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九阳战皇 > 第1862章 暗狱毒林
    “原来是你,该死,你该死!”

    壮硕男子神色阴寒,眼眸之中露出滔天杀意,气息也是猛烈波动起来。

    烟雨楼的其他武者也是如此,目光均是锁定在血袍青年的身上,眼眸之中升起腾腾杀意。

    “一群土鸡瓦狗,就凭你们也想对付本公子,简直就是笑话!”

    血袍青年一脸轻蔑,完全没有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里。

    “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是杀害大小姐的凶手,你就必须死!”

    壮硕男子冷声说道。

    “上,杀了他,为大小姐报仇!”

    下一刻,壮硕男子气势一抖,就朝着血袍青年杀了上去。

    紧接着,烟雨楼的其他武者也杀了上去,开始围攻血袍青年。

    “不自量力的家伙,找死!”

    血袍青年冷冷吐出一句话来,眼眸之中也是升起一抹杀意。

    瞬息间,血袍青年就与十几位武者激战在一起。

    一时间,龙炎、龙尘、战无双兄弟三人都被无视了。

    “好机会,走!”

    龙炎看准机会,顿时化为混沌天鹏,双爪同时抓出,分别抓住龙尘和战无双的肩膀,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远空飞去。

    血袍公子虚神十阶的修为,一身实力更是连杜岩都可以斩杀,壮硕男子等人围攻血袍青年,也不是血袍青年的对手。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地上就已经躺着七八具尸体了。

    “逃,将消息带回去!”

    壮硕男子大声说道。

    血袍青年的实力太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将消息带回烟雨楼,只有让烟雨楼出动强者,才能斩杀血袍青年。

    “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血袍青年冷声说道。

    他说出他就是凶手的时候,这些人在他眼中就已经是死人。

    接下来,血袍青年真正动手了,强大的实力之下,完全不是眼前这些人能够招架得住的。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随着壮硕男子死在血袍青年的裂天爪下,烟雨楼的十几位武者全军覆没。

    “你们三个家伙倒是逃得很快,能在本公子一掌之下不死,看来你们身上也有不凡的宝物,本公子一定要得到。”

    血袍青年的目光朝着龙炎逃走的方向看去,眼眸之中升起一抹贪婪。

    接着,血袍青年身形掠出,朝着龙炎逃走的方向追去。

    混沌天鹏速度极快,动用了神移天赋,再加上雷族的八荒步,如同一道闪电,朝着前方空间遁去。

    龙炎很清楚,血袍青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没有选择一个方向遁走,飞行一段时间之后,他又换一个方向,一连换了十几次方向之后,才一直朝着前方飞去。

    半天之后,混沌天鹏到了一处密林之外。

    “还浓烈的毒气!”

    前方,一片沼泽之地,被浓密的黑雾笼罩,带着腐蚀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这黑雾是一种毒气,一般的虚神只怕都承受不住。

    “这里看样子不简单,一般人不敢进入其中,躲在这里面,想必会安全一些。”

    龙炎心中暗道。

    旋即,龙炎脚下一动,就朝着黑雾沼泽深处飞去,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他有九阳神诀护体,根本不怕毒气。

    若是有人知道龙炎主动进入这黑雾沼泽,一定认为龙炎是疯了。

    这黑雾沼泽名为暗狱毒林,是陀罗位面有名的险地,传言,一头强大的毒兽被斩杀在这里,毒血侵蚀大地,将这里变成了暗狱毒林。

    暗狱毒林的深处十分危险,就算是穆重阳,都不敢以身犯险。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烟雨楼的人和那些想得到高额悬赏的人都在四处寻找龙炎的踪迹,但龙炎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衡水城,烟雨楼。

    “还是没有龙炎的消息吗?”

    穆重阳坐在大位上,面色阴沉得有些可怕。

    都过去七天了,丝毫没有龙炎的消息,这对烟雨楼来说,无异于打脸。

    大殿之中,还坐着几位老者,都是烟雨楼的核心人物,此刻,在穆重阳的气势之下,都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暂时还没有。”

    靠前位置的一位老者轻声说道。

    “找,继续找,就算是将陀罗位面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我就不相信他会凭空消失。”

    穆重阳冷声说道,冰冷的声音,让整个大殿的温度都在下降。

    “所有人都派出去了,只要有他的消息,在第一时间我们就会知道。”

    另一位老者说道。

    “在陀罗位面,敢对我烟雨楼动手,都只有死路一条!”

    穆重阳咬牙切齿的说道,额头上青筋直跳。

    几位老者都是沉默,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在穆重阳面前点火,无异于找死。

    沉闷、压抑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大殿,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半晌之后,下首的一位老者终于忍不住了,抬头,对穆重阳问道:“楼主,楚家方面可有消息?”

    此次,穆云烟被杀害,与楚家的联姻自然是不可能了,烟雨楼想攀上楚家,进入中等位面发展的计划也是胎死腹中。

    “楚家方面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应该也快来人了。”

    提到楚家,穆重阳的怒火稍稍收敛,道:“楚家一旦来人,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一切后果,只怕都要烟雨楼承担。”

    楚家是东荒位面的两大家族之一,与烟雨楼联姻,肯定是闹得沸沸扬扬,这对楚家来说,绝对也是一件大事。

    然而,距离婚期不足一月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故,楚家的脸面绝对挂不住。

    楚家一旦来人,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烟雨楼不能借这次机会进入中等位面发展,也许以后还有机会,但得罪了楚家,只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进入中等位面发展的机会了。

    毫不夸张的说,楚家一句话,就能决定烟雨楼的生死。

    “出现这样的变故,也不是我们愿意的,楚家应该不会怪罪烟雨楼吧。”

    一位老者弱弱的说道。

    他们是最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的,烟雨楼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大了,要是再因此被楚家怪罪,那损失就大了,烟雨楼几乎看不到未来。

    

(本章完)