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浮引三生 > 第一百六十六章:那年--木族南斯(2)
木头看着此时已经陷入癫狂的木宁儿,终于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也就放弃了。

也罢,只要她能开心,那不管是刀山火海,他都会陪着她。

木族内,终于睡了一个好觉的洛夕然正缠着子书给她讲她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南斯在一旁作陪。

这时,有人进来对南斯说木族外有两个黑衣男子求见族长,问她去不去见。

两个黑衣男子,南斯立马想到了是谁。

自己明明跟他说过不要再来了,他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他就是不听呢。

南斯顿时急了,她生怕各位长老们得到消息将他赶出去。

“子书、夕然,你们两个先讲着,我去去就来。”

说着就要往外跑。

幸好洛夕然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南斯你这么急着去干什么,莫不是要去会你的情哥哥?”

洛夕然自从听了人界的话本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总是想着自己身边人有一天也能遇到美好的爱情,最好是再来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虐恋。

“胡说什么,族外有人找,我去看看而已,哪有什么情哥哥。”

“哎,见人就见人嘛,你脸红什么,你肯定有问题。

不行,我一定要跟你去,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叫人了。

我就告诉你们全族人你有情哥哥,要急着去见。”

洛夕然这贱贱的小表情,让南斯不得不投降了。

罢了罢了,让夕然知道也总好过被各位长老知道。

“那你必须跟我保证你不会胡说,我就带你去。”

“好,我答应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胡说的。”

“走吧。”

“等等,子书,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刚好我也能休息一下,我等你们两个回来给我讲。去吧。”

“嗯嗯,那你就先休息,我们很快就回来。”

“这次总能走了吧。”

南斯在一旁都快急死了。

“行了行了,你这幅样子,说不是去见心上人我都不信。”

洛夕然被南斯拽着跑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吐槽。

平时要走半个时辰的路,硬生生被南斯缩短到了一盏茶的功夫。而洛夕然很给面子的没有踩错路。

眼见着就要到门口了,

“哎呀你慢点,我快不行了,你这跑的也太快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急着去成亲。”

“你...你又胡说什么,我只是想快点解决了外边那个麻烦而已。”

说着说着,南斯又脸红了。

“你这样子,真的很像一个怀春的少女,别想否认,我在人界听话本子的时候可是见到过的。”

“随便你说什么,我先去把那人打发了。”

原是她们两人已经走到了族门。

“去吧去吧,一会儿回去了再审你。”

洛夕然就在族门口站着看门外的两个黑衣男子。

那前边一人长得还算是俊俏,可是看到后边时,她有些许的无语,还真的是‘黑’衣人啊,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唯有那双眼睛,亮的惊人。

不知,那黑袍下的脸是什么样的。

而门外的黑羽也察觉到了没这边洛夕然的目光。

可是等他将目光移到洛夕然身上时,洛夕然已经移开了刚刚一直盯着人家看的眼。

“你怎么来了,不是与你说过长老们不喜见你吗,你还这么大胆子。

幸亏我已经从秘境内出来了,若是你早两日来,说不准你要面对的就是几位长老们的脸了。”

“我想你了,自然是就不自觉的来了,怎么,这木族外的路可不是归你们管的,还不许我来了吗。”

“你啊,总是那么冲动。下次要是再这么鲁莽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下次一定提前派人给你报信,你这次就饶了我呗。”

唯恐南斯生气了的夜琚琛赶忙哄她。

噗嗤~

实在是没忍住的南斯笑了。

“好啊你,原来是故意装生气来骗我的。哼,看我抓到你不给你尝尝我的厉害。”

夜琚琛说着就向南斯伸出了手。

“别别别,我极怕痒,你又不是不知,羽族大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小的这次吧。”

“唉,看你这么真诚求饶的份儿上,大爷我这次就先饶了你。谁让你是大爷我放在心尖儿上的人呢。”

这就是南斯每次和夜琚琛见面的常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南斯总是快乐的。

但是,这快乐总是短暂的,因长老们不喜羽族之人,也不让她和他们来往。

刚刚一见到他忘了现在处境的南斯很快把情绪调整过来。

“既是来看我的,如今你看也看了,快走吧,别让长老们发现了,那就永远都见不到了。”她冷冷的说。

就是再不舍得,也得让他快走,她虽然不想再让两人深陷进这段不应该有的感情里,可是,再见到他还是会抑制不住的想要有一个未来。

但目的还没达到的夜琚琛怎么可能肯走。

“要我走可以,但你答应我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你要原谅我。”

