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五八零章:病危通知
    庄园里,石蚁女王完全没意识到庄园里发生了什么,还在那里拼命摇晃身子,嚷嚷着要吃糖,谢总拉着一小批糖回来了。

    “庄主,我已经联系到了另外一批糖,随后就到,这批糖是我先调派来的……发生什么事了?”

    谢总突然发现不对。

    “你来得正好,把糖卸下!开车载我去虚城二院!”庄不远道。

    正愁没车呢。

    “是。”谢总来不及问什么,直接调转车头。

    那边,石蚁女王发现只有一小堆糖,一口吸干了,还很不爽地晃着身体嚷嚷:“我还要,我还要!”

    “闭嘴!”庄不远没好气地怒吼一声,“给我安静一点,老子现在有事!再不消停,老子一桶时间之血化了你!”

    石蚁女王应声噤声,挥舞着两只触须,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了,跟我去虚城二院!去扁人!”庄不远一挥手,庄园的仆从们,噼里啪啦向车上爬。

    三米多高的舯墨人、粗壮的不像话的那逊利亚人、用颜值吓死人的三瞳人、毛茸茸的绒人,还有喵星人、汪星人……

    这么一个组合,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庄不远看到两个堕落龙人也向车上爬,眼睛一瞪:“你们去干什么?给我守好家门!如果庄园有人入侵的时候,你们也这么积极,何愁庄园无兵可用!”

    三斤四两有点讪讪地从车上下来。

    可惜啊,这么好玩的事,竟然凑不上热闹。

    旁边,庄爸也拉了一车的老伙计,来到了庄园里,父子俩人会合之后,就打算出门。

    “庄主,发生什么事了?”看庄不远和庄爸都疯了似的,刘金阁惊慌地出来。

    “妈蛋,有人敢打我妈!”庄不远气得火冒三丈。

    刘金阁本来还想说庄主不要冲动,一切以庄园为重呢。

    这时候立刻一挥手:“庄主请放心,庄园里交给我们吧!”

    刘金阁一挥手:“庄园民兵何在?”

    “在!”一群人出来了,有庄园的仆从,也有庄园的雇农,一个个都是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了。

    不过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曾经在军队服役。

    州内的退伍军人团体,还是很庞大的,这个时候就显示出来作用了。

    “誓死守护庄园!”

    “嗷!誓死守卫庄园!”

    看着悲壮的民兵团体,庄不远无语。

    我就是出去打个人,离开顶多两个小时而已,你们怎么跟要在家里死战似的?

    不会那么倒霉,正好我出去的时候有敌人来吧。

    庄不远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开,一转头,就看到三斤四两下来了,但是庄园的仆从已经爬满了后车厢,一群人像是阿三阅兵似的,层层叠叠堆在车厢里。

    舯墨人扛着那逊利亚人,那逊利亚人扛着绒人,绒人抱着喵星人的脖子,喵星人踩着汪星人的头,中间夹杂着几个人类……

    庄不远以手加额,无语半晌。

    妈蛋,老子是去打人的,不是去演马戏的!

    “都下来都下来!”这么千奇百怪的人出去,恐怕在路上就被拦下来了。

    庄不远看看旁边雄赳赳气昂昂的庄园民兵,再看看车上,摆手道:“庄园民兵,随我出征!”

    “嗷!誓死追随庄主!”

    看着庄家父子拉着好几车人呼啸而去,留守的仆从们,深深为他的敌人鞠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同时为自己不能凑热闹而深感遗憾。

    等等,谁说不能凑热闹?

    打群架这种事,谁不会啊!

    众人对望几眼,开始打电话了。

    “虚城隧建小分队正在调遣中!”

    “农园贸易小分队跟上!”

    “宋华贸易小分队跟上!”

    “法律援助小分队已经集结,一定让诸位无后顾之忧!”

    “动物园虎群大军调遣中!”

    看这些人一个个跑得飞快,留守的徐建飞忍不住摇头。

    流放纪元入侵的时候,你们也这么上,哪还用我发愁!

