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七十一章 金蝉脱壳
    阿菇娜怎么会追来?

    东皋远远看到的时候,惊讶死掉了,他们跑了这么远,她是凭什么东西找过来的?

    他忍不住怀疑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给人家当了定位,要不然也不会就转在他们的上空。

    东皋顾不得想其他,第一时间检查自己的储物袋,检查林蹊递给他的储物袋,神识连扫间,他终于发现衣摆中,暗藏的那只草虫。

    美食会的时候,听很多人说了这东西,没想到……

    东皋看看六个冷漠的同伴,默不作声地,悄悄按死了那只虫子。

    “找到火晦阵了吗?”

    找不到人,可草虫就转在这一带,阿菇娜和伊勒德第一时间想的便是火晦阵。

    伊勒德正要摇头,他的草虫突然急切地哀鸣一声,那声音,别人听不到,可是做为主人,他却听得清楚,“这里没有火晦阵,而且对方也发现了不对,刚刚把绍布的草虫杀了。”

    什么?

    咻咻咻……

    大怒的阿菇娜连连朝怀疑的地方放箭,“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姬子清六人默默观察。

    西狄小一辈中,排名前三,拥有天狼弓的阿菇娜,消息灵通的谁不知道?

    不过,他们什么时候得罪过她了?

    “奶奶的,我们六个人,你们说有没有机会……”

    小声说话的修士,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式,“她身上的东西,应该有不少,到时候,我们平分。”

    “天狼弓的速度你看到了吗?”

    姬子清声音冷静,不是他不想动手,而是天狼弓真的太快了,“听说此弓有自动追索人的本事。如果她旁边没人,我们六个一拥而上,或许能找到机会,但她有帮手,只要稍为牵制一下,死的可能就是我们。”

    这是一块硬骨头,想啃人家,自家这一方,算时间,最少也要死两个人。

    谁死?谁不死?

    凭的是阿菇娜先看谁不顺眼,凭的是运气。

    姬子清不想把自己的性命,拼在虚无飘渺的运气上,“先等一等,她找的人,可能就藏在这一片。”

    他们可以用阵法隐匿,人家当然也可以。

    “能让阿菇娜发疯,对方一定也不简单,我们等一等,伺机而动。”

    看到六人默盯天上,东皋非常想说,这里真没有其他人。

    算路程,这里离朱培兰、林蹊藏身的火晦阵也差不多有十来里,所以,人家真的只是冲着他来的。

    但是,他不敢说。

    他怕一说,就被扔出去。

    东皋很紧张,紧张的身体都有些抖。

    “不用怕!”

    姬子清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的鬼府阵,可不是她这样乱射一气,就能找到的。”

    东皋连忙点头的时候,稍为放心了些。

    他望着天上,只怕人家放大搜索范围,找到朱培兰和林蹊的藏身地。

    毕竟,走路弯弯绕绕,直线很少,十里的距离,从天上看,可能不五六里。

    ……

    远处天空的动静,朱培兰和陆灵蹊隐隐地,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那张银弓,二人记忆犹新。

    “应该是阿菇娜,她怎么追来了?”

    拉克申不是好东西,她都跟伊勒德在一起了,至于还要为了面子,千里追击吗?

    朱培兰和陆灵蹊对视惊慌的一眼,都猜测人家是看到东皋了。

    算时间,以及东皋几人所走的方位,应该就在那一片。

    她能找到东皋,或许也能找到她们。

    怎么办?

    再被抓到,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人家不会给任何喘息的机会。

    “林蹊,要不然,趁着他们还没发现我们,我们……赶快走吧!”

    走?

    当然要走。

    只是如何走,是个问题。

    如果只她一个人,用飘渺无行决,在人家没发现的时候,从林中偷着跑,完全没问题。

    但加上朱培兰……

    陆灵蹊狠狠吐了一口气,“朱姐姐,你先说,她是用什么东西,找到这里的?”

