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八十七章 大德之契
    “嗨!你在哪呢?出来。”

    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封闭空间里,陆灵蹊一边在识海里,呼唤那个帮她藏东西的家伙,一边把几张火符都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虽然那家伙童音软软,看样子不是什么死了夺舍的倒霉蛋,可小心无大错。

    祖宗手扎上说,任何正道门派,都不会收录夺舍之人。

    要不是舍不得藏起来的鸿蒙珠子,要不是怕千道宗看上她的两成己土珠份额,借由直接把她人道毁灭,她才不会忍这么长时间呢。

    遇到事时,陆灵蹊下意识地不敢跟爹娘说,就怕吓着他们。

    可惜,原想找四蛋哥,一齐想想办法的,结果他还没在。

    她怀疑人家也看上了她的己土珠。

    “出来可以,先说好,我出来,你不能趁机跟我玩火。”

    啥?

    陆灵蹊的眼睛眯了眯,努力安抚狂跳的心脏,“我干什么你都知道,我想什么,你也都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

    陆灵蹊面色一变,“是鬼?”

    “呸!你就不能想我点好?”

    “……”

    陆灵蹊黑脸,不是鬼,也不是人,那就只能是精怪了呀。

    精怪的故事,她听过不少,可这般寄生到她身上,凭什么她还要把它往好的地方想?

    “你是什么精怪?老实先把我的东西吐出来,要不然……哼哼……”

    陆灵蹊拿着自己的身份牌,“这里是千道宗驻地,信不信,我只要吱个声,马上就会有人过来,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这精怪跑她身上的时间应该不长,否则,就凭随庆长老的本事,怎么也不可能没发觉她身带妖气。

    “嘁!抽我的筋,剥我的皮?”

    早就知道这家伙不好惹,小青藤笑了,“知道为什么你想什么,我马上就知道吗?因为,我是你的主人。”

    主人?

    陆灵蹊简直想杀人。

    “不相信?那你可看好了,肚子痛!”

    “哎呀!”

    陆灵蹊一下子捂住了呼噜呼噜翻江倒海的肚子。

    身为半吊子的医者,她居然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控制她身体的,“别别别,”她弯着腰,抱着肚子,“再痛下去,我就要跑五谷轮回所了。”

    五谷轮回所?

    是厕房吧?

    想想那什么味道,小青藤马上转移,“脚痛!”

    肚子瞬间不痛了,可脚心好像被什么在挠。

    “哈哈……,你……哈……你不是说痛吗?”

    陆灵蹊受不了脚心的痒,靴子脱去时,连忙凝了一大团水,把它包里面不停地搓。

    “唉!本大王好不容易收个宠,正喜欢呢,万一把你痛坏了,心疼的不还是我自己。”

    “……”

    真想当她主人?

    脚心还在痒的陆灵蹊,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扭曲了。

    “知道修仙界的主人代表什么意思吗?”

    小青藤软软的童音淳淳诱导,“就是我想让你死,你马上就得死,我想让你活,你死了,我也能把你从阎王那里抢回来。”

    听说,对灵宠什么的,给一棒子,就得再给个甜枣。

    修仙之人,最怕的就是死了,有她的这个承诺,就等于多出一条命来,小青藤就不相信,忽悠不瘸她。

    “先等一下……”

    陆灵蹊在水团中一边搓着脚,一边面色古怪,“你都不嫌我的脚臭吗?”

    五谷轮回所,这什么狗屁的小主人嫌臭,没道理,还逮她的脚祸害啊!

    “……咳!”

    小青藤还真没想过这个,“修仙之人,哪来脚臭一说?我当我是傻子吗?”

    “那你当我是傻了吗?”

    陆灵蹊横眉,“不出来是吧?我身上有什么不对,难道我自己就一点也没发觉?”

    啪!

    她一个巴掌打在右手的手腕上,“滚出来,你好好说话,我也好好说话,否则,我们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得好。”

    小青藤的叶子非常想缩,可一根颤颤巍巍的银针被人家捏在手上,那马上要扎下来的样子……

    “别扎别扎,我出来就是。”

    她委委屈屈地在她的手腕上探出来,嫩嫩的叶子上,非常拟人地幻出一张小脸,“开个玩笑嘛,至于来真的?”

