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六百四十四章 我也想这么说
    三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以谭洛兴的身体为中心,轰然扩散开来,紧接着小乾坤崩塌殆尽,肉身爆为一团血雾,身陨道消。

    同为六品开天,杨开早在当初刚晋升之时便能力挫玄阳山大山主茅哲,更不要说这么多年来的雄浑积累。

    无论是小源界力量,借星界天地之力,还是最近一直在那罡风神通中斩杀风灵,都让他小乾坤的底蕴得到极大的增强。

    等闲六品开天与他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若谭洛兴理智尚存,或许还能与他交手一番,然而心性扭曲的血奴,只被仇恨和杀机蒙蔽,恃强凌弱是一把好手,对上杨开这样的更强者,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之前被杨开轰飞出去的那位血奴,再次杀回,此人一身几乎被打散的血雾重新凝聚,犹如沸腾了一般,人未至,那血雾翻滚成一只巨大血手,朝杨开当头抓下。

    杨开抬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把抓住了苍龙枪,提枪朝前刺出,化作一片枪影。

    血手崩碎之时,漫天枪影也化作一道,那去而复返的血奴如一条大鱼般,被杨开挑于枪尖之上,长枪贯穿了胸膛,透体而出。

    血奴却是没有立刻死去,喉咙里发出一阵困兽般的嘶吼,张口一道血箭喷涂而出,小小血箭却是凝聚了一位六品开天的全部力量,面前便是有一座乾坤世界,也能被打个对穿。

    杨开偏头避过,脸颊被强大劲气刮的生疼。

    长枪一抖,世界伟力催动,直接将那挑于枪尖上的六品血奴上半身炸的稀烂,只剩下毫无生机的下半身,朝虚空深处飘荡。

    三息,仅仅只是三息时间,被血鸦神君派遣出来的两位六品血奴便死于非命!观杨开杀这两位血奴的手法,简直不比屠鸡宰狗困难多少。

    血鸦惊悚!

    上一次见杨开,才不过区区帝尊而已,若不是依仗身边有强者守护,连跟他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可今日再见,竟已强悍如斯!

    更让血鸦惊疑不定的是,杨开分明是六品开天,并非他所知的五品!

    短短数十年光阴,杨开就算积累的再怎么了得,底蕴也不该如此雄浑才对,这等实力,没有数百上千年的积累,岂能达到?

    震惊之余,那一直包裹着许望的血云翻滚开来,一只只双目赤红的血鸦忽然从中飞出,铺天盖地地朝杨开涌将过去。

    杨开冷哼一声,空间法则催动,咫尺天涯!

    面前虚空仿佛被无限拉伸,那密密麻麻的血鸦纵然奋力朝杨开飞涌,却依然停滞原地,慢如龟爬,仿佛一头撞进了一处奇特的空间。

    虚空微微一震,万千血鸦便已化作血雾。

    杨开提枪,一步迈出,从那血雾之中穿过,一枪朝血云刺去。

    枪入云中,杨开世界伟力催动,却如石沉大海。

    血鸦的怪笑声响起:“小子就这点本事?”

    杨开实力固然强大,可他血鸦也不是随便揉捏的软柿子,八品开天的底子摆在那,如今又尽参大衍不灭血照经,七品开天不出,谁又能奈何得了他?

    更何况,这些年他又不是没从万魔天七品开天的手下逃过命!

    “我有多大本事,你试试便知!”杨开不为所动,手腕抖动间,漆黑的金乌真火瞬间弥漫而出,顺着刺入血云中的苍龙枪,一路烧了下去。

    火光熊熊,血云翻滚,两人的世界伟力不断碰撞,引至四周虚空扭曲不断。

    “不过如此!”血鸦讥笑,抵挡金乌真火灼烧之际,甚至还有余力从那血云中再度分出一只只血鸦,朝杨开发起自杀式的攻击。

    杨开周身空间法则不断涌动着,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护,血鸦撞击而来便化作一团团血雾,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周身血雾逐渐浓郁,有慢慢将之包裹的迹象。

    而一旦真被这血雾包裹,势必要落入跟许望相同的遭遇,被困其中,不破血雾便永远也无法脱困。

    半盏茶功夫,杨开已只剩下朦胧身影。

    血鸦怪笑一声:“抓到你了!”

    话落之时,之前被杨开击杀的谭洛兴和另外一位血奴留下的精血忽然活了一般,化作两道血虹朝杨开覆盖而来。

    杨开却恍若未闻,只是咧嘴一笑:“巧了,我也想这么说!”