    一个个就知道痛打落水狗。

    我也好想跟庄主出征啊!

    不过徐建飞这时候真的走不开,庄主不在了,守护庄园的责任,就落在他的身上了。

    他神色凝重地守在蓝石叶庄园的门外。

    然后就听到了石蚁女王娇羞的声音:“你们庄主好霸气……嘤咛,人家最喜欢霸气的男子了!”

    徐建飞没好气地白了身边只会添乱的石蚁女王一眼。

    闭嘴,玩你的卵去吧!

    再嘤嘤嘤,老子一拳一个嘤嘤怪你信不信!

    ……

    虚城二院,病房里,石有才的一巴掌,让整个病房里顿时安静。

    就连石有刚和石有保,都愣住了,没想到石有才竟然敢打自己姐姐。

    而庄妈,更是委屈的连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说也是五十岁的人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弟弟打了一巴掌,心中的滋味,复杂难言。

    “你……你们住手!你们要气死我是不是!”病床上的石从先怒喝一声。

    他是个讲究排场,讲究脸面的人,如若不然,也不会养出自己一身坏脾气的三个儿子。

    他伸手指着几个儿女,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两眼一翻,闭过气去。

    “爸!”石有才惊叫一声,连忙冲上去,手忙脚乱的检查,“爸,你醒醒,你醒醒啊,你们医院给我爸吃了什么药,我爸怎么昏迷了……”

    “如果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医院赔死!”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抢救?!我XXXXX……”

    石家三兄弟围在石有才身边,慌乱之极,口不择言。

    田院长等人一脸麻木。

    你们不是要出院吗?你们自己把人气成了这样,还让我们抢救?

    你们不是厉害吗?自己是专家哈?不如自己抢救?

    你们自己不要自己老爸的命,硬生生把人拖成这样,又百般阻挠治疗,还说我们是骗子,是医托,现在还要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们医生也是有脾气的。

    庄妈看医生们无动于衷的模样,猛然冲了过来,就要对田院长跪下去:“求求你们,救救我爸……救救我爸爸……”

    “使……使不得!”

    别人可以不管,但是庄妈的请求,他们不能不管啊。

    这下子,田院长没辙了,只能一挥手:“准备急救!”

    几个医生护士开始了急救,被医生赶出了病房,石家三兄弟也是惊慌失措。

    虽然知道自己父亲命不久矣,但是当一切真的要发生时,他们也慌乱了,惊慌之中,开始了互相埋怨。

    埋怨了几句,突然同时调转了枪口,指向了庄妈。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家那个没出息的庄业为,当初我也不会让咱爸留在这里,我早知道这里是个骗人的医院!”石有刚终于找到了推脱自己责任的方式。

    没错,都是因为庄爸,当初他们本来有机会离开这医院的,庄爸非要留在这里,现在想想果然有问题,庄爸这种没出息的,怎么能说动他们,让他们接受自己父亲?一定是庄爸和他们有交易!对,庄爸把爸的命卖了,要骗我们的钱!

    “都怪你家那个杂种小崽子,我就知道他一直恨我,一直恨我们家的人,当初如果他不瞎掺和,说不定爸已经加入了试验项目,现在说不定好了!他就是希望我爸死了!希望我们石家不得好死!”石有保也找到了角度。

    庄不远这个混蛋,竟然上来就打我,一定是他和医院告状,医院才不让我爸加入实验!

    “都怪你,当初不听我的,非要嫁给一个没出息的乡巴佬,如果当初你听我的,我当初哪里还用在州内上大学,直接去坚果州了!爸也早就跟我出去了,哪能留在州内这种破地方。”石有才的角度更刁钻,是你是你都是你!

    最终三个人达成了共识:

    “当初就该让爸和你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不是你整天气咱爸,咱爸也得不了病!咱爸如果死了,都是你害死的!”

