老老实实地认下。他会高兴,你与妖族亲密。”

    “……”

    陆灵蹊的瞌睡彻底没了,“如果这样,那瑛姨他们在的时候,他干嘛不找?”

    “那时候,他不是正服龙息草吗?”

    千机屋外,一只漂亮的白鹤,正在等着她们。

    “走吧!带我们去见老前辈。”

    知袖拉着陆灵蹊,上到白鹤的背上。

    白鹤一声轻吟,带她们直入天际,很快就往百兽宗不对外人开放的苇荡去。

    数千亩的苇荡是无数白鹤的家园,它们或闲适地在水中悠游,或呼朋引伴地飞于长空,远远望去,静动相宜。

    陆灵蹊在这样的地方,原本有些忐忑的心,不知怎的,突然就安了下来。

    白鹤带着她们飞过苇荡,直入的最里的竹山,倚山而建的数幢竹楼隐在竹海之中若隐若现。

    “来了,坐!”

    一身仙风道骨,白发白须白袍的老者,在不大的院前打拳,只见他身随脚动,手随意走,快慢之间,好像与不时被风刮来的竹林相结一处。

    知袖带着陆灵蹊轻施一礼,在煮茶的竹廊边坐下,默默等着。

    半晌,老者才活动完筋骨,才向她们。

    “恭喜前辈!”知袖显然是真为老者高兴,“我看您的样子,身体是大好了吧?”她反客为主,把煮好的茶,先给他倒了一碗。

    “嗯!这要多谢你家的小丫头啊!”

    老者的笑容看上去很慈祥,“知袖,我与你家的孩子单独谈谈行吗?”

    “自然是行的。”

    知袖给小师侄也倒上一杯茶,“林蹊,师叔出去转转,你好好陪前辈。”

    “……是!”

    陆灵蹊实在不知,她跟这位前辈有什么好谈的。

    在百禁跟一堆的妖王接触过,按理说,再跟这位修仙界人人称颂的白鹤前辈说话,应该很放松,可是,不知怎的,她的心下却惴惴的很,“不知前辈,找我做什么?”

    “你叫林蹊是吧?老夫白鹤。”他笑着摸了摸胡子,“你师父师叔,老夫都曾驮过,本来老夫应该亲自去找你,顺便驮你一驮,可惜,老夫的身体,却无法再让做在上面的人舒服了。”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已经有些唏嘘,“不过,老夫现在的样子,已经比三天前,好太多太多了,这一切,都多亏了你带出的龙息草。”

    “这是前辈的运气。”

    正好,他们从百禁山过来。

    正好,那里有个龙冢秘地。

    “呵呵!小友很会说话呀!”

    白鹤轻啜一口灵茶,笑咪了眼,“明明是你的功劳,怎么能说是我的运气呢?我们妖族都是直肠子,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你不用如此小心的。

    老夫找你,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就是想请你帮忙代为引见你的鹰叔‘鹰’姨。”

    “……回前辈的话,他们走了!”

    陆灵蹊在心里轻吁了一口气,“一个多时辰前,他们就回百禁了。”

    这么巧?

    白鹤的眉头皱了皱,轻轻一叹道:“那真是太可惜了,老夫这个地主,做得不合格啊!”

    没想到,紧赶慢赶,人家还是走掉了。

    “……不知小友是如何认识那两位道友的。”

    “过百禁山的时候认识的。”

    “噢,对了,你是从那边过来。”白鹤放下碧玉茶盏,“传送阵没修好,你们要从绝灵寒漠走,这样说,你不是在八万里处的百禁山认识,就是在十五万里处,老夫说的对吧?”

    “……”

    陆灵蹊不知道自己怎么摇了头,“我虽然进了八万里的百禁山,但当时因为西狄追兵,那里引发了兽潮。”

    她心里面很是不安,“当时启用了家师送的传送符,避开了兽潮,好在运气,传送的地方,正是在要走的方向,还恰好在百禁与寒漠的边界。

    那些天,一直乱得紧,有动静,我就跑寒漠,没动静,我就再走从百禁山的边界用灵舟赶路,一直到一个多月后,碰到我师父。

    可是那时候,家师身体受伤,然后,我们……我们因为己土珠,还被一位叫江雪的前辈追杀。”

    她从五行秘地带回了己土珠,这件事,不可能瞒得过这样的大能。

    陆灵蹊真真假假地,只想避开,那片呆了三年多的家园,“虽然天剑宗冲云前辈救援及时,可是我的腿还是受了伤,他们带我走了好一截子,然后才无意中见到了被这边惊动的两位妖王前辈。

    其中的瑛姨说我长得像她曾经在人族的故人,再加上,我师父他们要赶路,这里面可能还有些其他的原因,反正我就那样留了下去。”

    “……噢?”白鹤若有所思,“那你……到过他们的驻地吗?”

    “……”

    陆灵蹊更快速地摇了头,“鹰叔‘鹰’姨是飞在天上的。”

    她突然好高兴,‘瑛’这个字的读音,跟‘鹰’差不多,“他们是夫妻,一起出门玩耍,再加上我的腿不好,还要顾着修炼……

    您也知道,百禁里的妖王,都各有驻地,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沿着百禁山与绝灵寒漠的边界走。直到三天前,才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