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一三四章 霸王餐
    目送一大一小两个怪人离开,掌柜抱着一只玉盒,呆在那里半天没动。

    好茶,他还挺能赚灵石的,可是那些灵种佐料……

    “掌柜的,我们是不是要屯点灵种佐料?”

    小伙计在旁小声地建议,“相熟的几家店,都被我们借空了。”

    “……”

    老掌柜的嘴角抽了一下,“屯什么屯?你真以为那好卖啊?”

    不好卖吗?

    小伙计万分不解,明明他舔着脸,借了五家,才帮人家把货弄齐。

    “你以为怪人年年有?”

    老掌柜摸了摸怀里的玉盒,“看到那些货没?出的这么整齐,人家……人家可能就是传说中隐世世家的人。”

    既然是隐世世家,出来办一次货,可不就得把佐料什么的,全都办齐嘛!

    “这一次,是我们运气……”

    他小心地打开玉盒,里面有整整十株千金菇,虽然它们品相差了点,可他一样看不够,“它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小伙计在旁咽了一口吐沫,一万灵石一株的东西,能是差的吗?

    “快去,打听打听,白鹤前辈的身体有无恶化。”

    老掌柜知道,现在谁最需要它,知道谁更愿意出大价钱买下它。

    ……

    鹰王和陆灵蹊可不知道人家会那般脑补,更不知道,他们换灵石的下品千金菇,被老掌柜当成好宝贝,要高价卖给百兽宗的老祖宗。

    他们现在有钱,当然要尝尝,修仙界仙厨的手艺。

    “五味斋!就是这里。”

    陆灵蹊拉着鹰王就走了进去,“有大包间吗?”他们手上除了换千金菇的十万灵石外,还有知袖师叔送的两万,共十二万,“有什么点心和好菜,全给我们来一份。”

    她其实不算个好厨子。

    做得饭菜与真正的仙厨比,可能相差十万八千里。

    以前没钱,没条件就算了,大家一起凑和着过,但现在有钱,当然要让妖王叔叔阿姨们尝尝真正仙厨的手艺,顺便看看,能不能顺那味道再偷个师。

    “有有!甲字一号房!”

    来了大主顾,五味斋当然欢迎。

    没一会,一道道点心、冷盘、拼盘、小炒、热菜……,摆满了好像能无限延伸的桌子。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鹰叔,您尝尝,人家做的肯定比我做的好吃。”

    “……肯定没你做的好吃。”

    摆得再漂亮,味道再香,鹰王现在都没胃口,他就想多看看他家的小仙子。

    陆灵蹊心头酸酸的,不管送菜伙计的异样眼光,关好包厢禁制,顺手就拿筷子夹了一块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好像透明的鱼片,“鹰叔,您尝尝嘛!要是喜欢哪道菜,我多给您买点。回头,吃着高兴了,还能学着自个做。”

    鹰王没接她的话头,就着她的手,吃了那块没有一点刺的鱼片,“我跟你瑛姨说说,再在修仙界陪你半年可好?等你进阶筑基,鹰叔还能给你庆祝庆祝。”

    “……”

    陆灵蹊的眼睛突然也酸了,眼眶里有热热的东西,想要流下来。

    她放下筷子,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忍住没当场流泪。

    “瑛姨不会同意的。”

    “那就不要她同意!”

    听到小丫头带着哭腔的话,鹰王的眼圈红红的,“回去的路,我又不是不认识。”

    “……”

    陆灵蹊心下一跳,没有瑛姨,只鹰叔一个人回去,她哪能放心?

    来的时候,走的一直都是百禁的边界,可是哪怕两个妖王同行,路途也并不平静,不仅有百禁山里的妖拦道,还有西狄人围杀妖族。

    “鹰叔,千道宗规矩,不到筑基中期,不能出门,您留下来,也陪不了我。”

    她忙跟他曲解出门的意思,“再过个十几,二十年,这边到那边的传送阵就会建好,那时候,我肯定是筑基中期修士,能出门游历了,我一定借机回去好好陪你们,或者,你们陪我一起游历,都成。”

    “……真的?”

    “真的!我保证!”

    陆灵蹊确实有这个心思。

    那片百禁山,在她心中,已是另一个家园。

    “……”鹰王慢慢低下头,“你也尝尝这些菜,跟鹰叔说喜欢哪一道,回头有空了,我一定多做做。”

    “不用!”