    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跑可能也是白跑。

    “……”

    朱培兰没说话,盯着她身上。

    陆灵蹊也正怀疑是战力品暴露了她们。

    正要仔细检查的时候,她突然顿住了。

    远方的天空,星星点点,似乎下起了雨。

    伊勒德为了寻找火晦阵,用了不知什么容器,正在天空大肆造雨。

    东皋咕的一声,咽了一口吐沫。

    幸好,他出来了,要不然……

    看到淋下来的水,他不能不怀疑没了草虫后,人家又在借雨,寻找火晦阵,五行火阵以火为攻,说不定用水一激,就会有反应。

    “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阿菇娜跟着撒下的水,寻找火晦阵,“想用火晦阵藏身,别做梦了,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自我了结,得个痛快,一条是……被我找到,慢慢虐杀。”

    那满是杀气的声音,带着灵力传出极远。

    陆灵蹊和朱培兰当然也听到了。

    两人的面色都有些发白。

    虽然对方锁定的距离有些问题,但火晦阵真的不能要了。

    “他们在天上,看得远,我们小心些。”

    早知道就在林中布阵了,陆灵蹊望着跟林子隔开的百来米,心下懊悔无比,“朱师姐,你用掠云术,尽量提轻身体的重量,一会儿我拉着你跑。”

    “我已经修炼到炼气五层了,”朱培兰的敛息术一放即收,“一会儿,我拉着你吧!”

    论修为,论年龄,她都不至于让小两岁的林蹊护她。

    “别废话了,我炼气六层。”陆灵蹊没时间得意她的修为更高,沿着阵盘,小心弄出一根长长的藤条,以灵力把它蒸干了,倒上烈酒浸湿,在相距一丁点的地方,又以灵气做杯,倒上一杯烈酒,用火球术,小心地让它燃起,“那边到现在都没人反击,说不得是打不过人家。”

    六个人都不敢动手,阿菇娜的厉害可想而知,时间久了,东皋一旦暴露,小命肯定第一个没。

    陆灵蹊只希望,一会儿,这里的动静,能把阿菇娜吸引过来。

    “我准备好了,一二三,走!”

    阵牌一扬间,火晦阵打开,飘渺无行决运起的时候,她拉着身体轻了好些的朱培兰直奔林子。

    炼气六层啊!

    朱培兰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

    当然,她也没时间想什么,飘渺无行决太快,林子不好走,她虽然被拉着,但如果不努力配合,说不得就要不停地撞上树。

    阿菇娜的银弓威胁太大,她不敢想象,弄出动静被她发现的后果。

    “火晦阵大概什么时候,会有动静?”

    “百十息吧!”

    “这么快,我们跑不远的。”

    虽然知道她已经很快了,可是朱培兰真的无法放心。

    “她又怎么知道,我们跑了?”

    陆灵蹊边跑边道:“想要攻开火晦阵,她怎么也要再浪费点时间吧!”

    抢来的储物袋,都被她用灵气时时裹着,没了能锁定她们的目标,她就不相信,她还能以直线的方式追过来。

    ……

    火晦阵中,陆灵蹊用灵气做成的杯子,被里面的烈酒烧的慢慢不支,几下一闪,当场散开。

    还在燃烧的酒很快散到同样沾酒的藤子上,火苗瞬间蔓延过去。

    ……

    在鬼府阵中淋雨的姬子清几个,听阿菇娜那样明确地寻找这周边的火晦阵,都非常有耐心地等着。

    他们等着火晦阵被找出来,等着里面的人拼死反击。

    阿菇娜根本就没给人家活路,那所谓的两条路,都是死,只要有一丁点血性,被找到时,肯定就得拼出来。

    他们希望双方两败俱伤,到时候,一拥而上,怎么也会占点便宜。

    时间似乎极慢,伊勒德撒水的范围在增大,就在阿菇娜要失去耐心之迹,不知从哪传来‘嗤’的一声,迅速转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一道隐隐的火圈一闪而没。

    是火晦阵。

    “那里!”

    阿菇娜迅速冲过去,伊勒德紧随其后。

    咦?不在这边?

    姬子清六人,只能眼睁睁看人家离开,正在想是不是跟过去看看的时候,远方传来一声长啸。

    嗷~~~~

    那啸声原本极远,可是待到尾音的时候,感觉靠近了很多。

    显然是阿菇娜两人闹的动静,惊动了其他西狄人。

    伊勒德很快回应,嗷~~~

    姬子清六人迅速歇气。

    一个阿菇娜已经很不好对付了,这再来的人,只怕也不简单。

    “你干什么?”