夜琚琛本是想跟南斯说木宁儿的事,话临出口却改了,他想是不是可以借此让他的铃儿在知道他做的错事后原谅他。

“你做错事?只要你没有做伤害木族的事情,我可以考虑原谅你。好了,长老们要发现了,你快走吧。”

南斯这么敷衍的回答在夜琚琛听来却犹如天籁,真好,他的铃儿会原谅他的。

如此,他也就放心了。只听到了后半句的夜琚琛还没有仔细想南斯话中的意思,就顾着开心了。等日后他将此事拿出来求原谅的时候,难过的还是自己。

“好,你既已答应我了,那我这就走了,不然我将黑羽留在这里保护你吧,我不太放心。”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不知吗?”

夜琚琛日常调戏南斯-装柔弱、扮受伤。

“没有就好,留下黑羽就不必了,这木族这么多侍卫,能将我保护好的,我很信任他们。”

“那好,那我就走了。”

夜琚琛边走边回头看,甚是不舍。

“快走吧,还看什么呢。不怕被打啊。”

南斯急切的催促他,生怕被长老们发现。

终于已经看不见他们了,一直在门后的洛夕然从后边出来。

“人都走远的看不到了,你还看什么呢?”

故意走到南斯面前,踮脚远望。

“你就别笑话我了,咱们可说好了,你不许跟被人说。”

“我洛夕然说话自然算数。”

“走吧,我们回去了,子书应该都要等急了。”

“好。”

等二人离开门口后,从门后又走出一个人,赫然就是说要在屋里等她们的子书!

“这两个人,这么不注意,若是我不在她们身边了,只怕会被人掳走卖掉。”

子书看着两人的背影,很是无奈

“刚刚那两个人中的侍卫,分明就是方才我在河边看到的那人。看来,水县的事与刚刚那主仆二人脱不了干系。

我且先回去,看看能不能从南斯嘴中问出些什么。”

子书若有所思的从洛夕然和南斯刚刚来时的路回去。

“子书,你去哪里了?我刚刚和南斯回来没看到你,把我们俩吓坏了。”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去了趟茅厕,你们两个也太小题大做了。

人有三急嘛,怎么这也能吓到你们。”

“那就好那就好,你没事就好。”洛夕然暗暗松一口气,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说。

那模样甚是可爱。

“你啊,总是不让人省省心,我刚还打算若是回来了还看不到你们两个就去找你们了呢,还好你们回来了。

“以后不会了,请子书仙君放心。”

“夕然仙子这话,不知子书可否信啊。”

“可信可信,自然可信。南斯你说是吧。”

看她们两个互相打趣,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的南斯:......

“你什么样儿我还不知道吗,别难为人家南斯了,来,跟我说说吧,你们二人在门外都看见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

还不待洛夕然开口,南斯就提前抢答了她的话。

“南斯!子书是别人吗?肯定不是啊,所以告诉她是可以的。”

“那,好吧。”

洛夕然难得看南斯吃瘪一回,莫名的开心。

“夕然,别闹了,跟我说说,你们刚刚遇到什么了?”

“我刚刚陪她到门外就看到了两个黑衣男子。其中一个好像是什么族的公子,模样倒还可以,可惜就是人有点傻。

至于另外一个嘛,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除了那双眼睛以外,我什么都没看到。”

“哦?什么人竟然能让木族的族长亲自出去会见呢?”

子书一脸戏谑的看着南斯,而南斯的脸都快红的滴血了。

“哎呀,子书仙君有所不知,这南斯族长啊,刚刚拽着我,死命的往门口赶啊,我使了吃奶的劲儿才跟得上。我真的太辛苦了。”

“南斯拽着你走,她都没说累、没嫌你重,你倒是说说,你哪里苦了。”

“我错了还不成吗,你们两个不用合起伙儿来埋汰我啊。”

“算了,暂且放过你。”

“多谢南斯族长大人大量,小的感激不尽。”

一听洛夕然这般口气的调侃,南斯又想起自己刚刚在门口跟夜琚琛的对话,本来都慢慢不红的脸,蹭的一下又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