    陆灵蹊给他倒了一杯酒,“做菜很烦神的,我们每样尝尝,喜欢哪道,偶尔高兴的时候,做点自乐就行了。”

    鹰王没吭声,喝了一杯愁酒。

    这种愁,他以前从来没尝过。

    “吃不完,我们全打包给狐狸叔他们。”陆灵蹊看着满桌子好吃的,也没什么胃口,“他们喜欢做菜,您千万别跟他们比手艺,他们做的好吃,您就多夸几句,夸人又不少块肉,还省得您麻烦了。”

    人和人有亲疏。

    与其他妖王比,当然还是鹰王亲些。

    陆灵蹊舍不得他劳累,“瑛姨说,您的修为还可以更进一步,可不能放松了,要不然,被瑛姨比下去,多没面子。”

    “我现在就比不了她。”

    要是比得了,他早逼着瑛娘一起在修仙界陪一陪。

    百禁山就在那里,又不会搬走。

    “林蹊,鹰叔舍不得你。”

    ……

    知袖不知道,还有一个妖王,在赚她家小师侄的眼泪。

    跟瑛娘谈了半天,敲定所有,现场演示传送宝盒。

    在宝盒的五方放好灵石,写一张纸条,让传六百万灵石来,那边没多大功夫,就有一个装满灵石的小储物袋传送了过来。

    “道友现在会了吧?”

    知袖把灵石递过去让瑛娘查验。

    “会了。”瑛娘对这传送宝盒爱不释手,“这东西真方便,不过,听说造价很不便宜。”

    “可不是!”

    知袖微笑,“此物难制得紧,整整花了宗门八百万灵石,才从秘市拍来。”

    要不是两边离得实在太远,要不是小丫头为宗门贡献那么多己土珠,重平师兄哪会如此大出血。

    “……你们不会亏的。”

    瑛娘把传送玉盒收起来,“百禁山物产丰富,要不了百年,你们一定会觉得,物超所值。”

    “呵呵!道友说错了,”知袖端茶轻啜一口,“应该说,借此传送宝盒,我们一定能彼此共赢!”

    这话瑛娘也喜欢,以茶代酒,正要相庆一处,包厢的禁制被人触动。

    “怎么回事?”

    知袖感觉到闵浩的气息,挥开包厢门的时候,一反之前的温和,显得非常严厉。

    “师……师叔,林蹊在五味斋那里跟人吵起来了。”

    啊?

    瑛娘也忙望过去。

    “她在那里点了人家全套的灵餐,钱不够……”

    “你们不能付一下吗?”

    知袖大怒,这么一点小事,都要来问她。

    想干什么?

    “都是做师兄的,给师妹花点灵石怎么啦?”

    “……”

    闵浩嘴角抽了一下,非常想说,那是一点灵石吗?

    五味斋的全套灵餐,要整整三十六万灵石呢。

    他自己都没吃过那么好的。

    “还愣着干什么?别告诉我,你们四个连那么点灵石都没有。”

    真是太丢人了。

    要钱要到她这里来了。

    知袖的手特别痒,非常想揍人。

    “……”

    闵浩忍气,“不是我们不想付灵石,当时宣白与我们在一起,天龙马之前可能许了五味斋的少斋主,他非在那里拉扯不清。”

    “找伏荒啊!宣白呢?屁都没放?”

    知袖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天龙马可是他们亲许给林蹊的。”

    虽在林蹊不是很喜欢,可是天道宗的面子不能丢。

    “宣白说了,可是对方抓住师妹没钱吃饭,还摆阔,吵嚷间,他们的人先动了手,师妹被泼了一身的菜汤,陪她的那位前辈……”

    说到这里,闵浩瞟了一眼瑛娘,“那位前辈一怒之下,把人家的店砸了。”

    “砸的好!”瑛娘站起来,“知袖道友,那是我的同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两个傻蛋,以为修仙界的灵食便宜吗?

    “他们不知这里的物价,这位道友,当时没帮忙解释一下吗?”

    “解……解释了。”

    闵浩急步跟上走在前面的两个人,“不过,五味斋的那位沃斋主,之前跟我宗有些不对付。”

    偏偏师妹就没带够钱,就去点了人家的全餐。

    偏偏这一次,宣白拉着天龙马,又被那沃北梦看到了。

    瑛娘和知袖一齐冷着脸,如风般从茶楼飚到了五味斋。

    本来装潢很好的五味斋,现在被砸得一片狼藉。

    “还看什么看,抓人啊!吃了霸王餐,还敢砸我家店,你们这些巡卫都不管吗?”

