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十三章 古画
    蛇谷之行,居然出了这么多事,陆懔和蒋思惠都甚为吃惊!

    “修仙者随便的一个猜想,便能要人的性命,所以……”陆永芳经过深思熟虑后,终于下定决心,“回到修仙界,陆这个姓,我们已经不能用了。”

    家中那泛着幽蓝之光的毒箭,直让他后怕的汗湿衣袍。

    如果孙女没机缘巧合地这么快进阶,与榆寨结缘,对陆家而言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那爷爷,我们要姓什么呀?”

    “双木林,从今天开始,陆字去掉,灵字改林,如果别人问你,就叫林蹊!”

    解决完孙女这边,陆永芳转头看向儿子儿媳,“我和阿懔改姓便可,你们以后一定要记住了,这是生死悠关的大事。”

    “爹放心,我们记住了。”

    夫妻两个哪能不应?

    女儿小小年纪,已经因为那些毒箭杀了人,他们不能保护她,又怎么可能拖后腿?

    “好,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在钟乳洞好好修炼。”

    陆永芳放心了,他一大把年纪,生死都无所谓,但阿懔夫妻还可能往上走一走,他不想他们浪费时间,“这两个储物袋,从现在开始,是你们的。”

    蛇谷之行,虽然危险,可是好处也是明显的。

    老头也总算知道,修仙界为什么那么危险。

    杀人夺宝,实在来钱太快了。

    “长生观的飞行葫芦,知道的人不少,在这边万不可再暴露于人。”

    “是!”接过储物袋时,陆懔很不舍,“爹,我和思惠可以把钟乳洞的洞口打开一些,您也与我们一起修炼吧!”

    “对,爹,榆寨那里我们就都不要回去了,反正要不了几年,我们一家还是要离开的。”

    蒋思惠也忙附合,他们夫妻进阶炼气三层,只是时间问题,实在舍不得老公公一个人在外面。

    陆永芳摆手,“钟乳洞现在的样子正好,万不可动它,在外面我也一样能修炼,至于灵蹊,她两边都能跑跑。”

    对孙女,现在他已经彻底放心了。

    ……

    在世人眼中,仙人天上来天上去,能见到一次,已是累世积福,自然不会有人脸大的去问人家到哪去了。

    狼盗留下的粮食,被陆永芳抽空做了不少熟食,装在一个又一个大木桶中,收进储物袋。

    榆寨好像又回复到以前的平静,透过张老虎,陆家只悄悄收集寨里沾染了灵气的牲畜,做着离开的准备。

    没人知道,凉山数十万里外的大山深处,百多个元婴真人,正紧张研究虚浮空中好像被血色染红的古画,研究它偶尔大发慈悲甩出的符文。

    “大家注意,西狄人来了。”

    千道宗长老凌风真人收到自家灵宠传来的消息,先提醒了一句。

    果然,众人刚把视线转过来,就见数十道人影从远方倏忽而至。

    “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为首的紫裕上人一幅笑弥陀的样子,“怎么样?诸位知道怎么进了吗?”

    “先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

    飘渺阁阁主秋宇笑着道:“元婴真人进不了。所以不论你我,都只能在外面干瞪眼。”

    “噢?”

    一群光头一齐望向那张血色古画,“那结丹真人呢?”

    “呵呵,你们可以派人试试。”

    “哈哈,那就试试。”

    让秋宇等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光头,居然抬手就把灵兽袋中,遍体凌伤,又晕晕乎乎的七阶鹫鹰扔向古画。

    唳!

    就要接近古画时,那片虚空好像出了一个极大的漩涡,鹫鹰意识到危险,慌忙挣扎时,却已迟了。

    漩涡锁定了它,咻的一下,就把它抓了进去。

    只是,原本跟古画差不多大的鹫鹰,在被漩涡收到古画时,瞬间变得比蚂蚁还小,若不是他们一个个的眼神好,都要找不到它了。

    唳……

    微弱的惨叫声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那应该是鹫鹰的地方,变成了一点嫣红,血腥气随之传来。

    “噢!我忘了说了,”秋宇真人看他们一个个全都沉了脸,非常好心情地道:“这五行天地,以妖兽试,不论什么阶位的,它一概灭杀。”

    什么?

    西狄众人的面色个个难看起来。

    不能以妖兽试,难不成要他们自己亲身进去?

    “不知你们哪位道友高义,玉陨于五行天地?”既然知道元婴不能进,那想必他们已经有人以身试过了,紫衫上人好像非常诚恳地道:“我等总要在他牌位前上柱香。”

    “呵呵,叫道友失望了。”

    秋宇真人笑得尤其和善,“能进不能进,到时间,它会自行告诉我们。”

    但具体什么时间,他可不会那么好心地跟他们解说。

    “又来了。”

    不知谁喊了一嗓子,众人抬头,只见血红古画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慢慢的,有些地方的红色似乎堆积起来,更为显眼了。

    只是它们半晌没动,西狄人来的迟,跟着瞅了好一会后没什么发现,非常想不耐烦,可这边的修士,却个个犹如打了鸡血般,异常认真地盯着。

    他们生怕这是什么好东西,不敢错过,只能陪着,一头雾水地盯着。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大家分站两边,经纬分明。

    古画的红斑在大家一眨不眨的目光下,慢慢壮大成形,紫衫上人的耳朵突然动了动,他听到修士一方,很多人的心跳,在这一会都快了些,忙振作精神,正要好好看,就见红斑似乎泄成了一个符文,剥离时由小化大,瞬息而下……

    红色的光芒透过大家的身体,瞬眼消于天地。

    这?

    紫衫上人的面色凝重起来,符文成形的太快,他还没临摹出来呢。

    他的神识迅速四瞄,想要找到修士一方用来记录影像的镜光阵或者留影玉,可是一瞄再瞄,却什么都没发现。

    而修士一方,好些人还在思索刚刚落下的符文,似乎他们真的不曾留影一样。

    “留不了影!”无嗔上人拿着他福至心灵摸出来的留影玉,非常遗憾地道:“在这里,这东西好像废了。”

    那么怪不得了。

    紫衫心下一叹,“秋宇,说好的,大家合作,你们先一步来此……”

    “哈哈!那没办法,锁龙印本来就没你们西狄人的事。”秋宇真人一口打断,“各位来得迟,要怪也只能怪路途遥远。”

    二十万里不能动用灵力的寒漠,说危险也有些危险,可是这些家伙,居然没用一年就赶了过来,他不佩服都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