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二十九章 灵舟
    “啊啊啊……”

    惨叫声,在空寂的山林中,不知传了多远。

    电光火石间,被藤蔓绑在葫芦上的朱倩母子,根本脱不了身,无数枝叶从脸上身上划过。

    嘭!

    地面好像震了一震,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母子两个,还没醒过神来,余海已经追着他的葫芦,磕磕盼盼地从树枝上借力好几下,也落了下来。

    不过,这里怎么会有人?

    十数米外,那个坑洞里,一大一小,蒙着面想跑的是谁?

    “朱培兰!把东西留下来。”

    可是已经迟了,陆灵蹊拉住爷爷,迅速站上放大的灵舟,‘嗖’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朱培兰,你给我站住!”被绑着各种不便,稍有些清醒的朱倩也连忙叫道,“站住,站住,听见没有?”

    但后面的哭闹,陆灵蹊和爷爷完全顾不得。

    他们上天了呀!

    啊啊啊!

    天上的风好大!

    祖孙两个都是头一次上天,紧张、期待、新奇、兴奋……

    蹲下的陆永芳紧紧抓着船帮,不过,预想中的歪歪扭扭,全然没有,甚至没过十息,连大风也没了,灵舟平平稳稳。

    “嘿嘿!有灵气护罩!”

    陆灵蹊挠挠头,笑得见牙不见眼,“我们家的灵舟等阶高,爷爷,舒服吗?”

    自然!

    陆永芳慢慢站起身体,碧蓝的天空,缩小的群山,啊啊啊,一瞬间,好像心胸都开阔了好多,真是好舒服,感觉伸手就能触到蓝天一般。

    他长吸了两口气,一下子就喜欢上飞行了。

    怪不得祖宗被贬至此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们回到修仙界,原来飞在天上的感觉这么好。

    陆永芳突然之间有些泪目,祖宗做梦,只怕都想回到曾经的家园。

    “爷爷,那人追过来了。”

    曾经呆过的秘林,道人又踩在葫芦上,这次他没带另两个人,只大呼小叫地追了过来。

    但是陆灵蹊不怕他了,“不过,他肯定追不上我。”

    好东西就是好东西。

    一个连灵气护罩都开不了的葫芦,拿什么本事,追他们家的灵舟?

    她微一加速灵力输出,灵舟如离弦之箭,把那葫芦远远甩在后面。

    “爷爷,我们可能都不需要跑,我的修为,好像比他还高那么一点点儿。”

    至少她御舟的时候,没有歪歪扭扭,灵气和神识配合得当。

    “他们有三个人。”

    陆永芳看到道人再也追不上来,很为孙女骄傲,“按祖宗手扎所说,如果这是对你心生杀意的人,当时,我们或许就不该跑,而是趁他们摔得七荤八素之迹,以绝对手段,先把他们杀了才对。”

    嗯?

    也是噢!

    陆灵蹊眨了眨眼,感觉爷爷好像有些变了。

    “傻孩子,修仙界,好像就是这样。”既然孙女已经确定要混修仙界了,总不能再墨守凡人世界与人为善的那一套,“那道人是长生观的,插足蛇谷,定也是抱着分一杯羹的想法。”

    长生观仗着与皇家的关系,巧取豪夺四方所有年份长的灵药。

    “见到了我们,说不得也会杀人夺宝。”

    朱家两个男人,为了储物袋都同归于尽了,更遑论外人。

    “蛇谷没了东西,也许那对母子还能活命。”

    他在下面看得清楚,道人瞅那母子两个的目光都不对。好在,他们现在什么都没了。

    “爷爷!”陆灵蹊靠近爷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想办法,让他倒尽霉!”

    她到底说不出,我必杀人的这句话。

    从小到大,父亲和爷爷只有救人的份,对不开眼的,也只会暗地里用医家的特别之法教训,从来都没真正见过血。

    让她一下子杀人……

    真心做不到啊!

    陆永芳拍拍孙女的肩头,“对,我们不惹别人,但别人也不能惹我们。”

    他笑得很是畅快!

    陆家确实一直与人为善,那是因为,他们施予的那一方,确实值得他们救济。

    但这不代表,他们家就是软柿子。

    “当年,长生观抢了我们家的四百年人参,后来所有经手人员,都被你太爷爷修理了一顿,就是当时长生观的观主,也因此受困于腿疾十多年。”

    若不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大水,说不得,他们家还是四世同堂。

    陆永芳很遗憾父母和爱妻,早早陨了,否则看到灵气复苏,该是多高兴啊!

    “我们家与长生观还有这渊源啊?”

    陆灵蹊诧异她才知道这事,“爷爷,您应该早点说的,您早说,我……我或许就敢拼一把,把他的葫芦抢来了。”

    “噢?哈哈!哈哈哈……”

    对上孙女亮光闪闪的眼睛,陆永芳大笑,“那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抢。”说到这里,他指向远处那片奔涌的瀑布,“从那里走,让灵舟顺水而下,我们也一样能走乌江。”

    陆灵蹊回头看了一眼,早就追没的人,高高兴兴地转道。

    这边,余海费了老大的劲,越追越远后,气得想杀人。

    忙了几年,交好朱倩朱二,结果最大的一条鱼居然漏了。

    原以为挑着陈强和朱二不和,他可以在这里面多捞点好处,结果,两个蠢才,居然在背地里一齐防了他一手。

    可恨,可恼!

    他们防就防吧,为什么不能多撑一会,非要在他迟的那一晚上死?

    “余哥!我们在这。”

    “……”看到那奋力挥手的两个人,余海强自按下心中杀意,“我回来是要告诉你们,还要再追一追,你们自个回去吧。”

    他调转葫芦,再不管他们。

    “娘!”

    “嘘!”朱倩看着天上渐行渐远的人,不知怎的,反而露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走了好,走了我们就安全了。”

    啥?

    陈鼎有些呆呆的。

    “把他叫过来,只是想为我们母子,在你爹和你舅舅那里,多弄点好处。”

    可惜,他们居然那样死了。

    若说一点也不难过,那肯定是假的,毕竟陈家和朱家的两个储物袋,都被朱培兰那个小孽种给抢起了。

    不过……

    “你爹和你舅舅一齐死了,东西……也幸好全丢了,要不然,这余海肯定也不会放过我们。”

    朱倩叹了一口气,“走吧!财去人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