    隔山打牛,寻迹而动,长枪一抖,一股雄浑的力量直击血鸦的小乾坤世界。

    打牛这秘术被金师姐冠以无赖的评价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对敌之时若是不催动世界伟力,便无法发挥出开天境的实力,可若是催动世界伟力,便给了杨开寻迹探幽的机会,对上这样的诡异手段,当真是左右为难。

    杨开不知这世上有没有直攻开天境小乾坤的神通秘术,不过想来以各大洞天福地的深厚底蕴和悠久传承,肯定是有的。

    然而应该都是这些顶尖势力的不传之秘!而且效果绝对不可能有他参悟出来的打牛秘术好。

    这毕竟是他以空间法则催动。

    这秘术想要成功施展,需得有一个前提,循着敌人施展世界伟力的那一丝丝微不可查的气机,精准探寻到敌人小乾坤的所在。

    打牛秘术的关键便在这一点,只要让杨开有机会探寻到敌人小乾坤所在,他就能让敌人吃上一个闷亏。

    先前那谭洛兴便是被他施展打牛秘术,不断震动小乾坤,导致堂堂六品开天被拿捏在手,根本无法有效对催动世界伟力反抗,最终被杨开轻松击杀。

    谭洛兴的心性被扭曲,眼中只有仇恨和杀机,那一丝本应该缥缈无痕的气机极为容易把握,所以杨开能在一瞬间便将他制服。

    但想要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血鸦,就要费一些功夫了,血鸦的小乾坤可不是那么容易探寻的,杨开一枪捅入血云中,没能建功,顺势与他对拼世界伟力,看似是无可奈何,何尝又不是有意为之。

    半盏茶的功夫,足够杨开寻迹探幽,直捣黄龙。

    是以当两位血奴精血所化的血雾将杨开身形笼罩之时,打牛秘术也在同一时间催动出来。

    凝聚成云的血雾在这一瞬间猛然有溃散的迹象,小乾坤仿佛被人狠狠锤了一下,瞬间动荡不宁,血鸦只感觉一阵头晕眼花。

    不等他回神,血云内部便忽然爆发出一股庞大的力量。

    心中惊呼不好,再想压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被困多日的许望身化流光,从血云之中冲杀而出,衣衫猎猎,狂发飞扬!他好歹也是明王天的六品,对战机的把握自然炉火纯青,虽不知困束自己的血云为何在那一瞬间有所松动,却也清楚那是他脱困的关键。

    积攒多日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爆发,总算重得自由。

    举目望去,许望一眼便见到了手提一杆长枪的杨开,又看到了那两个之前一直在袭杀他的血奴,还有由血云凝聚的一道身影。

    血鸦神君!说起来憋屈,被困了这么多天,差点真被人家炼化成一团血水,直到此刻许望才算真的见到这位臭名昭著的复生之人。

    那是一个看起来面色有些阴鸷的青年,据许望得到的情报,这青年的原身理当是出身大千血地的一个叫周毅的弟子,不过被血鸦夺舍之后,周毅的神魂肯定已经被吞噬了。

    此时此刻,血鸦一脸惊悸地望着杨开,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一副吃了大亏的表情。

    这局面印入眼帘,许望哪还不知是杨开救了自己一命。

    表面不动声色,内心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位杨师弟竟然没死在那罡风神通中?要知道距离上次见他至今,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时间了!他竟能在罡风中坚持半年之久?

    如此想来,那消失的风灵,肯定也与他有关,否则根本解释不通。

    更让许望惊讶的是,半年时间而已,这位杨师弟的气息比起之前似乎更加雄浑了一些,比起宗门内那些常年滞留在六品之境的老不死们都只强不弱。

    许望很想问问杨开那些风灵去哪了,但此时此刻显然不是问这些的好时机,只是冲杨开微微颔首,算是谢过他的救命之恩。

    “你做了什么?”血鸦脸色阴沉至极,惊疑不定地望着杨开,要不是自己小乾坤刚才忽然被直接轰击了一下,导致乾坤动荡,许望不可能脱困,杨开也要被他困束,到时候他就能立于不败之地,纵然多花费一些时间,也可以将这两个气血旺盛的不像话的家伙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此子竟有直攻小乾坤世界的诡异手段!

    “要不要再试一下?”杨开轻笑地望着血鸦。

    血鸦冷哼不答,心思急转,对杨开那手段他可是忌惮非常,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肯定要有所防范的。

    忽然想起之前血奴谭洛兴的惨死,当时他只感觉到杨开是用了什么玄妙手法,导致谭洛兴没有反抗之力便被击杀,如今想来,这手法应该就是他刚才对付自己的那一招了。

    连自己这个夺舍重生之人都吃了亏,更不要说只知杀戮和仇恨的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