    开玩笑?

    脚确实不痒了。

    陆灵蹊看这个小青藤在她手腕上,慢慢直起细细柔柔的身体,都不知道有多惊讶!

    她就是瞎猫碰死耗子,才试试手腕的。

    可真没想到,这世上,真有这种木灵精怪。

    陆家医术传家,虽然听说过,人参宝宝之类的传说,可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呢。

    “你是什么灵药?”

    灵药?

    小青藤看到人家双眼亮晶晶,那一幅估算她值多少钱的样子,真是……

    “灵药算个屁啊!”

    她真是气死了,在嫩叶上鼓着一张小脸,“灵药能帮你藏宝吗?一颗己土珠,你知道能帮你换多少灵药?”

    咦?

    还真是。

    “那你是……什么藤子?”

    这世上不论什么样的藤子,都得挂到别人身上。

    它活的好,被挂的人,活得可能就不一定好了。

    陆灵蹊自诩是个有见识的,可左打量右打量,就是不知道,小东西是什么样的藤子。

    “我……我也不知道。”

    嫩叶往下耷拉了一下,“我是什么样的藤子,得等我长大了才行。”

    这样啊!

    “你是怎么跑到我身上的?”

    关键是人家好像真能给她身体捣乱。

    陆灵蹊非常严肃,“还敢以我主人自居,应该反过来,我是你的主人吧?”

    “……”

    要不要这么聪明啊?

    可惜这人是她自己选的。

    嫩叶上的小脸歪了歪,“你不是我主人,我也不是你主人,但是我们现在真是一条藤上的蚂蚱,你不能打我,要不然启动契约,你怎么打我的,它就怎么还你。”

    契约?

    陆灵蹊脸上的表情变幻不绝,“什么契约?”

    “大德之契!”

    大德之契?

    这是什么契约?

    陆灵蹊听说那个西狄巴吉就契约了一个成长型的银狼为宠,他想让那银狼干得什么,人家就得干什么,否则真能让那银狼生死两难。

    但这大德……

    只听这名字,她就感觉很不好。

    修士养灵宠,正常就是为了提升战力的,她这个……

    “大德大德,就是我们两个是平等的。”

    小青藤知道这一天总会出来,干脆竹筒倒豆子,“我们签的契约是互助型,你不能逼我为你拼命,我也不能逼你为我拼命,我们一切都是公平的。”

    公平?

    有公平可言吗?

    陆灵蹊黑脸,“你骗人,我的一言一行,只要你想知道,好像马上就能知道,可你……”她打量她,“你要不主动露出来,我都不知道,我身上还有一个你呢。”

    “这不能怪我啊!”

    嫩叶上的小脸显得特别的无辜,“谁让你现在的修为这么低来着。等你筑基了,正式踏入仙路,我就……我就看不着了。”

    真的假的?

    陆灵蹊很怀疑,“我不相信你,你把我的东西还来,另找出路吧!”

    ……

    “师兄,是打算收徒吗?”

    驻地木楼上,久诚真人坐在随庆真人的对面反客为主,给他倒茶。

    “是!”

    想到楚天阔刚刚传来的消息,随庆笑的很开心,“这么多年,你们不是一直让我收个徒弟嘛?林蹊那孩子不错,我很喜欢。”

    “她的身份……”

    “身份怎么啦?”

    随庆在他试探的话还没说完,就微冷了脸,“祖上流放出修仙界,难不成后人就不能再有好的仙缘?”

    “师兄,我哪是这个意思?”

    久诚可不敢应下这话,“人家一家都没放弃过修行之路,显然早有回修仙界的准备。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要把林家祖上的事问一问,林蹊的身份,很快就因你而不同,我们得防着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啊!”

    元婴后期长老的唯一徒弟,人家总会打听打听。

    千道宗的地盘就那么大,他进阶元婴没几十年,所在的李家还没站稳脚跟,久诚私心下不能不未雨绸缪。

    “……”随庆摸了摸胡子,这件事,他是要问。

    毕竟徒弟将会有不少己土珠。

    有那东西在,总会有些不要脸的人,赶去认亲。

    “你的意思我知道,但现在时机还没到。”

    没看到,他还没认徒弟吗?