    每个人,面临不想承担的后果时,第一个反应,都是推脱责任。

    而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埋怨的人,找到了一个承担责任的人,三个人当然抓住不撒手。

    三兄弟越说越难听,越骂越气愤,说了几句,似乎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是真理了。

    庄妈数度想要反驳,但是看到了还在抢救中的父亲,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心中,翻腾着的是恐惧,是愤怒,是委屈,但千言万语,都只有一句话。

    就算是让她现在就死了,就算是让她委屈死,她也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够活下来。

    她两只手搅在一起,看着正在抢救的医生,身体拼命颤抖。

    最后只噙着泪,说了一句话:“你们安静点,爸正在抢救!”

    “你别假惺惺了!难道你还在乎爸?”

    “你还有脸呆在这里,咱爸不想看到你!”

    “你给我滚!”

    石有才更是伸手推了她一把,推得她一个踉跄,还没站稳,石有保更是一脚踹在了庄妈的腿上。

    “啊!”旁边庄妈被踹倒在地,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石有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拖着她的头发,把她向外拖。

    庄妈抓住石有才的手,拼命挣扎着,内心一片冰冷。

    什么时候,曾经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哥哥弟弟,变成了现在狰狞陌生的模样。

    什么时候,和和睦睦的一家人,变成了现在的仇寇相见?

    你们对你的妹妹,姐姐,为什么比对陌生人还狠。

    就在此时,走廊的尽头传来了一声怒吼:“住手!”

    庄爸像是一只发怒的老虎一般冲了过来,飞起一脚,踹在了石有才的胸口。

    下一秒,庄妈发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

    “老婆,你没事吧……”

    “老……庄……”丈夫到了。

    “你……”石有才被踹得胸口发闷,差点憋过气去,伸手指着庄爸,刚想开口。

    又有一个身影冲了上去。

    闪电般的一巴掌,石有才发现自己飞了起来,像是被火车撞中了一般,整个人被一巴掌打飞到了墙上。

    许久许久都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而石有刚和石有保,更是直接被一巴掌打飞了。

    “妈,妈,你没事吧,他哪只手打得你?奶奶的,我管他哪只手?全废了!”

    “小远……”儿子也到了。

    庄妈这辈子,都没有这一瞬间有安全感。

    丈夫儿子来保护自己了,像是神兵天降。

    其实,庄妈也知道,自己丈夫和儿子,都被自家这奇葩的三个兄弟伤透了心,不想和他们有一点瓜葛,敬而远之最好。

    但是他们还是为了自己,想办法帮父亲找了医院,尽心尽力。

    这三兄弟什么德性,她是清楚的。

    别人委曲求全,好心却被当成驴肝肺,连她都受了这么多委屈和埋怨,更何况庄爸和儿子。

    而现在,他们又来保护自己了。

    她看到庄不远对着摔得七荤八素,在地上挣扎的石有才,狠狠一脚踹了下去,石有才又是一声惨叫。

    “嗷——”

    然后又是好几脚连续乱踹,踹得几个人鬼哭狼嚎。

    踹完之后,庄不远心中还是不解恨,心想要不要直接把这三个人全废了。

    “老庄……小远……呜呜呜呜……”庄妈突然哭了起来。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

    “妈,妈,你哪里痛?我给你出气!”

    “老庄……小远……我爸要死了,呜呜呜呜呜……”庄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

    正狠狠踢打着石家三兄弟的庄不远,闻言呆在那里。

    庄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父子俩面面相觑。

    庄妈受了这么多的委屈,还被自己的兄弟打了,此时此刻,心中最担心的,却还是自己的父亲。

    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的父亲啊!

    割不断的感情,几十年的养育之恩。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到来,但在父母面前,无论任何时候,他们都是一个孩子。

    石家三兄弟,在地上趴了十多分钟,才挣扎着爬起来。

    他们想要动手,就看到一群人虎视眈眈地围着他。

    这时候,他们总算是冷静了一点,知道这不是耍脾气的时候,几双眼睛怨毒地看着庄爸和庄不远,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就在此时,田院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医生,我爸怎么样了?”庄妈连忙问道。

    田院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患者已经病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