    “我……我想去看看。”东皋的眼睛很红,可是整个身体却又控制不住地发抖,阿菇娜离开的方向,分明是他之前藏身的方向。

    他忍不住怀疑那里暴露了。

    “你看?看什么?好奇害死猫知不知道?老实呆着。”

    山海宗一位师兄很不客气,一脚把他踢回原地。

    东皋连忙又爬起来,只是还没冲出,远方又传来一声大笑,“阿菇娜、嘎尔迪,当我修士无人乎?”

    五个身着黄色道服的天剑宫修士,和两个天蓝法服的飘渺阁修士,连袂而来。

    才赶来,半路截住他们的嘎尔迪目中微缩,“我道是谁,原来是申道友和燕道友。”

    天剑宫申甫长剑一扬,“嘎尔迪,别废话,让开。”

    不远的地方,阿菇娜带着伊勒德,正全力攻击火晦阵。

    叮!

    飘渺阁燕离虽然无意在这里管他人死活,可是谁让他碰到阿菇娜如此发疯呢?

    他没废话,一剑逼退嘎尔迪,就要冲过去阻止阿菇娜。

    不管对方是谁,遇到了,总要护一护。

    阿菇娜最讨厌的便是天剑宫的人,西狄草原与天剑宫相离最近,申甫又向来爱管闲事。

    但拉克申的仇,她必须报。

    眼见方人多势众,她再也顾不了其他,甩手就是一把符。

    轰隆隆……

    无数火光、冰锥,以及噼啪而下的闪电尽数砸在火晦阵上。

    火晦阵嗡鸣一声,火圈一闪而没,当场被破。

    可是,里面的人呢?

    正要举剑相助的燕离和同门,实没想到,阿菇娜打的居然是个空阵。

    看到破阵中藤条一路烧过的痕迹,她直气得浑身发抖,“燕离,你们修士如此狡诈,还要一点脸吗?”

    “呵呵!”燕离愣后一笑,“能把你气成这样,我觉得,脸这东西,还要以再掉一点儿。”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阿菇娜的银弓隐隐锁着他们,“拉克申的仇,天涯海角,我也会报。”

    拉克申?

    不仅修士一方吃惊,就是嘎尔迪也一样吃惊,“是谁?谁杀了拉克申?”

    他被围在修士一方,闻言急速撤到阿菇娜的身边。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人……我认识。”

    为了拉克申的英名,阿菇娜无法说出,他死在三个炼气小修手中。

    看火晦阵的痕迹,她非常怀疑人家并没有跑远,“你们能跑一时,能跑一世吗?”

    带着灵力的声音,隆隆滚出,“是谁杀的拉克申,自个出来,其他的,我既往不咎。”

    看痕迹,是两个人动的手。

    但她带回去的一共是三个人。

    她就不相信了,在生死面前,另一个不会动摇一二。

    鬼府阵中,东皋油煎一样的心,终于又安定下来。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朱培兰和林蹊应该是跑了。

    林中静默一片,没人出来。

    “好!你们不出来是吧?”

    阿菇娜咬牙间,用灵力一把甩出数张火符,“那以后也不必再出来了。”

    她就不相信,三个炼气期的小东西,能跑多快。

    大火瞬间蔓延。

    咔咔咔……

    可是,申甫领着天剑宫的师弟师妹们,迅速飚至的时候,却想也没想地扔出一道上品极冰符,硬生生地冻住了燃烧的区域。

    冰中,那火苗燃烧的样子,看上去,好生漂亮。

    “阿菇娜,你忘了我们吗?”

    申甫笑嘻嘻地凌空站在林子这一方,“想在我申甫面前抓人,你觉得可能吗?”

    嗷~~~~

    远方再次传来西狄人驰援的身影,不过,阿菇娜的脸上,却没有喜意。

    现在的援军再多,想要突破申甫等人的阻拦,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这时间,够那三个小虾米跑远了。

    万一他们死在别人手中……

    阿菇娜心中大恨,“申甫,今日阻拦之仇,他日定当大报。”

    她持着弓,身体缓缓后退的时候,伊勒德和嘎尔迪也连忙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