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次元大追逃 > 第748章
    “那你好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弄不明白科研队伍那边发生了什么,刘唯一索性直接找当事人问清楚。

    反正经过刚才这一打叉,两人都没了最初的喜悦情绪,到也不必急于这一时把喜训报上去。

    毕竟功劳就在那里,跑不了。

    “哼,半个月上面传达的指令你还记得吧?那条关于让我们和某家研究院进行远程对接的命令。”楮建国冷哼一声,也没僵着,还是缓下火气,尽量用平和的态度述说道。

    “当然记得啊,当时还是我向你传达的命令,记得当时你可是很不乐意来的。”刘唯一记性不错,何况这事印象还挺深刻的,又时间这么近,他不可能不记得。

    “那时我确实很不乐意,毕竟咱们这边事儿也不少,上面突然又让个莫名其妙的研究院插入进来,就我个人而言,感觉完全就是胡闹,浪费时间!一群连现场都不在家伙,能起多大作用?但没成想,就是这群我认为基本就是添乱的家伙给我好好上了一课。”楮建国叹了口气,一脸叹服的说道。

    “怎么回事?”刘唯一好奇道。

    “那群人简直就是天才,在浏览完了我们这边给出的资料后,当时就给出了一大堆的修改建议,而且各个建议都直指要点,让人不服都不行!并且最为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那间研究院中竟然还有量子计算机存在!那可是就连米日等技术大国都没能弄出来的东西,那间研究院中竟然有实物不说,还已经正式投入了使用,好多数据那边完全可以既时演算,从而推倒出实验的结果。见此,我也就放下了心中那点成见,带着手下人全方位的配合起了对方,然后就有了现在的成果。”楮建国解释道。

    “原来如此。”刘唯一恍然道,同时也对那所神秘的研究院好奇起来。

    不过他到是也明白什么事能打听,该打听,什么事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什么事要听到了也装不知道,所以没再多问,拿起保密电话,当着老楮的面联系上了上面,将可控核聚变实验成功的消息报告给了上级。

    而类似某某研究所这样的事件,在过去的这段日子里,尤其是狼牙训练基地那边的科学研究院正式成立,并将量子计算机制作完成,开始全方位的投入到使用中后,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件。不是某实验室的材料学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弄出了某某型的新型金属原料,就是某某技术获得了突破,可以大规模投入使用或是兼接提升国家科技多多层。

    再要不然,就是某种制备工艺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填补了国家工业方面的某向空白。

    总之,就跟打了激素似的,成果乌殃乌殃的往外冒,让原本的某些高价品的价格极速跳水,造成市场动荡,给资本家们带来了不少麻烦。

    当然,也算是稍微让民生指数出现了些许变化,或好或坏钟图没关注,反正上面是挺美的,恨不得这种事情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把钟图肚子里的东西都压榨完毕,让国家完成飞速腾飞。

    自然,钟图在这期间赚到的源力也是大把大把的,实力没有提升,但对知识的理解却是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

    ……

    雍帝九年,九月初三,夜。有流火之光自东南而降,坠于京中,是夜,牲畜人等无有受伤毙噩,唯余荣国公府有一宅院损毁,引为灾降。

    ……

    “这位仙人,不知您怎么称呼?”一名做下人打扮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探看着周身散发神光,煌煌不可直视的钟图颤声问道。

    “区区一个下人也敢在本神面前碍眼,你们的主人呢?叫他来,否则修怪本神对你们不客气。”钟图瞥了眼说话之人,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厉声道。

    然后手臂一挥,一股强风就抽打在了问话之人的身上,如同实锤,将他轰出了这间小院。

    “砰!”

    门房炸碎,屋外等待的小厮、杂役们顿时惊慌不已,不敢前凑。

    “哇。”问话之人张口吐了一口鲜血,没敢迟疑,连忙自地上爬起,拖着受伤之身,脸色苍白的朝大院奔走而去。

    “老爷,老爷!”

    “可曾探问出来了?”没等杂役停脚,屋中一穿员外跑,长得颇为欣瘦且面目刻板的中年男子就自椅上站了起来,满声急切的询问道。

    屋中众女眷不敢多言,深怕出声打扰到老爷的问话,平白惹来祸端。

    “老爷,小的该死,那神仙一见小的模样就看出了小的并非主事之人,当既一挥衣袖将小的抽出了屋子,并向小的言说,如果主事人不到,就休怪他对咱们不客气。”问话之人不敢怠慢,连忙强忍着胸口的痛楚回复道。

    “啊?非要主事人不可?”老爷惊慌,语气发虚的追问道。

    “神仙是这么说的,想来应该不差。”问话之人苦笑道。

    “这可如何是好。”说着,老爷扭头看向了满屋的女眷——真是百花娇艳,各有盛场,春兰秋菊,各有姿色,要不是知道这里乃非皇宫大院,还真要让人怀疑,这些是不是传说中的后宫佳丽,嫔妃三千中人!

    当然,人群中也不全是美貌女子,还有一位耄耋老人,一脸的富态,脸上的神色满是担忧。

    “政儿,既然是神仙所令,那便去吧。想来以神仙身份,断不会乱杀无辜,胡乱索人性命,此身安危应是无虞。”老太太叹息一声,满目沉重的肃声说道。

    如果有可能,她还真不想把自己的儿子给推出去。

    但没辙,谁叫神仙要求了呢,在大儿不在,小儿是当下场中唯一可拿事之人的情况下,她也不得不把自己的小儿给推出去。

    要不然能怎么办?推满屋女眷过去吗?

    先不说这事可不可以,单就是身份上就有问题,毕竟男女有别,真就这么贸贸然然的把人给派过去,她也怕是羊肉入虎口,从此有去无回,或是回来也不好回来。

    “这……儿知道了,儿这便去面见神仙。”名为政的中年叹口气,强提精神,在向老太太行过一礼后,便转身出屋,大步朝神仙所在的屋子走了过去。

    “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