    “三颗己土珠的事,已经传了出去,被盯是肯定的,但盯她的人也有限了。”

    随庆大有深意的眼睛停在久诚身上,“师弟啊,老哥哥我这辈子难得看上个徒弟,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份上,你也多疼疼你将来的师侄吧!”

    “……”久诚后背有些冒汗,忙干笑一声,“那是肯定的,说起来,师兄还是久诚的救命恩人呢,您徒弟,那我肯定比对我亲徒弟还好。”

    “如此……师兄就放心了。”

    随庆笑咪咪地端茶喝上一口,“六十六颗己土珠在我千道宗,得利的是我千道宗所有人,遗惠更不知凡己,老夫想着,我们师兄弟,还没哪个会短视的,让别人占我们的便宜吧?”

    “那是!”

    久诚忽略师兄敲打的语气,大力点头。

    其实如果不是林蹊那个小丫头早被师兄先一步看上了,他都想收她为徒,不管怎么样,有那么多己土珠在,小丫头就不会差钱,再加上灵根资质不差,结丹一定没问题。

    ……

    “不行啊,大德之约已成,虽然能解,但至少也要三百年后。”

    房间里,小青藤没想到她居然要解约,“你不就是怕我给你捣乱吗?可你想想,在五行秘地里,我给你捣过乱吗?”

    三个人撞宝,只她的运气最好呢。

    事实证明,她的运气是真的好。

    跟着她,她才能快快地长大。

    陆灵蹊不知小东西所想,心下一顿,“你没给我捣乱,可也没给我帮过忙吧?”

    “谁说的?”

    嫩叶上的小脸鼓了鼓,“我帮你采了好些金精,还采到了两株肉荷和一颗肉荷的莲子。”

    啊?

    陆灵蹊的惊喜在眼中一闪而过。

    “我本来还想帮你杀人来着。”

    小青藤当然不会说,她弄塌了矿道,差点把她们一起活埋的糗事,“可是,你出手好快,我现在还小,所以才没找到机会。等我长大一些,你看吧,我肯定特别能帮忙。”

    是吗?

    陆灵蹊上下打量小东西,“你好好的跟我契约,不是只因为我漂亮吧?好好说,帮我的条件是什么?”

    这世上,除了爷爷和爹娘,会毫无保留地爱她外,其他人……总要有所付出才行。

    “呃!我……我想长大。”

    小青藤很想说,她看上她的运气,还看上她的己土珠,“我呆的那个地方,是不能让我长大的。我们契约了,我的空间,可以借你用,你……你助我长大就行。”

    小藤子都没有十根头发粗,长大要多少年?

    陆灵蹊拢着眉头,“老老实实说,你帮我藏己土珠,有没有私心?”

    不算鸿蒙珠子,小东西帮着藏了三十三颗己土珠,听了南师姐的介绍,她可不相信,这属木灵的小藤子,能没私心。

    “有……有一点。”

    被识破了,嫩叶上的小脸摆出一幅祈求的表情,“己土珠对我长大非常有用,我……我想借你三颗。”

    她其实想多借一些的,但现在要是狮子大开口了,万一人家跟她翻脸,就划不来了。

    “你看,你上交宗门,只能得两成,我只借三颗,这代价好小的。”

    小东西努力夸自己,“我的空间,以后可以对你开放,什么人都探查不到,多安心啊。不仅如此,你的己土珠,还可以在我的空间里,开辟一块灵地,不管是种药,还是种什么,那都是属于你自己的秘地。”

    她正好,也能沾点光。

    “等我长大一些,有危险了,我还可以随时出来帮你。我们的契约,绝对是你好我好的大好事。”

    大好事?

    听小东西这样说,确实不算是坏事。

    但……

    “你的空间,我能进去吗?”

    “呃……还不行。”小嫩叶缩了缩,“我太小了,等我长大一些才行。”

    “要长多大?”

    想到还落在手上的三十三颗己土珠,陆灵蹊倒也不觉得,养它有多难。此时的她完全不知道,养大这个祖宗,她要付出多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