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十三章 痛苦进阶
    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但陆灵蹊却在四蛋身上泛起的青光中,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木灵气和另一种好像风一样的气息。

    它们在他体内疯狂肆虐,再不救恐怕就要炸了。

    陆灵蹊手比脑子快,几指连点,暂时定住他的身体,“四蛋哥,跟着灵气走。”

    危急时刻,她没办法一句一句地解说陆家的炼气决,只能强力以自身灵力,冲进他的筋脉。

    “不要光想痛,带着那些狂暴之气,顺着筋脉,跟我一起走。”

    四蛋感觉骨头筋肉都在被什么东西一遍遍地重组,恨不能一死。

    他想求大家给他个痛快,可是痛的却说不出来。

    “四蛋哥,不要怕,努力跟着我动的路线聚拢那些狂暴之气。”

    陆灵蹊一边安慰他,一边朝张老虎道:“张爷爷,您快帮他摆成我打坐的样子。”

    张老虎哪敢不听话?

    小心扳着四蛋的身体,帮他坐好。

    自始至终,陆灵蹊的手都不曾离开他的后背,炼气决强行运转在他体内,在四蛋身体都要涨开的时候,终于带动一丝淡青和深青的灵光进入筋脉。

    早已经绝望的四蛋在万千好像针扎一样的痛苦中,很快感受到那一小段筋脉的温顺,忙把所有心思都沉到那一段去。

    他痛得想死,却又无处可逃,现在终于能逃到那里,犹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哪里敢放弃?

    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大风险的陆灵蹊,与同样什么都不懂的四蛋,就这么在一众围观之下,修起炼气决。

    狂暴的木灵气和风灵气,在四蛋异常集中的精神下,终于更多地附入随炼气决功法运行起来的筋脉中。

    轰!

    一周天后,丹田在瞬间开辟,无数灵气冲进,四蛋控制不住地全身抖动,他还不会约束灵气,一切全由身后的陆灵蹊引导,可是陆灵蹊顾得了他,就顾不了自己,大股的灵气,好像找到更好的宣泄地,也冲进了她的身体。

    “啊!”

    陆灵蹊一声闷哼,忙把功法也运行起来。

    但是一心二用她做不到,四蛋肿胀的身体刚刚缩回一点,没一会又肿了回去。

    陆灵蹊没办法,只能再帮他把功法运行起来,“记住,一定要记住功法运行的轨迹!”

    她一边忙自己,一边又忙他,灵气运行自然就慢,冲进的灵气,不能顺遂流转,原地停留下,不可避免地冲撞筋脉,一点点地把它们拓宽。

    围观的一众,先见到四蛋皮肤渗血,慢慢又看到陆灵蹊白嫩的皮肤也在往外渗血,全都吓得不行,以为那会传染。

    “退后退后,快退后。”

    不知是谁说退后,小孩子恐惧之下,全都跑远,

    大人们虽然顾忌着陆灵蹊,顾忌着四蛋,脚步还是不可控制地往后缩。

    好痛啊!

    陆灵蹊被不停冲撞的灵气,折磨的想哭,眼泪也真的流了下来,可是她不敢放手,因为一放开,四蛋可能‘嘭’的一声,就要炸了。

    为了不让他炸了,她只能顶着痛,尽可能地护着他们两个都不要被灵气撑死,苦苦挨着。

    时间对他们来说,好像过得特别艰难,只是谁都没办法放弃了。

    天慢慢地黑了下来,张老虎赶走大部分人,带着几个青壮在这守着。

    可是,两个孩子好像一点变化都没,小身体一直在抖,却又一直没倒下。

    夜,慢慢地深了,西北风轻啸着好像专往人身上钻,打了个抖的张老虎生怕他们冻着,交待几句后,与几个青壮帮他们抬来四堆稻草,先把风挡着。

    不是他们不想给二人裹被子,而是听说,习武之人,在练功关键的时候不能随意碰。

    四蛋是不是练功,他们不知道,但陆灵蹊好像是练功啊!她好像还在指导四蛋练功,在小丫头没开口前,张老虎哪里敢乱动他们。

    好在一夜过去,两个孩子都没死,大家的心都定了些。

    此时四蛋虽然能勉强记得灵气运行的轨迹,可是想管它们,还有些力不从心,大部分时候,还是要靠陆灵蹊帮忙。

    没人知道,她丹田里的灵气早已经积累到一个度,被她压得隐隐生痛。

    按理说,此时冲击炼气二层正当时,可是体内一些细小筋脉都被灵气撑伤得厉害,她一时不太敢,生怕弄个伤上加伤,努力想把时间往后再推一推。

    但是,她能推一时,四蛋那里,好像推不了。

    陆灵蹊感觉他自开辟丹田后,那个引发灵气暴动的家伙,就住到了里面,并且跳着蹦着。

    它硬生生地让从没修炼过的四蛋承受灵气暴体之痛,根本不管他能不能承受,现在她好不容易帮他把命保住,这东西,又在丹田灵气刚到炼气二层临界点时,逼着他进阶。

    真他娘的。

    陆灵蹊非常想暴粗口。

    祖宗手扎上说,修仙界有些宝物,在修为没到时,是不能要的,要不然,哪怕别人不抢,宝物自己也能把人玩废掉。

    它现在好像不仅要玩废四蛋,还要玩废她。

    四蛋一旦进阶,丹田冲出的灵气,肯定会带动她,到时她也压不下。

    一夜的痛苦,肯定还要持续。

    “我不行了,好痛!”

    四蛋不知什么进阶不进阶,只知道丹田那里越来越鼓,可是陆灵蹊引导过来的灵气,好像还在压。

    轰!

    没办法,陆灵蹊只能松手。

    四蛋丹田一震,高速旋转的灵气一下子冲出。

    为了能少痛一些,他自然而然加速灵力在筋脉中流转的速度。

    陆灵蹊一边给他帮忙,一边防着她自己。

    可是,一心二用的结果就是,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

    轰……

    昨夜的痛苦,果然又轮回了。

    二人早就结好的一层血痂慢慢破开,也幸好此时的四蛋不再需要她时时看顾,二层的灵力,以及拓宽的筋脉,跟她最开始的一层,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好一会,才缓过劲的两个人不敢乱动,想等着那个玩灵气暴动的家伙自己停下来。

    但是这一等,便是日升到日落,日落又日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