    一身大红法服的沃北梦站在十几个护卫的身后,朝挡在中间维持秩序的百兽宗修士跳脚,“宣白,你们百兽宗就是这么做事的吗?”

    宣白:“……”

    他都不知道,招谁惹谁了。

    反正这位少斋主不好惹。

    同样,千道宗的人,现在更惹不得。

    “什么吃霸王餐,我师兄没把灵石给你吗?”

    陆灵蹊气死了,她整整十二万灵石,居然连一半的餐费都不够。

    不就是区区三百六十五道菜吗?加上点心,也不过四百八十八道。

    “灵石给了你,你还敢泼我菜汤……”

    “那是你师兄给的,又不是你给的。”沃北梦要不是怕那个黑着脸的大汉,都想跳起来跟她吵,“我都说了,拿天龙马抵帐,你凭什么不同意?”

    “凭我!”

    鹰王一把在铁木柱子上掰下一块来,随手搓搓,化成木屑落下来,“小子,老老实实让林蹊也淋你一身菜汤,我们没话说,要不然……哼哼!”

    “看看,看看,他们又要挟我了。”

    沃北梦扯着嗓子叫,“我告诉你,小爷我要是破了一点皮,我爷都会打上你们千道宗。”

    五味斋的林掌柜刚觉不好,才要打个哈哈,把少斋主的话圆过去,就听到一声冷哼,“是吗?”

    知袖身形一闪,都不知怎么进到被重重保护了的沃北梦身前,拎着他,‘嘭’的一声扔出老远。

    “让你爷来找我吧!”

    她拍拍手,又一闪,到了摔得说不出话的沃北梦面前,“现在,你可不止破了点皮那么简单。”

    “……”

    沃北梦想哭!

    一个元婴修士,至于跟他一个炼气小辈计较吗?

    “少主!”

    “少主……”

    护卫想要冲过来护着他,可是不敢惹知袖。

    “快!那个谁!”

    知袖在五味斋的一群人中,寻到林掌柜,“去,给你家老主子发个信,就说,他孙儿被我打了,快来找我吧!”

    “不是,不是,前辈误会了。”

    林掌柜连忙告饶,“今天最开始是因为这位小道友吃霸王餐……”

    “放屁!我有说不给钱吗?”

    陆灵蹊大怒,“我都叫我师兄来帮忙付钱了,师叔,他们当着您的面,还冤枉我。”她真不是没钱,就是没变现。

    可恨,点了那么多菜,和鹰叔想到分别,都没胃口,一齐打包,结果好巧不巧地,正好钱不够,又正好看到师兄和宣白牵着那匹天龙马。

    “分明就是你们想讹我的天龙马。”

    “怎么是你的?”

    沃北梦真的哭了,“我爷说,过两天一定带我来买这匹天龙马。”

    他大话都吹出去了,还许了好多妹子,答应让天龙马到手,让她们也玩玩的。

    “你爷你爷,那你找你爷要啊!”

    陆灵蹊气得想打人。

    “那你等我两天,反正不能现在就把马牵走了。”

    沃北梦顶着被知袖摔肿的脸,爬起来,“我答应太霄宫的陆从夏仙子,飘渺阁的静柔仙子,乐机门的司马蓓怡仙子,天龙马给她们玩几天的。”

    这几个人,都是新一代中,非常厉害的天才修士。

    就不相信,这人不给他面了,也能不给她们面子。

    “是你答应,又不是我答应,我凭什么要等你?”

    陆灵蹊可没那份自觉,她认识陆丛夏,那家伙不仅是陆家人,还欠了她一条命呢,“宣道友,这匹马现在是不是我的了?”

    “是!”

    宣白哪敢不应。

    “是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很快就到了跟前,“知袖,朝一个小孩子动手,你还要不要脸?”

    “我不要脸,你要脸是吧?”知袖冷笑,“为了我家弟子的马,你们五味斋,连强买强卖都用上了,沃老道,你的脸呢?”

    “爷爷……”

    沃北梦正要哭着上前,就见他刚说的三位仙子也过来了,吓得连打净尘术,捂住肿了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