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摘仙令 > 第十二章 木珠
    马很老实,哪怕换了主人,也是指哪走哪。

    可是因为时疫,大路早已不通,陆灵蹊不认识小路,但她会用笨办法,依着官道从旁边的村寨跑。

    也幸好为了赶时间,连马料她都在原主人那里,买了一袋子驮着。要不然,停在哪个村寨,安全方面都不敢保证。

    她还是太小了啊!

    哪怕现在已经重新缚了头发,如以前跟着爷爷般,扮成了假小子,但骑着一匹马,没有大人跟着的小子,总会让某些人心起邪念。

    深夜,陆灵蹊把马拴在荒郊野外的背风之地,伺候它吃喝好,才拿起父亲准备的大面饼填肚子。

    她不知道那修为甚高的少年现在到哪了,万一人家有飞行灵器……

    那种万一,她根本不能想,因为一想,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她现在只能想,那少年,怎么就知道狼盗的?

    怎么就那么肯定地知道狼盗秘不示人的宝贝?

    甚至人家还没得到的宝贝?

    难不成也跟那个千金一卦的彭先生一样,能未卜先知?

    陆灵蹊总觉得哪不对,但她一时又分析不出来,在各种愁中,只能希望父亲给她去信的时候,也给家里去了信,爷爷和母亲若是知道榆寨有灵气,或许已经在地动前动身。

    如果那样就好了。

    爷爷的名头大,地动之后,被官府或者什么人截下来治时疫,所以没到榆寨也非常有可能的。

    她在各种想中疲惫睡过去,直到太快亮,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一个净尘术,先让自己干净精神起来,再给马弄吃的,彼此都弄饱肚子后,接着赶路。

    一连四天,她才终于赶回贺兰城,转道熟人守的西门处。

    “灵蹊?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守城的刘满仓看到她时甚为奇怪,“不是说你随你爹到林城走商了吗?”

    “刘叔!”陆灵蹊跳下马来,把早就想好的说词说出来,“这不是地动吗?我爹不放心家里,让我和陈爷爷先回来看看,陈爷爷年纪大了,还在后面呢。”

    “你家房子好,就倒了一间厢房,其他都没事!”

    刘满仓先给定心丸吃,“不过,陆叔和你娘,地动的那天一早,才开城门就坐马车出城了,具体到哪我不知道。”地动,还是在外面稍为安全一些。

    “噢!”

    陆灵蹊的眼睛都亮了,“那我家药馆只有胡爷爷一个人坐馆吗?”

    “可不是!”胡医师虽然也不错,但跟陆叔一比,还是差了好些,刘满仓很遗憾,“你这一路,其他地方的时疫如何?”

    “很严重!”

    “唉!那你快回去吧!”

    “不了,我爷和我娘可能在前面的村镇,我们错过了,我去他们。”

    她可不敢回家了,在没有还手之力前,一家人最好都不回去,“刘叔,您帮我去买些上好马料来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

    刘满仓接过她的一两碎银子,跟旁边的守门兄弟说一声,没多大会,就帮她把马料装满了。

    挥手告别,陆灵蹊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贺兰城。

    她不知道,陆家其实早在一天前,便被少年暗中翻过了。

    不仅被翻过,借着某些惑人法术,人家从陆家几个伙计那里,把该打听的,基本都打听了一遍。

    什么手放上,有时候能变色的玉石,什么陆家人有家传的武功,常练可长寿,林林总总,就是没有十八子木珠的消息。

    变色的玉石,少年知道就是测灵石,陆家没意外,也是从修仙界而来。

    在这灵气湮灭的地方,虽然不怎么能修炼,但后辈子弟,却也沿袭了修仙界的传统。

    只是没有木珠……

    少年很失望,他现在怀疑自己出手得太早,周康最先的三个机缘,被他漏了一个。

    但现在,他也没时间再在这里浪费了,寒漠荒园大变,当年沉浸在这里的上古宝物,还有好几件,他得抢在前头,把该有的机缘抢到手上才行。

    所以,陆灵蹊日夜担心的事,根本就不存在。

    还不知道的她,现在只放下一半的心,地动的时候,爷爷和娘在马车上,虽然会受惊,危险却没有。

    爷爷的名气大,因为时疫在路上耽搁,倒是很正常。

    只要没被那少年发现,安全方面,她不担心。

    而且,在知道榆寨有灵气后,以爷爷的精明,也不可能把祖宗留下的东西还留在家里,肯定随身带着。

    回头的路,她终于没那么急,也不再刻意避开官道。

    “到哪?这里不能走,你不知道吗?”

    鹰嘴镇前,两个守路的官兵拦下她。

    “知道,两位大叔,我是想向你们打听一下,陆家药铺的陆永芳老爷子在镇上吗?”

    算时间,地动的时候,爷爷和母亲,不在这个镇,就在前面的狮子岗。

    “陆永芳?”

    拦她的两人对视一眼,“在,不过,他是医者,现在不能出镇。”

    “噢!”陆灵蹊心下大松,反而露了个特别灿烂的笑容,“大叔,我是他孙女,我不进去,只麻烦你们告诉他老人家,我好好的,在原来的地方等他们。”

    她非常机灵地摸了二两银子递过去,“这给两位大叔喝茶。”

    “行!我们一定帮你的话带到。”

    不要说小丫头这么机灵,就是不机灵,医药传家的陆家,他们也想交好呢。

    再次挥手告别,陆灵蹊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原路回榆寨。

    见识了真正的修仙者,她舍不得大好时光,浪费在外面,也不敢浪费在外面。

    时隔八天,把张老虎都急坏了,他都不知道,陆灵蹊一个小丫头,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进震后的凉山,还把狼盗的藏宝找着了。

    跟着四蛋,看到那一箱财宝的时候,可把他老人家吓坏了。

    好在,四蛋也是好孩子,那箱东西,他们两个连夜搬,事后那小子也一个字都没跟家里人透露,非要等灵蹊回来商量。

    有银子,他们就能买到粮,一老一少都不是拘泥之人,拿十两银子从李家庄买了好些回去。

    对外的说法,就是陆灵蹊临走的时候给的,她现在回去,可能还会帮他们想办法。

    “我的小祖宗,你可回来了。”

    看到一身风尘,脸冻通红的假小子,张老虎都想把她拎起来打一顿。

    “张爷爷,我爷在鹰嘴镇帮忙治时疫,等那边忙好了,肯定就会过来。家……这边没事吧?”

    “你说呢?”

    张老虎瞪她,带她到没人的地方,“那狼盗的财宝是怎么回事?”

    “噢!那个呀……”

    她正要组织措词,远处突然传来四蛋的惨叫,那痛苦的声音,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大跳,一齐冲过去。

    此时的四蛋,身上居然泛起了一股子青光,他整个人却像煮熟的虾子,在地面痛苦地打滚,没人敢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